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尾篇(第四段)

雨声无痕 俇攘 2830 2019.04.21 14:44

  青罗还是醒了,她轻轻地睁开迷蒙的大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龙漫公主俊美的脸庞,她浅浅的笑了,昏昏沉沉做了两个月噩梦的青罗并没有恢复太多的力气,还好那只火山洞中上千年的巨蟒的胆,保住了她的本元,她正在缓缓的康复。龙漫哭了,抚着青罗消瘦许多的脸庞,为她整理着有些杂乱的头发,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沉沉的落在青罗的发间,她轻轻地凝视着青罗,哀怨的说道:“傻姑娘。”青罗呆呆的笑着,笑得很甜很真,像下个春天温和的太阳。唐佣炖着肉,悉心的照看着炉子,他的剑一直挂在墙上,从前剑不离手的习惯,被这样的环境压迫得所剩无几。再过两天,他得着手准备一条硕大的木筏了,能容下三个人三匹马的大木筏。

  寒剑进关了,他顶着风雪走了大半个月,才入了山海关,但是他却不打算走了,他就进了蓟州城,在最好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他对雪山仙子说,我们一定要看了蓟州的花开后,才取道草原,经河套,出甘陇,去昆仑山。雪山仙子像个温顺的小丫头,深情的凝视着她,然后娇羞的点着头。蓟州古城的冬天,并没有下过大雪,几场小雪之后,古城老巷显得格外幽静,街市上的人并不太多。眼下就是除夕了,对于过往寒剑和雪山仙子这样的人来说,除夕的意义并不大,从前,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一个节日。但是今年,他们经历的太多,有太多的改变。他们也在自己的房门前挂了红灯笼,也贴了春联,也吃了糖人,他们像两个孩子一般,嬉戏玩闹着,除夕当夜,寒剑叫了一大桌子好菜,和雪山仙子悠闲的饮着酒,然后沉沉的睡去,直到初一的晌午才醒过来。新春的第一天,天阴着,似乎一场大雪不可避免了。寒剑惆怅的看着远方,今年他见过了太多的雪,雪却似乎拼命追踪着他,始终也挥之不去,如同那个让他心悴的唐佣,不知此刻如何了。

  雪,还是来了,大雪,覆盖了所有的一切,断断续续的下到了元夜前日才停。寒剑都没有出门,他不喜欢在雪天出门,当然,有美人,美食和美酒,他大可不必出门的。元夜,花灯,灯市很长,深闺的女孩子们都跑了出来,甩开追随的小厮和丫鬟,独自蹑足到某个巷尾,被某个花心的男人拥在怀中,一个炽热的身体融进另一个炽热的身体里。本来宁静的街道变得熙熙攘攘起来,寒剑牵着茫然的雪山仙子,一脸深沉的走在这样的灯市上,显得格格不入,他们穿梭过一条两三里长的石街,往来大部分是居住的人,江湖人大概不习惯这样的热闹和喧嚣,总是在远处沉默着观望,寒剑大约是游离在江湖的边缘,他突然也喜欢这样平凡的日子,喜欢这种热闹,但他知道,这不属于他自己,他想停下来,可总有人追赶他不停地奔跑。

  突然,雪山仙子甩开寒剑的手,几起几落飞上了房顶,寒剑轻功更妙,一个垫步便追了上去,只见一个黑影落在一家深宅大院中,雪山仙子和寒剑随后也落了下去,像两枚叶子。

  黑影背对着他们,矮而粗壮,微微佝偻,一身野兽皮缝制的衣服,右手执着一根极为古怪的拐杖,像是藤蔓,像是树根。极为沙哑的说道:“是你这个贱人伙同你身边的这位奸夫杀了我儿子?”

  “你儿子死有余辜,你也是。但是你儿子的死与我们无关,我跟相公是举案齐眉的伉俪,而你和你儿子都是野兽,不通人性的野兽。”雪山仙子早已拔出细剑,警惕着眼前这位神秘的老人。

  “哼,我儿为谁所杀?”

