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天眷之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李宇

天眷之族 蓝鳐鱼 4392 2020.09.16 20:00

  末世之谷核心,黑雾围成的扇形区域,造就了独特的战场环境。

  任何的迂回战术在这里都是无法实现的,除非冲进黑雾之中,可惜,所有人对这黑雾都有很不好的感觉,没人愿意进去试试,所以,陈无名及秦冬冉等人只能选择正面突破。

  原本以为要和海族大战一场,哪曾想,是和海族联手,共同对抗末世之谷的原住民,出人意表的事实让人感慨不已。

  争斗中,不断的有圆珠从黑雾中飞出,神经再是粗大的人,也察觉到了异样。

  几只头脑发热的怪虫没能忍住诱惑,投入了黑雾的怀抱,用惨烈的事实敲响了警钟。

  没人再愿意靠近黑雾,争斗的区域进一步的被压缩,陈无名等人突进的越发艰难了起来。

  海族的主战场中,此种趋势更加明显,那筑基中期的刀臂怪虫以及众多被撞入黑雾的怪虫,再也没有出现过,或者说是化为了一颗颗没有生命的圆珠。

  龚海动摇了,神徒在骗人,恐怖黑雾所笼罩的区域里不可能有活物,十二盟被利用了,若非自己控制住了使徒,制止了法阵发动,自己的队伍也得栽在这里。

  暗自庆幸的同时,龚海心生退意,他不知道自己继续留下的意义在哪里,他有些羡慕的看了看身边的年轻人,唐中以及李伟几人。

  这几人仍在没有迷茫的战斗着,通过战斗提升自己便是他们此刻最纯粹、最直接的意义,一如曾经年轻,血仍滚热的自己。

  又一颗圆珠破雾而出,恰巧从龚海的身边掠过,那磅礴的灵能一下惊醒了龚海。

  修为为何止步?非我能力不足,只怨这世间灵气贫瘠!

  曾经的执念再次浮现,龚海看着圆珠破空的方向,就像在看希望的指引一般,在那千米之外,是圆珠的归宿之地,是希望所在,虽然无法看清圆珠的数量,但想来绝不会少。

  找到奋斗目标的龚海一下焕发了战力,一棍扫开了对手,煞是威风。

  ……

  子方向的战场上,也有人打的威风凛凛。

  这人不是两位神将,两位神将得了龙虎门的强援后,总算摆脱了被围攻的窘境,但先前被围攻时所受的伤可不是说好就能好的,两人拖着两只筑基中期的怪虫,维持着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这人也非驰援的秦冬冉、奚一琥与李现离,三人吸引了四只筑基怪物的围攻,在秦冬冉的强势表现下,三人边打边向前推,虽是稍占了上风,但也并不威风。

  至于叶漪等人,自保尚且吃力,只能带着羡慕,看着被四只怪物围攻,仍能威风八面的林宇。

  一拳轰出,林宇的灵气少了三层,挨拳的甲壳虫惨叫一声,感觉自己的命也丢了三层,那引以为傲的坚硬甲壳上又多了一条深深的裂纹。

  甲壳虫赶忙闪到一边去,让车轮战的另一位伙伴,一只老鼠状的怪物顶了上去。

  老鼠怪一身毛发已被打秃了几块,露出了粉粉的皮肤,补上位后,没有任何花俏的一招直抓,速度虽快,却没能快过林宇的恢复。

  老鼠怪悲伤的吱了一声,收回了攻势,全心全意的准备起了挨拳头,眼前的人类在他看来,真是个怪物,看起来只有炼气五层的样子,灵气的补充却比消耗快了太多,这还怎么打?

  叫叫叫,就会乱叫,打扰人思考!林宇不耐烦的瞪了老鼠怪一眼。

  老鼠怪看懂了一般,带着谦卑的微微点头,意思好像在说,您老下手轻点,咱不耐揍。

  “别犹豫了,快点进黑雾啊!”玛门有些不耐烦,都劝了好几次了,林宇还在犹豫。

  “你确定没问题?”林宇只顾着交流,打出的一拳有些分心。

  “能量守恒懂不懂?那个大阵也得遵循这个原则,启动大阵最多用了三十多筑基中期的灵能,加上阵法的增幅,我估算这黑雾最多也就能吸干假丹境,你怕啥!”

  “我,我怕你估算错了!”

  老鼠怪轻松避开了林宇的一拳,看着地面被拳风犁去的长坑,老鼠怪立刻移形换位,换上了另一只一脸苦相的肉虫来直面林宇。

  “错了也不怕,黑雾里的灵能正在不断的消耗减弱,现在珠子都出来近百颗了,你越晚进去,收益就会越小的,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啊!”

