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尘世长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往事

尘世长歌 木日一花生 2569 2019.10.28 23:57

  韩梦珏回到房间,卸下甲衣,脱下外袍和戎服,接过侍女星儿递过来的常服换上。

  星儿检视了一番,纠正了她几个穿的不规范的地方,又把她拖到梳妆台前,按着坐下,解开她随便挽起来的如雪长发,用小梳子轻轻梳理一遍。

  “我说小姐啊,你看这都快到及笄的日子了,您就不能好好呆在府里吗?一天跑出去几次,你又不是个爱打扮的,好好一个大美人偏偏要穿那些笨重玩意,虽然看着帅是帅,但没有点女孩子气,总归要被别人看笑话不是。您说,这两天就在府里待着好不好,等及笄完之后,你爱跑哪去跑哪去,星儿也管不着。”

  星儿一边梳着,一边不停地抱怨着,活像个老妈子。

  “不好。”

  韩梦珏回了她一句,嘴角却挂上一丝淡淡的笑意。

  “您看看您,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偏偏总是怼我时才笑,白白浪费这么好看一张皮囊。我要是有您这么好看,一定要当个祸国妖女,让全天下男子都拜倒在我裙下。”星儿一说起来嘴就停不下来了。

  她是韩梦珏唯一的贴身侍女,长韩梦珏三岁,在韩梦珏四岁那年,也就是韩夫人过世的前一年被选做韩梦珏的小侍女,也是现在跟韩梦珏最亲近的人。因此虽然她经常话说的很直,甚至不时数落韩梦珏一通,但韩梦珏也一点都不气。

  她可能也是见过韩梦珏笑的次数最多的,虽然大多都是被怼。

  “星儿,你是这么想的么?”韩梦珏颇有些惊讶。

  “怎么可能,星儿还是知道自己这长相什么水平,我也就做做白日梦,真要实现了,我肯定第一个把整天跟在你身边的许公子给弄到手。小姐你说,你俩多合适的一对啊,你咋就是一点都不动心呢?要不是星儿从小跟着您,真要怀疑小姐是不是石头做的心了。”

  “原来,星儿你喜欢许长温吗?”

  “真喜欢又能怎么样,星儿也不是那种成天想七想八的,我跟许公子的身份之别还是很清楚的,这种事我私底下跟小姐说说就罢了,您可千万别说出去。星儿现在就指望着等小姐找到个好的姑爷,我就随便找个还顺眼的嫁了,如果小姐不介意让星儿继续帮忙照顾孩子那就更好了。”星儿跟韩梦珏说起话来就唠唠叨叨个不停。

  “嫁人么,我还没想过那么远。”韩梦珏轻声说道。

  “是是是,我们小姐光想着怎么砍那些北方蛮子了,哪里会想这些小女儿家的事情。星儿也懒得说您了,您只要这几天能老老实实在府里呆上几天,化个美美的妆,安安静静过完及笄礼我就烧高香了。”

  “哎呀,您瞧您,怎么这会还要乱动,妆都画花了,又得重新弄了,我先给你擦擦。”

  这边星儿自说自话,手忙脚乱着,韩梦珏却有些恍惚,想起了幼年时候的事情。

  据城中叔父辈的老将军们讲,韩腾和韩夫人乃是无比亲密的一对,但韩夫人中域官家小姐出身,偏偏忤逆家里人的意思跟着韩腾到了北塞,自幼身子骨弱的她在狄郡自然常常患病,不过韩夫人脾气也倔,非要留在北狄城陪着韩腾,好在将养了几年身体也好了不少。