  “死于剧毒,连老参怪都解不开的毒,要么出自毒王谷,要么出自唐家。”

  “既然我儿死了,尔为何不思之寻仇,或是自杀殉葬,还跟一奸夫干下这般苟且之事,也罢,今日,我就让你二人去地府为我儿当牛做马吧”老人愤怒的转过身,只见他满脸赤红,想必是服用丹药,炼具极为刚猛的掌法。言罢,便要想雪山仙子攻来。

  “且慢,尔乃贱内深恶痛绝的仇人,今日便让我来了结你吧,无论你是野兽还是怪物,今日让你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寒剑一把将雪山仙子推到了一边,赤手空拳迎了上去。

  “找死。”

  言罢,老人腾空而起,左手一掌拍出,右边拐杖直逼寒剑面门,老人掌风炽热无比,在寒冬季节犹如炭火灼烧,虽远隔数丈,但寒剑亦然感觉浑身难耐。老人很快,拐杖瞬间便要拍到寒剑天灵穴,惊出雪山仙子一声惊呼。老人快,寒剑更快。轻身功夫举世无双,平地干拔两丈有余,一把毒针如网般垂直而下,罩住了老人,再这样的黑夜,很少有人能够逃过这招,但是老人横空一掌,所有毒针被掌风烤红,老人长袍横扫,所有毒针便被收走了。寒剑见势不对,借着老人的掌风,又凭空跃起数丈。落在高阁之顶,寒剑没有兵器,而老人掌风炽热,常人根本不能近身,于是,寒剑拾起几片黑瓦,运足力道,像老人掷去,后发先至,在空中碎裂成无数残渣,片片直打要害,老人轻功一般,但是一根拐杖使得密不透风,碎片应声而落。老人横掌在前,运足功力向寒剑拍去,寒剑随风而起,像影子一般在夜色中隐匿起来,不时向老人掷来各类暗器,土块石块甚至是木削。老人掌力充沛,没有丝毫的疲倦。两人始终保持着两丈以上的距离,老人跟不上寒剑,寒剑也不敢近身。片刻之后,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寒剑站在屋顶,像名士大儒一般伫立着,一动不动,老人双手拄着拐杖,直勾勾的盯着寒剑。寒剑轻功精妙绝伦,脚尖轻轻一点,而后随身起舞,在空中几个盘旋,便消失了方向,而后,无数的雪如同利剑一般四面八方向老人飞去,老人四面招架,兽皮袍子似乎密不透风,每一掌拍出,都会有无数水电贱到身上,约莫一盏茶功夫,寒剑停了下来,来人呆站着,一动不动,他神色痛苦,中了寒剑的毒,他的左掌心扎了一根毒针,毒针应该是杂在雪点中悄然而至的,老人安静的站着,他运足了功力,正在逼出体内的毒,此刻,若有人砍断他的手臂,他一定欢呼雀跃。

  时光散漫的走着,他似乎离死亡更近了,突然一把利剑从黑暗的走廊中飞来,剑刃细而薄,似乎一道闪电划过,便刺穿了老人的太阳穴,他死了,静静的躺在院子里,雪山仙子愤恨的上前,用无数的暗器将老人的遗容毁得面目全非,寒剑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位美丽的女孩子的另一面人生,他知道,等她冷静下来,那个让他熟悉的天真女孩子就会回来了。老人死了,寒剑却在中原露出了踪迹,中原有太多人想要杀他,若在以往,他必不会在乎,可如今,他有了一些挂念,所以他不会在此处过多的停留,他要带着女孩子绕道漠北,去昆仑。可惜天太寒,寒剑在蓟州城北边的山间购置了一间宅院住了下来,等待春风细雨,等待百鸟归巢。对于寒剑而言,江南和漠北都是一般,他似乎从未感受过温暖,一生都是颠沛流离,后来,他也是江湖漂泊的浪子而已,如今,他终于购置了一家庭院,虽然在山野间,但是也令他倍感温暖,他有家了,美丽温顺的妻子悉心的照顾他,从不要求,也从不索取,只是简简单单的如同空气般存在于他的周围,寒剑享受着这样的存在,当他开始享受的时候,他就开始审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开始关注身边的人,他知道自己杀了许多人,许多人也因他丧命,他开始不愿意去杀人,也开始厌倦江湖,但江湖的刺激却刺激着他。江湖,对于许多人而言,只是一个终日躲躲藏藏,惴惴不安的世界,无数人拼命的想进来,可进来后再也出不去了,江湖始终在人内心隐秘的地方,是被人藏起来的高尚和丑陋的共体。寒剑独上高岭,新春的世界,像杂乱的江湖,穿着整齐的白衣,白衣如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