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一)

雨声无痕 俇攘 1908 2019.04.22 08:53

  几场似雪似雨的天气后,河中的冰渐渐开始融化了,沿岸的某些地方,已能看见几束涓涓的细流,岭上残留的雪夹杂着草木屑,也不再纯净洁白,世界变化的很奇怪,似乎从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骤然变成一位丑陋的老妪,失去了天真活泼和生气,林中的松树也显得暗淡无光,告别了沉重的雪后,垂垂的抬不起头来,一个纯真的世界撕去伪装的外表后,本质原来如此的不堪,龙漫和青罗静静的坐在江畔的一块巨石上,巨石在雪融化后,显得格外干净,天空却总是阴沉沉的,永远也擦拭不去的肮脏,云就躲在岭的另一边,风很大,却不再那么锋利,但也不柔和,带着沙尘和衰草,席卷而来,拨乱了两位绝色美人的头发,自从青罗康复后,两人便形影不离,江中的冰层却正在渐渐碎裂。三月末了,在江南大约已是暮春时节,杏花早已凋谢干净,桃花也所剩无几,辽东却还一片寂寥,连草薇都没有丝毫动静,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比大雪到来之前更加琐屑了一些。木筏早已完工,就搁置在河堤边上,三层,最底下是顺着一层巨大的圆木,圆木大小相仿,整齐一致,第二层是圆木从正中切开,整齐的铺在原木上,用铁钉牢牢固定,第三层是钉的平整的木板,船尾立了一根高三丈的小型云杉木,兽皮的帆布已经缝制好,最后是一根巨大的舵,木筏长三丈有余,宽两丈多,木筏前面设计了一个斗篷,用木板钉制而成,可做饭,可烧鱼,可住下两人。中间的空旷区域,足以容下三匹马。

  唐佣依旧每日在雪岭上砍柴,附近的枯木早已被砍伐干净,他需要远行一两里,才能寻到一棵。他浅浅的,一步一步在原野中走着,他感觉此刻的自己与半年前初到东北时一般,在荆棘遍布的河谷中踽踽而行,他并没有配上自己的剑,因为今天的他并不是去杀人,也不是为了杀人而来。风依旧很大,唐佣却穿得比半年前厚了许多,他走得很慢,汗水还是湿透了全身,他并不知道他为何而走,他明明已经在岭上砍好了柴,可他还是来了,走在那条他曾经走过的路上,他在懊恼,他在后悔,他明白,那个为他指明方向的店家必定是寒剑假扮的,他当时为何未能辨别出来,几乎丧失了性命;可他却也是高兴的,因为他至少救了龙漫公主的性命。那么店主人呢,他们一定会死,寒剑一定会杀人,也一定会将尸首扔进江水中喂鱼,想到此处,唐佣突然好想呕吐,昨夜的那只香脆的烤鱼此刻似乎在他的眼中变成了一块血淋林的人肉,过去的冬天,他见了太多的死人,他还没有冷静下来,所以他不停的往前走,又一阵风吹了上来,他湿润的身体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他冷静了下来,终于,他也停了下来,停在凛冽的风中,停在了这条路开始的不远处,他默默的伫立着,一动不动,风杂着许多草末拍打着这个坚强的中年男人,他感受到了无数的责备,和无数的鼓励。

  夜晚,依旧很严寒,外面的风更大了,似乎可以吹走在土地上扎根千年的老树,不时,风穿过门缝,挤了进来,令人浑身一颤,唐佣烧起了炉子,没有在烤鱼,他可能也吃不下去了,他炖着鹿肉,切了两块在另一块铁皮上煎。龙漫和青罗坐在不远处吸收着炉子的温度,看着唐佣精心的准备着比较粗糙的晚餐,心中却有些隐隐的不安,沉寂了一整个冬天,也逃避了一整个冬天,终于,他还是要去面对那个仇家。而那一天正在慢慢逼近,似乎就在明天,似乎就在后天,似乎就在下一场雨停后。青罗静静的坐着,眼睛依旧活泼,古怪精灵的四处看着,她康复后身体渐渐恢复了,消瘦的面庞也渐渐的补了回来,看起来已很是红润,配上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显得格外精神。龙漫开口说话了,悠悠的,漫不经心的说道:“快下雨了,雨停了,是不是我们就得走了。”

  青罗细细的说道:“走了也好,辽东寒苦,也是伤心之地,咱们走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公主,难道您还有什么不舍吗?”

  龙漫轻轻的叹着气,幽怨的低下头,说道:“我能有何不舍,我大约只是忧虑,大约只是惊恐,大约只是愤怒,大约只是见了太多的死人,所以不敢去面对我的仇人,时至今日,仇恨,我大概已能放下,报不报仇于我而言,也并非那么重要,突然,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当初那么迫切的想要返回漠北了。”

  青罗轻轻的握住龙漫的手,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唐佣的肉煎得差不多了,飘出阵阵的香气,他将肉调制好,切成细条,盛在木盘上,递给龙漫和青罗,淡淡的说道:“风再大,雨也还没来,一条路走得再远,也有尽头,一个人想的太多,也无变化,该来的总会来的,随遇而安。”

  “是,随遇而安。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我又何必过分执着。”龙漫默默的垂下头去,细细的咀嚼着这份鹿肉,肉很老,她吃过太多的美食,这份肉并不算好吃,甚至比不上江南的一叠花生,可她还是大口的吃着,一整个冬天,这份肉算是很不错的一份晚餐了。对于这个知足的女孩子而言,这是难能可贵的,一个不爱抱怨的女孩子,就是最好的女孩子。显然,这里坐着两个这样的女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