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篇 大婚前夜(第二段)

雨声无痕 俇攘 2359 2019.04.12 09:00

  夜,白帐,炉火很旺。唐佣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此般的严寒,自小在唐家长大的他,虽然身份低微,但至少吃穿不愁;虽然行动受制,但至少有几间院子;虽然乐趣不多,但至少可追随木公子。如今,他正襟坐于帐篷内,断断续续的添加着柴火,炉火不能熄灭,辽东的冬夜就像是一个漫无边际的巨人,他有无数颗跳跃的心脏,人类像弱懦的昆虫般在心脏畔飞来飞去,心脏不能停止。唐佣很疲倦,也不知该如何,他正在经历内心的美好在一点点的流逝,他永远不可能阻止,因为时间,也不能停止。回忆,漫长的回忆,他记得幼小的时候,追着一只美丽的画眉鸟在山林里奔跑,那一次从悬崖跌落下去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竟然学会了轻功,如今,他感觉自己正在往下坠落,他在挣扎,在冥思,他数着所剩不多的时间,看着不断燃尽的柴火,凝视着微微飘动的白帐,感受着辽东的严寒,他知道,今夜,定是难以入寐。他也不愿睡去,等待,一场将要结束的等待,一场灾难。柴火燃不尽,总有些不大的烟,弥散在帐篷中,唐佣感觉将要落泪时,闭上了眼睛。

  脚步,急促的脚步,有人来了,是来送好讯息的仙人吗,还是来勾人的无常?唐佣无法判断这些莫名其妙的声音,所以他依旧安静的坐着,等待,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人来了,一袭白衣。

  白衣公子急匆匆的进来,坐在火炉的另一侧,垂着头,在焦急的斗争。

  唐佣有些困惑,却也知道白衣公子一定有紧急之事,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故作平静的问道:“夜凉,冻透几层帷,罗襦难耐,无端生出些许温暖。阁下夤夜至此,必不是为了我这一炉火而来吧?”

  白衣公子依旧没有抬头,略带颤抖的回道:“火烧连营,火烧眉毛,火,赤壁的大火,祸,通天的大祸。”

  唐佣听到白衣公子如此语无伦次,知必有重大之事,甚至是重大变故,也开始紧张起来,急切的追问道:“事未沉于大海,祸未崩于泰山,公子,何以至此?”

  “唐先生,且不多言,在下方从对岸雪岭回来,一个时辰前,我闲逛时,隐约见一白衣在营地沉浮,于是远远尾随至对岸雪岭,藏于一颗雪松之内,一柱香后,龙业来了。”

  “龙业?去见还是去杀?”唐佣皱起了眉头。

  “先杀后见,那人轻功登峰造极,龙业刀再快也无丝毫办法,而后两人开始对话,距离太远,我听不清,大约听到龙业来辽东是为了斩草除根。末了,那人扔给了龙业两个东西,而后就消失在林子中去,像风一般,没有丝毫动静。”

  “那人是怎样的轻功?可看清那人的身形?”

  “太远,看不清,只见那人平地跃起两丈,指风苍劲有力。身形,大约和您类似?”

  唐佣心里一惊,他最怕的意外还是来了。漠然说道:“是他?”然后迫切的询问白衣公子:“此事有没有跟龙漫公主或者赤刃王子提及?”

  “他们目的未明,我无法实言相告,况明日便是大婚之期,我也不愿他们为此等捕风捉影之事所苦恼,故告之阁下,阁下功夫绝伦,且有唐家背景,想借阁下之威,震慑龙业,让他纵使有坏,也无处着手。”白衣公子抬起了头,一双冻得发红的眼睛凝视着唐佣,恰似乎是一种企盼,更多的是祈求。

  “恕某直言,若事态真如阁下所言,那,此事已然迫在眉睫,龙漫公主和在下可谓危在旦夕。既然是斩草除根,草定不复存在。是我愚钝,龙业来时,我就应该想到,大祭司能安心让龙业这样的高手来万里之外的辽东,想必内部早已安置妥当。而龙业如此耐心的等待这些许时日,定是了无牵挂,成足在胸。”唐佣皱紧了眉头,他从未遇到如此绝境,略微片刻,低声对白衣公子说到:“事已至此,以防万一,还望兄台今夜起身,明晚之前务必赶回,倘若真是那人的毒药,那此毒防不胜防,我已知解救之法,我已知君父亲乃辽东名士,江湖人人敬仰的妙手先生,还望君为我取来此四种灵药,千年老参,越老越好,另需蟒蛇胆,蝎子尾,鸩喙。此事难为公子,还望公子勉力为之。”

  “千年老参虽难寻,家父早年有收藏,纵使千般不易,在下尚能求得一根,即使盗窃也可有法,蝎子尾,鸩喙易得,家父应有所备,可蟒蛇胆,在下着实没有办法。唐先生可知,辽东冬季漫长,本来虫兽种类便不多,蟒蛇乃畏寒之物,在辽东可谓是罕见之至,现今又正值严冬季节,纵使有蛇,亦深藏于洞府,在下着实无能为力。”白衣公子面有难色,一脸迷茫的凝视着唐佣。

  “君且先回,取另外三种灵药,蟒蛇胆有则取之,无则罢了,速回。在下定会尽力找寻蟒蛇胆。望君勉力为之,此事万分紧急,君可即刻出发。”唐佣还以企盼的眼神,凝视着愁容满面的白衣公子。白衣公子起身,走出了帐篷,脚步轻轻地,很快便彻底消失在黑夜中。夜,从河中央站起来,望着这一切,一切都白了。唐佣思量了许久,大约有半个时辰光景,然后起身,向着大巫师的帐篷走去,摇摇摆摆的,似乎一切都太糟糕,可一切都充满了希望。希望,也这样安慰着自己。

  夜,不再漆黑一片,世界浑浊着,一切都隐隐约约。黎明将要到来了,辽东天亮得早,寅时刚过,东方已微微泛白,唐佣很累了,奔波两个多时辰,历经千难万险,才找到峡谷的入口。据大巫师所言,他十余年前,在峡谷中见过一条巨蟒,吞食了一整只驯鹿,然后消失在峡谷深处的洞穴中,距今许久,不知其是否尚在。但是唐佣还是来了,峡谷阴暗,堆满了雪,约莫一人可行,前行约莫一里,四面尤为陡峭,穿过一条黑暗的石缝,面前约莫有一片方圆一里的开阔之地,其中怪石嶙峋,古松映雪,一片阴森葱郁,唐佣进去了,天微微亮,四面悬崖高耸,石壁倒挂着几棵怪松。平地远端有一深潭,四面堆满雪,潭中却并未结冰,唐佣极为好奇,潭尾端,有两个洞穴,一个潮湿非常,另一个整洁干燥。唐佣漫步过去,潭水蓝黑色,深不可测,周围的岩石漆黑,潭水太重,至少含有致人性命的矿物,潭周围三尺,没有一粒雪,表明此处温度高于其它地方,此潭定是温泉水,此处定是火山坑,洞,定是火山岩洞,而洞中定有足够的温度来保证巨蟒的体温,所以巨蟒一定在干燥的洞穴中,它一定在,因为洞口整洁光滑,它定是在不久之前方才入洞冬眠。寒剑深吸了口气,握紧手中的宝剑,沿着洞走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