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尘世长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盟友”

尘世长歌 木日一花生 1230 2019.11.05 22:57

  “你这性子,简直跟你娘一个样。”

  韩腾说着又叹了口气道:

  “不过,只要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你轻易受伤。”

  “我现在只是发愁你这个样子不知道几时找到合你心意的郎君,若能多一个人托付,我也能少一分担心。”

  韩梦珏听了却是不作声,只是静静立着。

  “也罢,这就随你吧,我也不会逼你。差不多了,你去完成后面的步骤吧,先去谢过诸位观礼的长辈。”

  “那城墙那边……”

  韩梦珏欲言又止,韩腾却立刻明白她的意思。

  “狼获那群崽种有我们一帮老家伙镇着,还不急着你们小辈操心。你就算真想去也先老老实实把及笄礼完成。”

  “那末将遵命。”

  韩腾听了又是一阵头疼,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犯了什么神经,好好一个女孩子愣是弄成这副模样。

  不说头大的韩腾,韩梦珏心情却颇为愉悦,后面的流程都照着顺利做完,星儿察觉到她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心中也是一喜,难道刚刚两人台上谈了一番心结打开了?

  因为中间耽搁了一会,临近午时才完成最后的笄礼,至此,今日的及笄礼才算正式完成。

  正常来讲,后面应该还会留宾客吃些酒食,不过此时狼获来袭,韩腾也不可能设宴款待,只能跟诸位百姓道了个歉,大家都说无妨。

  韩梦珏倒也听话回了韩府,狼获兵也不是第一次袭扰,虽然来势汹汹,但有韩腾和诸位将军坐镇,还有城中近万精兵,确实用不着她去操心,不过说她没有这个心思去杀上一杀,那也是不可能的。

  虽然中间出了点岔子,但自家小姐的及笄礼最终还是顺利完成,星儿也是长舒了口气,也难得韩梦珏像今天这么老实,她还有点不习惯了。

  韩梦珏在府里真就呆了一整天,静坐着,也没有换回往日的服装,只是呆呆地,时不时和旁边的星儿说几句话,星儿也落了闲,也跟着坐了一天。

  傍晚时分,许长温过来了一趟,跟韩梦珏谈了些城墙边的情况。

  那帮蛮子也不知怎地得了信息,赶巧过来攻城,而且还偏偏找到了城墙薄弱处,要说没有内应那是不太可能的。失踪的郭校尉自然嫌疑最大,不过还没找到证据,田老将军倒是气得吃不下饭。

  好在刘校尉及时组织了抵抗,坚持到了田老将军他们到,否则城墙一旦被破,出现在城外的狼获骑兵就不止这几百人了,草原长大的狼最能捕捉到猎物受伤的气味。

  不过田将军回防,狼获兵试着攻了几次城,折了几十号人,也便渐渐退了,只是依然在城墙附近窥伺着,并不断挑衅。

  狼获兵的举止稍稍有些反常,田老将军也很谨慎,轮流派出几只百人小队出城冲杀试探了几波,狼获兵也迅速散开躲避,冲杀的小队回城后他们却又黏了上来。双方各折了十几人,等到韩腾过来时,已经形成僵持局面。

  几个时辰没有大动作后,韩腾将军便遣散诸位将领各自回到部营,加强防范,只留下两三位将领和城中巡防部营的三分之一以及他自己的亲卫部队防守,许长温于是也先回了自己的营地,顺道也来看一下韩梦珏。

  “狼获兵这是要干什么?真当我们北狄城无人不成?几百人就敢这么叫嚣。”

  韩梦珏听完他的话冷声嗤笑。

  “你也别激动嘛,理是这么个理。不过今年狼获族确实有些反常,还是谨慎点好,韩将军也是怕你太冒进。”

  “秋收也才刚刚过去,往年这个时候,狼获应该已经进攻几次,但今年只有些零零碎碎的杂兵,虽说是件好事,但就怕狼获族暗中搞些什么。至少我是这么担心的。”

  许长温不紧不慢地说着。

  星儿本来看这两人聊的火热,心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多余,结果一谈起狼获族来又是不知偏到哪去了,白白期待了一场。

  看来许公子喜欢自家小姐久了,脑子也被带木了?

  “要我说',没准是北边那帮蛮子年年在韩将军手里捞不到好,心里怕了,不敢来了,也就一些愣头青,脑瓜子坏掉的,送上来寻死,前几天不就有几个狼获傻子白白送上来几十匹好马?”

  星儿忍不住插了一嘴。

  “狼获兵哪有星儿你说的那么不堪,真要是那样,大梁也犯不着养着三郡十万兵了。”

  星儿吐了吐舌头说道:

  “小姐你也忒较真了,我就随便插一嘴,这不是看你们两个都不理我这个大活人嘛。”

  “那我理你。”韩梦珏说着转过身面对星儿。

  “别,我就说着玩的。”

  星儿嬉笑着,却瞥到许长温脸上露出的一丝慕色,连忙道:

  “我觉得你们俩这样挺好的,你们继续,继续。我就在旁边听着,噢,我想起来后厨刘妈还要我帮下忙,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许公子,你要跟我们小姐好~好聊一聊。”

  说着便转身要离开,许长温投给她一个感谢的眼神。

  不过这两人的尿性,星儿创造了良好机会也是无用。

  星儿装作离开,实则伏在墙边听着,但两人不是谈狼获兵就是许长温一个人扯些杂七杂八的琐事。

  她就有些纳闷了,许长温平日里见了谁都能谈笑自如,怎么到了自家小姐这就没了声呢?

  两人又尬聊了半个时辰,许长温便说天色晚了不方便待就离开了。

  尽管没啥实质性进展,但许长温第一次进韩梦珏的闺房,也算巨大的突破了,心下雀跃。

  虽然他是被韩梦珏以询问城边情况为由,但原因什么的'哪有结果重要不是?何况韩梦珏才刚刚完成及笄礼。

  “或许,梦珏身边的那个丫头可以争取一下,倒是个懂眼色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