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白夜行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吞噬与变身

白夜行凶 居夜誓 2767 2019.03.15 18:08

  “祝你们吃饱撑死,撑破肚子,一个饱嗝就嗝屁升天……”方野诅咒着一群让他来此的同僚们。

  马车中,白寻夜双腿打坐正在运功,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你俩去用饭吧,这里我来看着!”

  “哈哈哈……怎么又是你,这一路就没见你遇到好事啊!”

  “你还说风凉话?……小心嘴巴烂疮,不得好死……”

  “哈哈哈哈……好吧,你可要看好此人,这个人对大人很重要,要是弄丢了,咱们可没好果子吃!”

  “放心吧,黑白无常大人早已封了他一身法力,加上他重伤未愈,现在能杀死一只蚂蚁就烧高香啦!”

  “说的也是,那我走了!”

  “滚吧~滚吧!”方野没好气的重复一句,接着掀开车帘,朝里面瞧了一眼,只见少年正躺在那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方野登上车辕,弯腰走进车厢:“害得老子连口饱饭都没吃上,一脚踢死你个小狗崽子!”

  “不行!”方野一脚抬起,马上又放了下去,心道:“万一一脚踢死了他,我的麻烦就大了……不过也不能便宜他,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贝,让老子使唤使唤。”

  就在方野在少年身上摸来摸去时,正闭目不动的方寻夜突然暴起,一口咬在对方脖子上,同时用手捂住了口鼻。

  呜呜呜……

  方野绝望地击打对方,可随着体内大量鲜血流失,他的力气越来越小,片刻后,就成了一具面无血色。浑身干瘪的尸体。

  咕噜…咕噜!!

  大口大口吸食着鲜血,白寻夜发现被噬心虫吞噬的血气,正在一点一点复苏,原本跌落培元境三段修为,也慢慢恢复到了五段。

  中土大陆的修行体系中,培元境又名入门境,以通脉、淬体、固元为主,共分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三个段位,共有十个段位。

  “想不到这次因祸得福,竟然得到一个强大无比的吞噬能力!”

  白寻夜感知了一眼身体,体内数十股不属于的力量,正在被周身细泡消耗着,然后顺着经脉,融入体内血气之中。

  “咕咚!”

  感受了一下体内强劲而陌生的心脏,在其中央,竟有一个神秘光点,意识接触后,视野顿时变成了意识世界。

  看着眼前熟悉的湖泊世界,又看了一眼不远处,高大百丈的银色树藤,白寻夜心情十分的美好。

  当年就是因为没有血脉天赋,所以白寻夜修理之路才格外坎坷,不知遭受多少冷嘲热讽,付出了多少汗水,才得以跟上同龄人修为的末班车。

  “废物这个词语,早晚我会还给你们!”想起曾经羞辱他的那些人,白寻夜冷笑道。

  沉寂在那无尽黑暗时,白寻思时常反思自己的一声,一幕幕生前回忆如画卷般在眼前展开,其中最难忘还是一个冰天冻地的雪天。

  一个小孩在雪地上追逐着球形玩具,欢乐的笑声不时从孩子的小嘴中发出。一个风姿卓韵的少妇,站在一旁看着顽童,目光中满是慈祥与怜爱。

  突然画面一转,一群大孩子出现在视线中,其中一个领头的孩子一脚踩碎球形玩具,趾高气昂的看着小孩,嘲笑道:

  “你这个杂种,不配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快给我滚出去……”

  “滚出去……”其他大孩子异口同声的响应着。

  小孩感到很委屈,回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却发现母亲被一群大人围住,正用恶毒的语言羞辱她,“都是因为你这个贱人,不好好辅助殿下,反而勾引殿下步入歧途,目的就是为了引发混乱,好让你们安心的生活吧!贱人……”

  小孩心里害怕极了,不知眼前一幕怎么回事,但见一群坏人欺辱娘亲,还是鼓起勇气,挥舞着小手冲了上去,诺声道:“你们不要欺负娘亲,不然我打死你们……”

