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篇 六盘山、空院尸寒(第二段)

雨声无痕 俇攘 2050 2019.05.11 08:49

  雨,大雨滂沱,向南,春意愈浓,灵武,古城,就在黄河岸上,这里有太多的历史,这里有太厚重的为未来。此地已经是中原王朝的强弩之末,喜爱春一样景致的中原人,总是逐春风而居,这里大概是春风所力所能及的尽头了吧。古城,只有石头和砖,只有老人和过去,新来的西域人也不会在此停得太久,这里似乎并不是他们想拥有的地方,他会向南或者向北,去中原或者去九原。这里距黄河二百里,却四处飘散着黄河的气息,尚未入夜,雨几乎淹没了城门,尽管进出的人不多,却显得有些拥挤。石砌的城,转过几个角,有些像江南的深巷,沉沉的云很低,低到碎梦中,一滴泪水,点了几圈涟漪,似乎还能再低一段距离,与黑色的瓦连成一片,老城的巷子很窄,两匹马将将够通行,也未必会显得很挤。许多店铺早已关门,不远处的人家似乎点亮了灯火,透过大雨,也能看到些微光。淋漓的三匹骏马,湿漉漉的三位行人,他们急需一个酒家,急需一桶干净的热水,他们并未向行人打听,这样的天气还在巷子中奔波的人,一定不知道他们所需求的东西,走了很远,几乎走到了一条巷子的末尾,走进了一家灯火还算辉煌的客栈,他们并未挑剔,只是简单的住了下来,住在最好的房间,这里的客人一定不多,最好的房间都空着。

  在中原的地界,他们终于可以安心的入梦,一场美丽的梦,深邃的像真实的景致。他们悄悄地来,也终会悄悄的走,老城,悄悄的,他们将会和大多数人一般,永远不会再回来,人类,原来如此渺小。唐佣厌恶这样的天气,厌恶这样的奔波,厌恶这座城市,但是,他却很享受即将到来的美梦,自幼敏锐的他,很少有这么疲惫,很少有这样的梦境。他梦见重回了终于摆脱的草原,他梦见一个属于人类的无奈,他梦见自己被龙业杀死,他梦见黄河,梦见许多死人,很多见过的死人,也有很多尚未见到的死人,他不想杀人,却必须要动手,他满怀亏欠,却绝不会偿还那些亏欠,他总会改变的,改变他所见过,却又无能为力的一切。

  出了灵武,一路向南,陇右的山渐渐高了起来,沟壑纵横,叠嶂林深。六盘山,大约很老了,像一个驼背的老人,在大雨中,直不起腰,他佝偻着,迎接每一位前来问候的客人,山秀峰清,香峰斗连、仙桥虹跨、笄头叠翠、月石含珠、春融蜡烛、玉喷琉璃、鹤洞元云、凤山彩雾、广成丹穴、元武针崖、天门铁柱、中台宝塔。平凉春色宜人,崆峒山姹紫嫣红。雨,小了很多,远古时代的黄帝似乎还流连山间,广成子还在吗?这样的雨天,应该不会有来往的仙鹤吧。三人住进了山下小镇上唯一的客栈,客栈像古老的道场,四面都有双鱼的标志,连门后的庭柱上都有阴阳二级。店家仙风道骨,衣衫轻盈,长须美髯,白色的衣服,黑色的纱带,布鞋,轻轻的走了出来,他一定有多年的武学修行,他的鞋底几乎都不接触到地面,他似乎在此等待许久,他一定是在等想要见到的人,或者是想要杀死的人,他的浮尘中一定有许多暗器,他一定是知名的江湖人,他一定不是道士,至少不是有道德在胸的道士,得道之士绝不会在这样的客栈停留,得道之士一定不会愿意见到太多的俗人,他轻轻的将三人领进去,一张松木方桌,四张梨木椅,酒家中没有太多的人,小厮身形瘦小,但动作敏捷,应该是轻功极佳之人,更可能是梁上君子。三人在廊上去掉雨具,抖落一身湿漉,随着店家坐在了大堂中,四个人,四面四把椅子,唐佣正对着店家,一壶茶,一壶热水,在方桌的正中央。店家目光飘渺,似乎已经脱离俗世。俨然高雅脱俗,他轻轻地瞥了一眼唐佣,然后半闭着眼睛,缓缓的说道:“这位兄台,我们可曾有过一面之缘?”

  唐佣怔了一下,悠悠地回到:“时光久远,我已记不太清。阁下若当时是此身打扮,那在下实言相告,并未见过。”

  “当时人山人海,今日面面相对,我也不确定那个人是你,故,我不敢轻信于人。”店家依旧半闭着眼睛,伸出手,缓缓的倒着茶。

  “你若知道我,一定知道我的剑。”

  “剑可以易主,但是绝学不会。”言罢,店家平推出一杯热茶,茶杯来势汹汹,像一把锋利的剑,破空而来。

  “谁也抢不走我这把剑,谁也改变不了我不喝茶的习惯。”言罢,食指轻轻点了一下茶杯,茶杯凭空转了两圈,向着店家缓缓飘去,店家轻轻的接过酒杯,微微一笑,然后手轻轻抖了一下,杯中的茶洒出少许,目光有些惊讶,再然后,手腕震动,一杯茶全洒在道袍上,显得格外狼狈。

  “好功夫,早听大当家说过,唐兄弟单掌有三重功力,当初还不以为然,今日亲眼得见,着实让人惊叹不已。在下无道,自幼追随谢家三位公子,去年太湖上有缘见过唐大侠一面,只因当时距离太远,今日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试探公子,还望恕在下鲁莽之罪,在此也谢过唐公子手下留情,不然,以在下区区之力,无异于蚍蜉撼树。”言罢,那人起身,恭敬的一揖到地。

  唐佣起身抱拳,爽口说道:“谢家兄弟高义,无道兄谨慎,何罪之有。还请不必多礼,我等一路远来,正想知道些实情。还望无道兄领我等去拜见谢大当家,言些近况。”

  无道毕恭毕敬的走到龙漫公主身侧,单膝跪地,双目对膝,惶恐的说道:“参见公主,属下无能,让公主蒙受大难,颠沛流离,愧对先王。请公主折罚。属下早已为公主备下宴席,请公主稍作安顿,属下晚些便为公主引路,去谢当家的营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