  俩人盘算着此时正好要个孩子,韩夫人也顺利怀上了,大夫把过脉大概率是个男孩,夫妻二人都十分高兴。

  但谁曾想,临盆还有两个月的时候,北蛮狼获族意外来袭,韩腾不得不去到城墙上率兵抵抗,结果刚击退狼获兵,回到府中却听到听到韩夫人不小心摔倒地上,导致小产。

  韩将军大怒,又找不出有谁作祟,只能把一帮服侍的丫鬟老妈子都给卖了,但韩夫人还是大病了一场。

  韩腾这一脉本就单薄,除了远房的亲戚就只剩他三叔父一脉搬到了皇城里,跟他这一房也不甚来往,结果偏偏又受此打击。

  又三年后,韩夫人再次怀上了,这次韩腾几乎寸步不离身,没想到夫人却早产了,不到八个月就生了,好在最后母女平安,韩腾虽然有些小失望,但还是长舒了口气。

  据那帮老将军说,因为早产,韩夫人还是伤了身子,大夫说几乎无法生育了,不过韩腾对此不在意。

  只是刚出生的韩梦珏,比一般婴儿轻了三分之一,体弱易病,而且皮肤也有些干涩,头发干黄,总之是有些难看。

  好在韩夫人一点也不嫌弃,天天抱着韩梦珏,细心照顾,十分心思九分花在女儿身上,就是韩腾看着也有些嫉妒了。即使韩梦珏每天夜里都要哭上好久,韩夫人也总耐心地哄她入睡。

  也是亏了韩夫人的悉心照顾,韩梦珏平安地渡过了婴儿时期,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只是头发却彻底成了白色,显得十分奇怪。

  到了韩梦珏四岁时,韩夫人又染了寒疾,怕传给女儿,便找了小侍女星儿和另一个老妈子照顾小梦珏,自己只是不时去看一下女儿,其余大半时间都是卧病在床。

  只是如此佳人在韩梦珏五岁时就因病过世了,韩腾也因此沉沦了一段时间,北狄城的老人每每提及都不免惋惜。

  韩梦珏因为当时年幼,对母亲的印象很少,大概只有漂亮温柔等模糊的感觉。

  韩腾自沉沦中恢复后也开始把心思花在女儿身上,只是他一介武夫,之前又不怎么跟女儿相处,还因此被韩夫人责备过。不过他也没想过去讨女儿欢喜,而是把心思花在了锻炼女儿身上。

  或许是因为妻子是因为体质原因病逝,韩腾格外在意锻炼梦珏的体魄,几乎是把一般士兵的训练内容减了些量和负重,放宽些标准就套在小梦珏身上,就是共事的几位将军都有些看不下去韩腾对女儿如此狠。

  小梦珏本来就有些孤僻,被这么一练更是变得冷了,只有每天回到房间,和星儿在一起的时候才有些许愉悦,还有就是超出韩腾的训练目标受到夸奖时会高兴一下子。

  而星儿每次看到她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淤青回到卧榻时都是心疼不已。

  不过韩腾的锻炼还是很有效果的,小梦珏不仅体魄增强了不少,更是学了韩腾一身武艺本事,两年前被允许跟着北狄军队出城交锋时就初露锋芒,让一帮人赞叹不已。

  父女两人间更是处到了一种虽然互相冷着脸,但能立刻明白彼此意思的地步,让人不知说何是好。

  至于许长温,则是三年前被老爹送到韩腾手下磨砺,因为性子招人喜欢,倒是没多久就跟全北狄城的兵卒百姓处好了关系,跟韩梦珏形成两个极端。

  而韩梦珏则是从第一战中寻得了兴趣,对与狼获骑兵交手乐此不疲。

  韩梦珏正对着镜子,回忆往事,恍惚间,星儿却把她拉回了现实。

  “小姐,妆化好了,你要不要看看。”星儿说着递给她一面铜镜。

  韩梦珏照着镜子,第一次认真的审视着镜中的自己,右手轻轻摸着自己的脸颊。

  “星儿,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星儿听了白她一眼,撇撇嘴道:

  “您当然好看了,您自己看看镜子不就知道了。要是你这样的都不算好看,那这世上也没几个好看的了,要是我是个男的,肯定一眼就会爱上你。”

  似乎,自己好像也不算多好看吧?

  除了五官还算端正,皮肤还算光滑,可能只有一头白发令人称奇了,反正韩梦珏从没有觉得自己好看。

  相反,有时她还会想是不是跟父亲一样脸上弄出道疤来会不会更有气概些,只是之前她刚告诉星儿这个想法就被她狠狠批了一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