  “啪……”小孩被一巴掌抽飞出去,直接昏了过去,醒来时,娘亲正在后院做饭,听到他的呼唤,走了过来将他搂在怀里。

  “小夜不要怕,那些坏人娘赶走了,以后没有人欺负小夜了!”娘亲温和的对着孩子说。

  “嗯!”孩子开心的点点头。

  只是他那一双眼眸,分明见到娘亲手臂上残留的淤青和脸上未干的泪痕。顿时,小孩明白了一切。

  自那时起,小孩在心中发誓,永远不会再让娘亲受到一点伤害,不再让娘亲流一滴泪水,要让娘亲成为最幸福的人,为此,不惜一切。

  岁月匆匆流去,转眼间小孩长大成人,但那个誓言他却没有忘记,反而更加刻骨铭心。

  所有人都用异样眼光看着他,那种混合怜悯、同情、憎恶与冷漠的眼神,他至今也难以忘记。

  他就像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可怜虫,始终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背负着杂种、罪孽之子的耻辱身份,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

  “为什么我生来就要背负这样的命运,我不甘心,皇天不负苦心人,只要努力,我一定可以考自己,给娘亲带来幸福的!”

  那个少年十年如一日不断朝着目标努力着,虽然没有人理解,也没人教导,但在夜深人静时,总能听到一个小孩正在奋力练功。

  而在远处,一名风姿绝代的少妇站在树影下,暗中陪着他练一起功,直到天亮,放才默默离去。

  “娘亲为了我,宁愿每天吃一顿顿,却装作吃饱喝足的样子,将省下的钱给我买药敖汤,打磨筋骨,我决不能辜负娘亲的期望,我一定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让娘过上最美好的生活。

  “若是有人拦路,我就一脚踢开他,若是老头不容,我就改天换地,没有人能阻止我……”

  在这一时刻,未来一代天骄,在此立下了开天辟地的誓愿,从此踏上一条没有尽头的不归路。

  ……

  随着他吸干了方野一身精血,心脏快速跳动起来,接着全身细泡极为活跃起来,消耗体内了血液精华,半响后,意识世界中树藤长了一枚果实。。

  当意识接触果实后,一段信息浮出脑海:

  【变身:血脉古树低阶能力之一,当前储存形态数量:1,消耗血气十三条,可以此形态改变自身外形,需激发血脉古树方可使用。】

  “原来这就是血脉天赋树的能力啊,融合万物,改造自身吗?……那这个变身果实又是什么?”白寻夜大为惊奇。

  抱着好奇的心态试了一下,白寻夜激活血脉天赋树,意念开启“变身”天赋。顿时,体内的血气疯狂涌入心脏,接着血脉古树光芒一闪。

  下一刻,十三条血气从体内莫名消失,让白寻夜修为直接跌落了一个段位,降到了培元境四段水准。

  白寻夜心中诧异不已,忍着吐血的冲动,咬牙坚持了一会。当血气停止消耗后,他的身体出现巨大变化。

  眼窝内凹、眼眸缩小,嘴巴增大,鼻子变塌,白净的皮肤渐渐粗糙,长出几粒雀斑,喉结也向外凸起了出来。

  四肢骨骼一阵咔咔异响,肉眼可见缩短了几公分,与此同时,毛发也随之改变,唇上长出两撇八字胡。整个人赫然变成另一副模样。

  白寻夜摸摸胡八字,将手放在眼前大量了一会,接着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铜镜,看着里面的人像,面色不禁为之一变。

  只见镜子里的人像,竟然是刚刚死去的方野。

  看看地上的尸体,再看看镜子,两者简直一模一样,若非事实摆在眼前,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太神奇,太诡异了”白寻夜被变身天赋震惊的无以复加,而且除了体内五脏六腑外,连他本人也分不清两者差异。

  “如此一来,只要我守口如瓶,岂不是谁也别想查出我的身份了吧!”

