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者惟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转机

剑者惟剑 藏术于休 1735 2020.10.18 13:13

  领头黑衣人说出这句话以后,旁边的黑衣人众也是心领神会。

  一个个黑影闪过,一个个村里的身影倒下下,有王惟剑熟悉的张叔,张姨,王姨.......

  一个个倒下的是人,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也是王惟剑自己的一段段回忆、一位位亲人。

  他的心智似乎改变了,不再是以前的懦弱,而是似乎多了一些东西。

  除了对力量的渴求,他还滋生了一种以前从未拥有的东西,它叫做仇恨。

  于是,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懦弱的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随手抄起一根寻常铁锨想向着那些黑衣人砸去。

  可随着一道黑影快速一闪,他一阵恍惚,“我这就死了吗?”

  他有点发蒙,因为他知道,单凭自己,绝对躲不开黑衣人的快剑。

  一阵恍惚结束之后,他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漆黑的地方。

  不过借着外面朦朦胧胧的光亮,他似乎觉得这个地方很是熟悉。

  “这不是我家的铁匠铺吗?”王惟剑这样想着。

  “可我为什么又会来到这里呢,我这是在哪?那些黑衣人呢?”

  突然,他明白了,那些朦朦胧胧的光亮就是黑衣人的火把。

  可不同的是,外面跟刚刚不一样,是死一般的寂静。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刚刚在应激时候产生的勇气倒是消散的一干二净现在只剩下无比的惊恐。

  “小伙子,这就怕了?”附近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你?老张头?”王惟剑诧异道。

  “当然是我了小伙子,你刚刚在外面可没看到我吧?”

  张乞丐反问道,他的语气倒没有应有的颤抖和害怕,反而是一种似乎经历颇多的淡然。

  “刚刚那道黑影是你?是你救了我?”王惟剑小声说。

  “当然是我,老了,气血开始衰败了,不中用了,不过还是没让那群黑皮小崽子发现我。”

  张乞丐的声音似乎有些得意,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很快恢复平静。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去救村子里的人?为什么?”王惟剑倏然放大了声音。

  “小声点,小伙子,你想害死我们吗?”

  “我要是能救,早就救了,也不会躲在这里”张乞丐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老张头我啊,除了身法上面保留了一些粗浅功夫,一身运功的经脉都被人家废了去。

  平常拿些种田的家伙什儿都费力,更别说拿起来剑去跟外面的黑皮人拼命了。”张乞丐无奈地说。

  这时候王惟剑突然注意到,外面的光亮在逐渐消失,显然是黑衣人已经退走。

  而这个铁匠铺,他们刚刚搜查过的地方,反而成为了村子里最安全的地方。

  王惟剑还是不由地恐惧发怕,也不敢再出声了,就和张乞丐两个人在自家的铁匠铺里呆了一夜。

  次夜清晨,两个人才敢从铁匠铺里出来。

  村子里仅有的几只公鸡像往常一样打鸣,但早晨的炊烟却没在黎明十分升起。

  没有一点人气的村落,这个畜生的叫声倒是在在这个空旷山村里显得诡异。

  外面横尸遍野,躺着的都是尸体。

  惨不忍睹的鲜血沾满了大地,平白给这个往日宁静的村落增添了几分狰狞。

  这里,再也不是一片净土。

  除了张乞丐和王惟剑,村里的其他人都长眠在了这片他们一直居住的土地上。

  看着地下曾经待他如同自己亲人般的村落众人们,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具冰凉的“东西”,王惟剑彻底崩溃了。

  “为什么!”他头上的青筋一条条的好像要爆出一般,清秀的面孔也逐渐扭曲,双膝跪地,仿佛已经入了魔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他机械地重复着这些话。

  “这就是江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了宝物,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就会引起他人的窥探,乃至杀人夺宝。”张乞丐在后面感叹道。

  “有了保护自己宝物的力量,或者说一种行走于天地之间的实力,才能让自己在这个世间真正活的算是宁静。”张乞丐在旁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那位留下的绝世剑胚居然会被随意地丢弃在一家废旧的铁匠铺里。”

  “什么剑胚?”王惟剑好像突然来了精神,“就是那些黑衣人带走的东西?”

  “是的,那是你祖上一位铸剑宗师留下来的剑胚,据说是他用了大半生的心血铸造出来的,只要再经历一些打磨,必然是一件绝世神兵!”

  张乞丐突然叹了口气,“可是啊,月有阴晴圆缺啊,事情终究圆满的不多,剑还没铸出来,他的心血消耗过度,原本无多的寿元也枯竭了。”

  “原有的神兵没有现世,隐士的高人也寿元枯竭死去,江湖上‘名剑出,高人现世’的佳话也就没有流传出来。”

  “不过这些黑皮崽子是怎么知道这事了?这些个故事也是我在村落外面附近游历的时候,听以前这个村子级的一个小伙子说的。”他疑惑道。

  “那个小伙子很是豪爽,在那个说书茶楼混的倒也滋润儿,就是喜欢夸大其词。”张乞丐说到这里似乎触动了一些回忆,脸上有了一些神色。

  “他讲了不少这个村子里的故事,当时我也是路过那,跟其他人一样图一乐。”

  “不过老头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想找个村子隐居,机缘巧合之下,就想到了这里。刚刚一进门啊,看到石头,我就笃定这个故事是真的。”

  “不过啊,快十来年了,不仅没找到,还被别人抢了先,真晦气!”老张头说着脸上露出不忿的神情。

  “剑胚没了,祖上传下来的东西也没了,我也没办法报仇了。”

  王惟剑听完这些话,也不是更沮丧了,毕竟到这个时候,差不多也算沮丧到头了。

  “那可不一定,小伙子,我倒是知道这个村里啊,还有另一件宝贝,拿到这个,就能去报仇”。

  “什么宝贝?”王惟剑原本无神的双目,突然焕发了生机。

  “那就是这个山峰,背剑峰!”张乞丐淡淡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