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尘世长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少女柳瑶

尘世长歌 木日一花生 3079 2019.10.19 01:34

  景祐五年,距离当初万象城被破,滂泽沦陷已经过去五年了,柳瑶也从一个小女孩长成少女。

  五年下来,美人胚子也是彻底的长开来,柳眉珠瞳,秀发如绸。五官既承有她娘的标致,又不失几分英气,虽然因为劳作皮肤有些粗糙黝黑,乍看未必惊为天人,但绝对是这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清妙女子,比之城里的官宦小姐也是不差的,假小子模样也渐渐显出女子独有气质了。

  不过这样一个美妙少女,全乡里痞赖流氓却完全不敢招惹,毕竟也没人想落个残废,再起不能。柳瑶打小就气力惊人,十二岁就比得过一个壮年男子,此后愈发惊人。

  景祐三年,十五岁的柳瑶在柳州城的秋收集会上把一个北边来的摆擂十余场不败的拳师两拳打翻,一时名壮。

  半年前,柳庄后山上又闹出一只大虫,连着伤了十几个人,弄的人心惶惶。却是柳瑶拿了她爹柳青的那把硬弓和一把砍柴刀,就摸上山去。第二天,柳瑶拖了一只浑身是血的大虫下山来,后来有胆大点的上山去看时发现大虫巢穴附近几棵碗口粗的树被折断了,柳瑶竟是用树把大虫活活揍死的。自此,柳瑶的名号是传遍了十里八乡,连同她爹积累起的村中威望,她也是颇得柳庄人的几分敬重。

  唯一的遗憾就是阿武已经不在身边了吧,柳氏夫妇和李家俩口子倒是互相帮扶,好似亲家。不过,如果不是阿武被征去当兵了,或许这俩家真就成了亲家。

  也是五年前,柳瑶和李武人救了滂泽郡的求援斥候,阿武去到青州城在郡城府外跪守了半天才把消息送了进去。但郡守非得等了一天证实了消息之后才签了紧急文书送往皇城求援。

  未曾想,皇城北方也是不太平,北境狼获一族纠集另俩个部落直冲北境军。但不知怎的,三部族的一支精锐铁骑竟是绕过了北境防军,直奔皇城。所幸皇城外有军队扎守,都城才不至于受到冲撞。但十数万人的防线犹如纸糊,蛮骑入境肆虐,却是狠狠打了大梁的脸面,皇帝大怒,竟是要亲讨北蛮,所幸众位大臣劝住了。北疆三位将军各自领了罚,严整军队,又有四皇子自荐做了督战,一时之间,满城风雨。

  而青阳郡求援文书抵京,正值蛮兵大举进攻之时,战况正酣,北边精锐都紧盯着狼获骑兵的动作,抽不出多少兵力支援青阳。但也不可能放任陈国进兵,皇帝下了征兵诏书,许青阳郡守和东乡郡守在本郡及周边诸郡广征兵丁,为应急,皇帝又派了余裕的五千士兵护送诏令并驰援青阳。

  就这样,南方诸郡大征兵卒,平均每户要征一名,最后大约征去了三分之一的青壮劳力,也包括阿武,不过现在也叫李子安了。

  李子安是主动应征的,但即使不主动应征,那老李和柳青至少得去一个,于是江氏便有千般反对,却还是无可奈何。除了李子安外,柳庄还有三四个主动应征的,其中一个便是柳大户偏房生的次子柳飞宇。临送行时,自小不喜绣织的柳瑶却跟母亲手把手地学,两天下来绣出一个歪歪扭扭的柳树图案的香囊送给了阿武。

  但陈国并未如预想那样北进柳州,反倒是搜刮完后又把青阳与万象城之间的士兵全部撤回万象,把之前抓的滂泽百姓驱赶部分到其中当流寇,但陈国又安插了一些内应,青阳守军一时也是难以清剿这些流寇。

  不过,大体上青阳与滂泽之间倒是相安无事,所以征来的士兵大多发往了东乡郡,李子安更是到了东乡前线。陈国精兵在闵江与东乡军队大战几番无果后也是彻底僵持住了,这一僵持便是五年。五年里,李子安基本一两年才能回次信报个平安,上次回信时好像还说在军中混了个不小的职务,不过打那之后已有一年多没有音信,柳李两家请人打探多次,也是没有结果。

  这日,柳瑶同往日一样去后山猎点野味,不过半天下来只抓到只兔子,又顺手砍了捆柴就回去了。

  快到家时,柳瑶却看到村西头的柳寡妇在院子里跟自己父亲谈些什么,因为柳寡妇之前找过柳青好几次给柳瑶说媒,虽然都被柳青拒绝了,不过碰面不免尴尬,柳瑶便绕道后门进了。

  柳寡妇跟柳青谈了足足一刻钟,中间几次又哭又跪,看得柳瑶有些奇怪。

  “阿爹,柳大娘找你又是作甚?莫不是又有人托了她说媒?”

