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打趣婚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7章 小果的第六任男友

打趣婚姻 维C角落 2130 2017.01.04 22:05

  当我得意洋洋和小果炫耀自己已婚妇女还有小鲜肉追求的时候,小果说我又恋爱了!对于小果要展开第六次恋爱,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她从15岁高一开始谈恋爱后,就得了一种不谈恋爱就会死的病。

  想起18岁那年,我和小果住进了同一个大学宿舍,有天坐在校园操场边一边舔着雪糕一边看男生们打球跑步。那个时候小果就语出惊人地说道:看,那边穿白色T恤,黑色球鞋的男生,他做我男朋友,你觉得怎么样?

  小果的这句话,就有一种女王在此,看看翻哪个牌子的即视感。想当初17岁的我也是敢红着脸向心仪男神表白的勇敢少女,没想到遇到小果后,真的是弱爆了。

  顺着小果嘟嘴的方向,远远看到有这么一个男生正在运球,起跳投篮,没中。我撇着嘴说:不好!小果却起身将手中最后一口雪糕吃完,甩了甩头发,就向篮球场走去。没一会,她就牵着这男生过来了,向我宣布这是她的男朋友!这是我见过找男朋友速度最快的,除了小果没有别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就说了一句话:你单身吗?我要做你女朋友!

  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果找男朋友的速度越来越慢了,这位微信上的男人,聊了一个月,通话时间加起来200个小时,却还没有见面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对于小果来说有点不正常。

  她说聊得越多越不敢见面,越害怕失败。有时候她想见面,对方没时间。有时候对方想见面,小果又有些退缩。有时候爱情就像探戈一样,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就是这种暧昧和甜蜜,最折磨人也最让人回味。小果说她有很强烈的预感,这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真命天子。这个周末这男人已经买好了机票,就会飞过来见面。

  也许是我社会新闻看多了,是不是真命天子谁知道呢,关键是人身安全问题。必竟我一直把小果当妹妹一样看待,她的家世背景是一片模糊,大学四年没有见过她爸妈来学校看过她,也不见她打过任何电话给爸妈,就好像石头缝里磞出来的孩子一般。

  我还记得大二那年寒假,她失恋了,含着眼泪问我:可以跟你回家过春节吗?说这话的时候,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让人忍不住抱在怀里疼爱。以前也好奇过她的家庭,可是她总是笑着岔开话题,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我们之间的一种密而不宣的默契。

  没有家人的小果,才会想要拼命恋爱,感受这种爱与被爱,寻找自己生活意义所在。所以我是很支持她谈恋爱,只是考虑到人身安全问题,我决定去帮小果好好物色这个男人,如果她有预感此人是真命天子,那我的强烈预感这个男人不简单,根据小果描述长得又帅,和她有很多相同的喜好,完全就像量身打造一般,完美地让人不得不怀疑。

  周六一大早我就把老公从床上拉起来,准备和我一起投入到以防小果被骗的行动当中,他打着哈吹刷着牙说:你现在越来越像个妈妈了,小果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被骗。你想想她的身手,在我家客厅翻跟斗,来来回回翻了多少个啊。再想想她那智商,虽然有时候不在线,但是关键时刻还是不会掉链子。

  女人一恋爱那智商都是零,女人只有在男人出轨的时候智商才会在线。我回应道。

  准备就绪后,我和老公就潜伏在小果和那个男人约好的法式餐厅,两顶棒球帽再配上墨镜,肯定认不出来我们。左等右等不见他们来,打电话给小果去餐厅见着那男人了吗?小果说正对着衣柜发愁,感觉自己根本没有衣服穿。看这架势估计我还得等好久。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都快下午1点了,老公说要不,咱们点两个菜先吃点白米饭垫一下肚子吧。我本想说再等等,这餐厅的菜太贵,忍一忍,完事后去吃沙县小吃或者去土菜馆吃特色菜要划算多了,可是肚子不合适宜的咕咕直叫。只好硬着头皮点了两个最便宜的菜,很快就上来了,盘子越级大,食物好小一点,摘了口罩,正要吃。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么巧!

  不用抬头看我也知道是小果,想假装让她以为认错人,埋头继续吃我的,没想到她凑过来小声地说道:刘小贝,戴了帽子我看头顶也知道是你。

  好吧,这下没得跑了,只好挤出浮夸笑容,老公完全没有在意到这些细节,估计是饿坏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食物上面。这时,小果身边的男人伸出细长的手,露出一块价格不菲的手表,伸向了老公。我赶紧在桌子底下用脚踢醒他握手。

  有时候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小果微信上的男人叫彭一杨,无论从一丝不苟的发型,到讲究的衣服,自带商务精英的气质,和我身边穿着夹克牛仔裤,早上被我催得没来得及洗头有些油腻发型的袁鸿秋一比,真是天壤之别。

  再看小果,走的就是白富美的线路,她身上这件米白色的大衣,一看这质地剪裁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估计为了这场约会,这小妮子信用卡估计刷爆了,再回头看我,一件桔色帽衫一条牛仔裤。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那么我和袁鸿秋演的是乡村爱情故事,而小果和彭一杨演的是时尚都市爱情偶像剧。

  当彭一杨提议四人一起吃的时候,小果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马上捂着肚子说不舒服,得赶紧去医院。袁鸿秋还当真了,拨开身边两人就要抱起我往医院跑,我只好轻轻在他耳边说装的。两人走出餐厅进入停车场,我突然对老公喊道:好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多点些死贵死贵的菜,反正有人买单,你说是不是?

  袁鸿秋没有接话,反而问道:小果家里是不是也挺有钱的。为什么她和那个彭一杨站一起气质完全变了。和你在一起疯疯闹闹地小果完全不一样。

  小果从来不提她家的事情,我也从不过问。等一下,袁鸿秋,你的言外之间就是我拉低了小果的气质?把话说清楚一点。话虽这样说,可是更加勾起我对小果家世背景的好奇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