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第32栋宿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校园往事

第32栋宿舍 凤舞枝翔 3111 2015.09.17 18:03

    (一)在后山附近居住的老师和学生们的投诉声中,保卫处终于有所动作了,便派了两名值班人员抽了一晚去调查一下此事。这两人一个叫柳工,32岁,来到某大学已十个年头,平时喜欢喝两盅,一个叫田民,25岁的单身青年,虽然五官端正,身材高大,可是总给人一种呆呆的感觉,正是这种呆,刚来这学校两个月便人人愿意和他交朋友,有些女同事还起了昵称:憨子。于是在事故后的一周,也就是3月14日夜,这俩吃过饭就到了事发地:后山小路

  本来今天老柳头要再喝些,可憨子担心出岔子,硬是不让,老柳头便趁其转身偷塞了一瓶在腰间。走在去的路上,憨子:老柳,你说会不会真有不干净的啊!老柳头不屑的笑了笑:你说呢?你不知道这学校新建之初发生过什么?憨子摇摇头。老柳头也想摆弄摆弄老资格,便语气一转,正儿八经的回忆起来:当年在这山上建校区的时候,我刚参加工作,一开始还好,可就到了竣工那天夜……

  。

  (二)明还在奔跑着,汗水已浸透了全身衣服,四周只剩下自己如牛的喘息声,当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他无力地跌倒在地,任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慢慢的,四周随着呼气声平稳安静的有些可怕,明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小说,这有可能是某种幻术,科学解释就是吸入某种制幻药物,唯一破解的方法就是平静或以外强力刺激来使中术者清醒,外力想来是不可能了,于是,明竭力使心态平静,慢慢的,全身开始放松,气息也渐渐平缓,一股由内而外的舒爽席卷全身,就像练完一场愉快的瑜伽。他内心欣喜极了,可就在这当口,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睁眼一看,喉咙立马再也难以抑制,只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崩掉了,一声凄厉而变了调的叫声回荡在后山。

  (一)“话说那一夜啊.....”正当老柳头继续说的时候,不远处的后山里传出一声“啊........",老柳顿住了,憨子顺着目光看去,后山树林里惊起一片黑鸦四散而去,在夜晚习习凉风的配合下,憨子觉得后颈一阵凉意。憨子喃喃自语:为什么这边有乌鸦呢?太奇怪了,对吧,老....。他边转身边对身后的老柳头说,可话还没说完,就见老柳坐在地上,颤抖的不断重复着:这.....这.....就是这身音,那天....竣工那天晚上就是这声音,就是这声音......“啊……”在林间传来一阵吼声之后,老柳头倒地不起,喃喃自语。憨子也被吓住了,扛起老柳头掉头就跑,仓促间从老柳头腰间甩出什么东西,但憨子已顾不上许多,在月光下,远处是憨子他们离开的影子,而身后,一只手从黑暗中探出捡起酒瓶,又重新隐入黑暗,可一旁的草丛里,一只黑猫一直瞪着这一切,接着“喵”了一声,也钻进了草丛,几个闪烁之间往仁通教学楼方向去了。这边憨子已跑出好远,在同智楼下的椅子上坐下来喘着气,一旁的老柳头也缓了过来一些,对憨子说到:快,扶我上同智501去,憨子下意识的“哦”了一声正准备走,突然,他不动了,身上的汗毛立即都竖起来了,只要是学校里的人都知道,仁通楼建楼之初就因为地势问题,只建了四层,更何况老柳头已在学校待了十年,他不可能不知道,可…可…,怎么会有501?憨子也着实憨,但也不傻,浑身颤抖的慢慢转身,其实此时双腿已完全无力移动了,在艰难转过头来,看到老柳头的面容时,憨子彻底傻住了,头皮酥了一样。只见老柳头以一个诡异的笑容看着他,慢慢张开了口:憨子……嘿嘿嘿嘿。这下憨子彻底吓蒙了,一动不动,豆大汗珠不断滴着。可接下来老柳头说得才让憨子安下心来。