  “那倒不是。瑶儿,你还记得刘老大吗?”

  “当然记得。那家伙的手下一直干着拦路抢劫的勾当,上次还打了我们庄的主意,被我砍了两条狗东西的手臂后不是跑的远远的吗?难道这次又出来生事了?”

  “虽然那次你吓住了这帮崽种,但他们一直都还在我们柳庄附近晃悠,只是收敛了点。但这次,这帮混账玩意却是直接干起了绑票生意。”

  “什么,这帮天杀的东西真的干出这种事?”

  柳瑶听完柳青的话,惊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难道柳大娘找你是......”

  “她的小儿子被绑了,所以才来求我帮忙。”

  “什么,那帮家伙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吗?”柳瑶听罢更加怒不可遏,几乎要砸了桌子。

  “不过她儿子不是在南郡城里做伴读吗?怎么会被刘老大他们给抓了?”

  “南郡王公子不是准备进京应考嘛,结果就被刘老大他们盯上了,还有一起的另一位韩公子也被抓了,一行人二十几个,其中有三个都是我们柳庄的。之前你孙叔和王叔都来找过我帮忙,我都让他们回去先等着。不过他们虽然是来找我,但其实是想让瑶儿你出手。”

  “我当然是要帮的,不过他们都没有报官吗?这种匪寇官府不可能不管吧?”

  “官府那边自然是已经报了,但官府说兵全都拿去防范滂泽那边的水匪了,最后只派了七十来个城中的守备杂兵,威风挺大,但几天下来根本没有动作。官兵指望不上了他们几个才来找我。”

  “就知道这帮只会吃公粮的饭桶靠不住。”

  “倒也不完全是,至少他们在还能稍微镇住那些贼匪。那王公子和韩公子府上都派了府卫出来,不过现在和柳州城那些兵都在南头李家坡那里,约摸是算计着赎人,但他们肯定只会赎那两人,其他人肯定不会管了。”柳青不由得叹气道。

  “怎么这样。那帮懦夫就没试过直接救人,刘老大他们不就是普通的土匪。”

  “对瑶儿你自然不算什么,但那帮府卫和贼匪也只是半斤对八两。一时打不赢又被刘老大警告了,只能考虑赎人。”

  柳青说着转过身,正视着柳瑶,一脸严肃地说道:

  “瑶儿,阿爹也知道你的脾性,劝你不要管闲事肯定是劝不住的,你爹我也不是什么畏畏缩缩的孬种,以前也是一样的直脾气。阿爹只是想让你知道,一个人终究是不稳妥的,何况你毕竟是个女孩子,乡里的人怕你,但外面的未必如此,爹怕你这样早晚吃亏。你上次一个人上山杀虎是威风,但当时你娘是吓了个半死。”

  “阿爹也不会劝你乖乖在家待着,你也不是学绣花的料,但爹只是想你明白,多个帮手就多个照应,这样爹娘心里也安稳些。虽然那帮兵老爷你肯定看不上眼,但总归是能帮上点忙的。”

  听了柳青的话,柳瑶也冷静了些。

  “阿爹的话瑶儿记住了,瑶儿这次肯定不会再莽撞行事了。”

  “我也就是提一嘴,你要去便去吧,找你柳婶带你过去就好了,你娘这边我会跟你打个掩护。你只要早点平安回来就好,要是实在不行了就赶紧溜了,保住自己小命要紧。”

  “瑶儿肯定不会有事的,毕竟我可是柳神娘娘庇护长大的!”

  “老婆子,这就是你找的能救我家少爷的高手?就她?”

  “就是就是。这妮子大腿还没我胳膊粗细,你跟我说她打死过大虫,你怕不是在拿我们兄弟消遣?”

  王韩两家的府卫听了柳寡妇的话,或是讥笑,或是不满,总之没有一个相信她的话。

  “不是啊,我哪敢骗各位军爷,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不信可以问问柳州的这几位军爷,他们也应该听说过啊。”

  府卫头领转头示意柳州城的那帮杂兵的队长。那队长却说:“我倒是听过柳庄有个神力女子,但据我所知,这女子应当是虎背熊腰,八尺身材,长相好似活阎罗,哪会是这么个娇滴滴的姑娘家。”

  连那队长都说不信,柳寡妇急得没有办法,只是不住地辩解。

  这边正吵作一团时,忽然“咔嚓”一声,继而轰隆的倒地声,众人扭头一看,只见刚刚还默不作声的“柔弱女孩”一只手把碗口粗的一棵树轻松掰断了。

  看到这场面,柳寡妇长舒了口气,其他人却是面面相觑,在对方眼中只看到满满的惊讶,不由得浑身一哆嗦。那队长惊得说不出话,只是呆呆地立在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