  林宇沉默的一矮身,躲过了后方的偷袭,一拳打向肉虫的软腹。

  肉虫一抖肥躯,水灵气大盛,一层旋涡显现于软腹之上,试图抵御拳头的威力。

  无声无息的一次碰撞,肉虫退了几步,双眼圆瞪,密密麻麻的短足炸毛般的支棱了开来,阔口一张,腥臭的绿色粘液洒向了林宇。

  还有这招!林宇慌忙一个地滚让了开来,全然不知这粘液是那肉虫的消化液,才不是什么招数。

  “你看看局势啊,黑雾阻碍到你们的任务了,要快点破局啊!”玛门不依不饶的继续劝着。

  轰的一声响,最后的黑色大虫预判了林宇的去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准确的将前肢所化的大锤砸在了林宇的脑门之上,砸的林宇浑身金光直冒。

  运起了金刚诀的林宇,轻易抗住了这一击,直起身来,眼睛向着四周扫视。

  秦冬冉等人的战团离林宇很近,突进的脚步在靠近黑柱时,几乎停了下来,这黑雾和黑柱给人的感觉很像,秦冬冉几人可没傻到冒冒失失便去试探的地步。

  更重要的一点是,越过了黑柱,直逼神徒而去的话,海族会不会翻脸,会不会转眼从盟友变成敌手?若是原住民和海族联手了,别说抓捕神徒,能不能保住性命都难说。

  秦冬冉几人在等待一个契机,就如同陈无名一样。

  陈无名的战团打的最轻松,他是第一个打到黑柱之侧的,随后又退开了一些,散发着阴寒气息的黑柱让他有些忌惮。

  嘶的一声怪叫,白鳞怪蛇的头部又被鲨伍的铁拳狠狠的打中了,飞出的身躯好死不死的砸向了一根黑色的立柱。

  晕头转脑的怪蛇,依着本能,几个盘旋将身体绕在了立柱之上。

  稳住了身形后,感觉姿势很舒适的怪蛇还不忘朝着鲨伍咨牙俫嘴了一番,彰显着自己不屈不挠的精神,全然没注意到立柱中的黑色已经扩散了开来,将它笼罩在了黑雾之中。

  白蛇凄厉的惨叫突然响起,众人的争斗缓和了几秒,看着白蛇变成了黑蛇,看着黑蛇挣扎着离开了黑柱,看着那黑雾如同一双手般,不怎么温柔的钳住了白蛇,又将其拉回了黑柱之内。

  黑柱内,白蛇又挣扎了几下后,全然没了反应。

  孔佟等修为高深者,透过漆黑的柱面,大致看清了结局,白蛇蜷缩着没了生机,体内的灵能在空中凝成一颗珠子静静悬浮着。

  那珠子的大小还未达到破柱而出的要求,只能耐心的等待着继续壮大的机会。

  孔佟等人不自觉的远离了柱子一些,显然谁都不想给珠子提供这机会。

  林宇的车轮战又打了一轮,对眼前的僵局,他实在想不出什么破局的方法了,再加上玛门不断的碎碎念,林宇的英雄主义渐渐抬头,打算冒险一试。

  肉虫吐尽最后的消化液后,黑色大虫举着一对大锤般的前肢再次登场,摆出的完全是防守的姿态,对于击杀林宇这事,它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事只能等着大佬们腾出手来再说了。