  老柳头又喘了口气慢慢说道:吓住了吧,告诉你吧,同智是的的确确有501的,可这一般人是不知道的,想当年新校区竣工,多少人高兴,激动啊。可偏偏在喜悦来临前,就现在后山那儿,有好多人都听到了不可思议的尖叫声,前后派了三批人包括校警,公安,武警,后来特警都去了,什么都没查出来,还失踪,疯了几个,饶是咱校长背后有实力,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又请来新郑的巡山将军,也就是懂风水的守陵人,查查是否地下有墓穴被惊扰,谁知当守陵人默默的看了一眼后山小路和远处的山脉后,对着北方与南方各磕了三个头后,留下张纸条便离开了,憨子急忙问:写了些什么?老柳呵呵一笑,抬手一指树塔:千年鬼金藏地,唯木可压,余皆不可。老柳:所以…。憨子:所以校长叫施工队造了这座塔!老柳:真憨呐,这塔得费多少钱?当初只是在那里种了九棵树罢了,九为数之极,归真之数,本以为就此可了结此事,可活了没几天,树皆死,为空心。树皮还在,可里面都空了,夜晚又开始闹腾,没法子,又找了一次巡山将军,才有了这座塔,至于里面,建好后谁都没进去过。憨子听了远远地望了树塔一眼,一拍脑袋:那,那这楼……?和您老说的有啥子关系哟!老柳:这501呀!你上去就知道了。说完背着手走向楼梯,憨子嘟囔了一声:这老头还卖关子。几步跟了上去。到了楼上憨子才得知,原来这楼设计的极为巧妙,外观看似四层,可在里面,设计师做了改动,按照比例缩小了教室体积,扩大了窗户面积,这也是为什么老是有学生和老师抱怨,教室看着大却做不了多少人的原因了,然后在4楼拐角尽头做了面空心墙,在一系列身份验证后,从强内会旋出旋转型楼梯,确实向下的,憨子挠挠头怎么也找不明白,于是在老柳头的催促下走上旋梯,缓缓走入黑暗。过了大概五分钟,眼前亮了,这个房间不太大,也就是普通大学大教室的规模,但不同的是,墙上,地上,都整齐的放满了显示器,有的亮着,大部分却都处于黑屏状态,憨子随便走到一个显示器前,里面有一个女生在玩手机,不是身体颤动一下,可始终捧着手机,憨子边想便移动目光看下一块儿,因为这是全角度拍摄,所以显示器分为去年块儿,就当憨子把目光移到最后一块时,他愣了一下,他发现那女生手里的不是手机,而是一块儿矩形的镜子,奇怪的是,镜子里不是想像中女生的脸,“是……是……是我的,老柳,怎么是我的…”,“你的脸对吧?”老柳头叹了口气道,他揉揉眼睛贴近了看,只见显示器里女生手里的小镜子里的自己,脸惨白惨白的,目光茫然的呆在那里!“对,我的,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老柳头低头不语,许久才轻飘飘了一句:……又来了。憨子急忙问:谁?谁来了!说着便紧张的四处张望着。而老柳头一言不发,在一台电脑前打着什么东西,憨子凑过去看,见到显示器上有年龄:性别:姓名:学院:事发地:等等,原来是一个检索软件,他仔细看了一眼姓名:明。“这不是前几周出事那个孩子的名字吗?”憨子问,就在这是,老柳头左手一敲回车键,显示器画面变了,是一个实时监控,奇怪的是,显示的日期是:2004—3—14。憨子没多想,看向画面里出现的景物,里面赫然是后山那段小路,路上一个学生跪倒在地,肩膀一直在颤抖着,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从远处黑暗里走出一个人走向那学生,当看到了下一幕,憨子脸上的疑惑便彻底变成了惊悚,只见画面中那人竟然毫无阻碍的从跪着的学生身上穿了过去,呆了一下,憨子转身就要走,可被老柳头一把抓住:“你去哪儿!”憨子说:当然去后山!那孩子,太…太怪了,我去看看!老柳接着说:你仔细看看那条路,还有路边的树,憨子仔细一看,那条路确实是后山的路,只不过在昏暗的路灯下,路面好像水面一样,一直在波滚,两旁树木也是光秃秃的,树上还有几只黑色的鸟,“不对呀,现在已是三月,学校里没有秃树了,这是哪儿?”憨子看了老柳一眼。“这是建校之初的后山道,那几棵树,你数数几棵”,“1…2…4…78…,八棵呀,怎么了?“年轻人什么眼神,仔细看”憨子找了找:“哦,九棵,那学生身后倒着一棵,不仔细看还看不到……”说完,他挠挠头,眼睛一亮,又看看显示的日期:十年前的今天…九棵树……,接着,憨子觉得喉咙卡了些什么,说不出话来。老柳慢悠悠的说:“对,十年前的今天,刚竣工不久……”“喵”,没等老柳头说出口,一直黑猫喵了一声在窗边停了一下,潜入夜幕中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