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篇 六盘山、空院尸寒(第一段)

雨声无痕 俇攘 2095 2019.05.10 09:16

  一把盛开的剑,像无数朵春天的小花,也如同跳跃的黄河抽打着巨岩,所发出的浪花在颤抖。此刻,世上所有额骄傲都集中在那一个骄傲的人,和一把骄傲的剑上,他们拥有着一切,却一无所有,因为他们所拥有的全都不能失去,他们拥有的太多,也拥有的太少。刀,看不见的刀,像浓厚的云,像孤独的夜,它无处不在,却似乎并不存在。

  唐佣脚尖触地,轻轻跃起两丈,一把长剑抖落无数花朵,直勾勾的刺向龙业的咽喉,刀,不知何时出鞘,不知何时已到了唐佣执剑手腕,龙业很诧异,唐佣贸然的出手,全身的破绽,他似乎要把一条手臂送给自己,但是他却不得不收下,他没有太多的选择,如果不砍落这条手臂,他一定会被刺穿咽喉,所以他出手了,他的刀比半年前更快,可是却被剑引开了,那把本是刺向咽喉的剑,却停在龙业挥刀的空隙中,指着他的手腕,他的手太快,刀一旦劈出,便不可能收回,龙业只能匆忙后退一步,被剑划破衣袖,剩下一身冷汗。龙业凭地一滚,刀如同旋风般已到了唐佣的脚踝,唐佣轻轻一垫,凌空而起,脚尖轻轻踢出,正中龙业的手臂,剑,缓缓的刺出,剑锋却刚好在龙业出刀的路径上,剑,直指龙业的虎口,龙业再匆忙退后两步,有惊无险的躲开了那把如鬼魅一般的剑。龙业颤颤兢兢,凝视着眼前这位仙风道骨,却满身破绽的人,他不知从何下手,破绽太多,太多的陷阱,他只好攻击唐佣的手腕,使剑的人,最难以防护的便是手腕和手指,龙业懂得剑的诡异,他避不开剑,便需要打落那把锋利的剑。刀,快如电,却没人见过黑色的电,黑色的电太过恐惧,无人知晓它在何处,也无人知晓它到哪里。它就不经意的来到,不经意的走开,不经意地像一场梦,消失不见。刀,转瞬间便到了唐佣的虎口,刀,快刀,不夹带一丝风声的刀,足以吓死黄河上飘浮着的三四个痛苦的人,马躁动起来,不停地蹬着木板,木筏,摇摇欲坠。刀,到了虎口的刀,却不见了,因为唐佣人也不见了,再出现时,只有一把剑,一把刺穿龙业左臂的剑,无人看见唐佣做了什么,也没人知晓,更无人想象,一切万物都定格住,只有龙业微微的机械地向后退着,他已不能再后退,他早已退至木筏的末尾,站在一只沉沉浮浮的羊皮上。血,鲜红的血,顺着左臂流淌下去,借着微微的光,仿佛将整个黄河染成红色,淡淡的红色。龙业颤抖着,死死的盯住那把玄乎其玄的剑,他难以想象,不到半年,这把剑竟已然是他永远翻不过去的大山,他此刻犹如一只黄河里焦急的鱼,但是他绝对不会言败,他还年轻,没有学会认输和认命,他是个倔强的人,从他的眼神中便可以看出,那些坚毅代表他总有一天终将学会这一切,显然,那一天并不会太远。

  剑,入鞘的剑,依旧带着瑟瑟的寒意,唐佣一脸冷漠,显然他并没有放松警惕,只是浅浅的说道:“你输了,过来吧。木筏就要沉了。”

  “我输了,但我还想再试一次,你的剑那么慢,为何我却躲不开。你天分很高,比我高,如果机遇得当,你能领悟到我的境界,大约不会超过三十岁。”

  “谢吉言谬赞。”

  “还是只有八个字,大举若轻,化繁为简。”

  “记住了,那,你再接我这一刀。这一刀我会拼尽全力。”

  言罢,龙业向前一步,奋力一蹬,如一片夹杂闪电的黑云,像唐佣卷过来,铺天盖地,刀在云中,云藏着刀。刀快,看不见的快,似乎劈向唐佣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拼尽了全力,这是一招求死的刀法,他生平第一次用,也是他这半年苦修所获的成果,他这一刀,只要发出,便必取一命,不是对手,便是自己,这一刀,他的身体像是握住刀的云,柔软脆弱却没有一丝保护。他很年轻,他不服输,他还怕输,他几乎没有输过,在雪岭,不过是一次偶然。但是今日,他却一败涂地,显然,龙业并不是一个甘心失败的人。这一刀,快到难以想象,若是一般江湖人,哪怕是武功略高于龙业的人,也一定会被扰乱心神,也会丧命在那把黑夜一般的刀上。但是,今日,他遇到唐佣,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幸运。刀和人一体,似闪电般骤然而来,唐佣却一动不动,只是轻轻的,缓缓的刺出那把剑,带着剑鞘的剑,龙业来得太快,他空中,无法退后,他重重的撞在那把入鞘的剑上,唐佣似乎并未下狠手,只是将剑击中了龙业的腹部,剧烈的疼痛瞬间淹没了龙业的意识,他重重的摔在木筏上,木筏激起了黄河几层浪花。

  龙业再醒来时,在一间黑石堆砌的房屋中腹部剧烈的疼痛和厚厚的包扎让他起不了身,外面的雨一定很大,黄河一定有了洪水,他仿佛听见了瓦片碎裂,黄河震怒和巷子中的流水声,凉凉的寒意从石缝中渗进来,穿透了那本就肮脏的绵裘,他的刀,在身侧,左臂抬不起来,右手抚着疼痛的腹部,一脸憔悴的听着外面的金戈铁马声,声声断愁肠。他失魂落魄的自卑着,却也踌躇满志的期待着,他痛苦不堪的失落挫败着,也咬牙切齿的怀有希望着。他需要在这个狭小卑微的小镇养半旬的伤,他只想回到王庭,睡上很久,他不会去边城,不会参加父亲的登基大典,他很累,他努力后一无所获,他很年轻,他并不适应这样的挫败和失落,但是,他一定会好起来的。雨越下越大,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他回想起昨夜同伴们的尸身,也许早已进了鱼腹或者是狼腹,他自顾自的责备着自己,也自顾自的怨恨着,他有太多的理由去报仇,但是他却不愿意报仇,他将会花更多的时间去想那八个字,不久的将来,他一定是个伟大的人物,但是,至少此刻还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