  林宇跳着小步挪了挪身子,将后背朝向了黑雾所铸的高墙,手朝着黑虫招了一招,一脸来打我啊的挑衅表情。

  他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宛如自杀的冲进黑雾之中,那样太傻也太不和谐了些。

  黑虫有些怕怕的挥了挥前肢,另三位小伙伴也是有样学样的张牙舞爪虚舞了一番,就好像能隔空揍死林宇一般。

  林宇的表情狰狞了起来,黑虫有点慌,没柰何的挥拳而上,气势做了十足,力道却是不大,轻飘飘的点在了林宇的胸膛之上。

  在黑虫惊讶的眼神中,林宇飞了起来,准确来说是自己向后跳了起来。

  林宇气的想骂人,他这一跳,全凭自己在使劲,速度自然不快,身后的老鼠怪一个侧身,轻巧的让了开来,让林宇拉一个垫背的企图完全的落了空。

  风轻轻的吹着,林宇索性闭上了眼,等待着撞入黑雾,新的冒险来临的那一刻。

  后背触碰到了软软的东西,止住了林宇后退的轨迹,林宇落了地,风还在柔柔的吹着,在耳边萦绕不散,像母亲呢喃自语的哄着婴孩入睡一般。

  “别大意!”粗粗的声音将林宇的幻想击打的粉碎。

  林宇愕然睁眼,看着伸臂挡住了自己的李现离,看着离自己不足一掌距离的黑雾。

  距离如此之近下,林宇终于看清了黑雾之内,那黑雾正好分割在了悬崖的边缘,身后并非平地,而是断崖,若是掉下去,恐怕跌的不轻。

  林宇未及答谢,一阵劲风袭来,原本与李现离拼斗的怪虫追击而至,头上巨大的撞角向着李现离的胸口而去,看其架势,是想将李林两人一起撞入黑雾之中。

  李现离神情一肃,抽出了挡住林宇的右臂,轻轻一推,将林宇推离了出去,左手则取出了一面巨盾,这一番动作虽是轻微,但也耽搁了时间,此时已无机会避开怪虫的撞击。

  李现离将巨盾立于身前,一步踏出,入地三分,将身形牢牢定住后,与怪虫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一声巨响,李现离连退三步,喷出一口血雾,在黑雾前硬生生的止住了退势,本已破损的防护服寸寸碎裂,撒的一地都是。

  怪虫受了反震之力,巨大的撞角仰天而起,带着怪虫人立了起来。

  即便如此,怪虫也不消停,甲壳下,一条长长的蝎尾电射而出,径直刺向了被推开的林宇。

  就如李现离关注着林宇一般,怪虫也在关注着,在它看来,灵能仿佛无限的林宇是个巨大的威胁,是必须优先排除的对象。

  怎么有尾巴?这难道不是独角仙吗?林宇暗中奇怪的同时,双拳齐出,打算借着硬接之力,顺势进入黑雾之中。

  可惜这番谋划再次落空,李现离奋力窜出,右手挡在了林宇之前。

  蝎尾刺穿了手掌的一瞬,李现离五指一合,紧紧抓住了蝎尾,一声暴喝,李现离将怪虫远远的掷了出去,自己也紧跟而上,独留林宇杵在了原地。

  李现离如此奋不顾身的三次救助,深深的震撼了林宇。

  为什么?难道是愧疚先前丢下我们,自己跑路了?

  不对啊,那时的选择从理智上来说,并无不妥啊,即使有愧疚,也该是对酆姿这个少门主啊,为什么如此舍身的来救我?难道对李现离来说,我有比少门主更加重要的身份?

  林宇一边想着,一边找寻着先前的对手,一个大胆的,能充分证明林宇脑袋有坑的想法不可遏制的冒了出来。

  难道李现离是我失散的亲爹?我不叫林宇,我应该叫李宇?

  晴天霹雳当头而下,林宇只觉天旋地转,一时愣神,一脚踩在了先前肉虫喷吐出的消化液之上,一滑,滑落了悬崖之下,滑进了黑雾之中。

  哎呦妈,林宇怪叫一声,开始了真正的天旋地转。

  秦冬冉等人吃惊的齐齐张大了嘴巴,就像有人要给大家喂食整颗的水煮蛋一般,若非场合不对,真的是可以捧着腹笑上一笑的。

  肉虫四怪也很开心,难缠的对手居然自己把自己给蠢死了,若是头上有冠,它们很想弹上一弹,好好地庆祝一下。

  李现离只能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心中哀叹:恩公,我已经尽力了!你们的孩子,实在是,实在是一言难尽啊!

  怪诞的画面,需要更怪的画面来冲淡,在林宇跌落悬崖的一刻起,那黑雾之墙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剧烈的翻腾,就如泡腾片入水一般。

  被三处战场分割成了三块的黑雾,同时开始了翻腾,惊的所有人动作皆是一缓。

  玛门控住的使徒窜到了田野身边,筑基的气息泄露而出,田野的对手吓的闪开了老远。

  “快,通知孔佟,准备冲!”使徒急促的说道。

  田野咽了咽口水,看了看使徒,把心一横,选择了赌一把,准备冲的信息在通讯组中传了开来。

  秦冬冉、奚一琥几人也收到了讯息,这讯息来自于林宇。

  南都市的几位大佬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出于对同伴的信任,对战机的把握,他们选择了行动,两处战场的对抗再度激烈了起来。

  至于陈无名,没人通知的他仍旧选择了等待。

  洼地中央,向瀚起了身,看着翻腾的黑雾,脸色不复先前的镇定,紧紧攥着的控制法器上,出现了细细的裂纹。

  身后,使徒结成的法阵中,数百颗杂色圆珠静静悬浮,却只将法阵填满了三分之一而已。

  一位使徒神色木然的掏出了一物,手一甩,三束烟火在高空炸燃,点燃了昏暗的天空,让昏黄的辐尘再次现出了身影。

  撤退了!这么快?鲨伍不可思议的看着天空,看着看着神情慢慢的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