  本来他就打算混入人族社会,却担心血气外溢,导致身份泄露引发麻烦,现在,他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只有吞噬与变身能力存在,天下之大,那里都可去的。

  “以前一直羡慕那些魔法师,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去人族学院学习魔法啦,太好了……”想到什么,白寻夜一时开心不已。

  吞噬与变身能力极为复杂,一时间白寻夜也没想到其他方面,自待日后慢慢研究。

  半晌后。

  白寻夜朝地上尸体鞠躬一礼,道:“你生前作恶多端,杀你本无愧疚,如今借你身份一用,替你积攒一些阴德,你安心转世投胎去吧!”

  说完,白寻夜剥下尸体上的衣物,接着使用储物袋,将裸尸收入其中,然后拍拍身上的灰尘,挂着一丝微笑走出来车厢。

  车厢外是一所占地数百平方的庭院,四周围着一圈三米高左右的围墙,里面建有马厩和数条走廊自。

  走廊从庭院前门延伸进来,从后门延伸出去,当中一条走廊过道上,正有一群穿着考究的人影走了过来。

  “艺薇,你可要看好你弟弟,切记不可让他出去乱跑,这世道可不太平,记住了吗?一名打扮艳丽的贵妇一边领走,一边对身边人嘱咐道。

  “知道了,三娘!”少女诺声道。

  “你一向细心,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看着几人渐渐走远的身影,白寻夜忽然蹦出一个大胆想法,随即悄悄跟了上去。

  “我要出去抓蝈蝈,你跟不跟一起我一起去?”

  “你娘让我看着你,所以你那也不许去,就在院子里玩!”

  “切……拿着鸡毛当令箭,那是我娘,不是你娘,你不让我出去,我就说跟娘说你欺负我!”

  “我哪有…不许你胡说!”

  “你明明就有…你不想我说你坏话,就陪我一起抓蝈蝈去……来的时候,我听见外面草地里有蝈蝈叫声,你陪我一起去抓好不好?”

  “可是三娘不让我们出去,你着急也没法子!”

  “我不说你不说,她又不是神仙,又怎么知道我们出去的事,我们去去就回,他不会知道的,放心吧…”

  “可是……”

  “别可是…可是了!……跟我走………”

  白寻夜刚跟随而来,就在走廊路口碰见一对少年男女。男孩约莫七八岁,个头不小,穿着一身绫罗缎褂。

  女孩一双修眉如弯月,明眸皓齿,朱唇蜂鼻,生得极为水灵玉质,气质出尘,宛如一位静若处子的画中仙。

  走出车厢,来到车辕,白寻夜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入目的是一个规模颇大的重檐小楼,约有四层楼高,斗拱叠瓦,后方是一座大院,围着一圈三米高的砖墙。

  院门左侧建有一件草搭的马厩房,院门右侧是几条回廊过道,走廊从后院蜿蜒延伸向一处侧门,相隔几米设有一根柱子,旁边种着一些普通的花花草草。

  白寻夜来到走廊上,贴着墙走到侧面处,正打算从侧门离开这里,突然双眉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忧色,接着嘴角微微上弧,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讥笑。

  “这两个老家伙,果然暗中下禁制,不过这道禁制虽然隐蔽,却还是被我给找了出来!”

  原来,白寻夜听方野对话时,听他说过身中禁制一事,加上他行事素来谨慎,脱困后反复检查几遍身体,却没有发现异常,只是修为莫名大减许多,估计是噬心虫干的好事。

  但白寻夜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黑白无常不是那种粗心大意之人,否则也不过血界闯下偌大名声,因此,白寻夜专找隐蔽穴位探查,果然,在一个极为隐秘的穴位中,发现了一道秘密禁制。

  “哼,这两个老东西手段还挺厉害,这禁制估计一时半会解不开,还是出去以后再想办法吧!暂时只有放弃使用血气!”白寻夜试着解开禁制,但却遭到反击,为了不惊动黑白二老,只得暂时放弃了。

  “吱呀——”

  就在这时,红漆刷面的木质侧面被从外面推开,接着一群侍女随从,簇拥着两名衣着考究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白寻夜穿着方野的衣服,而方野一行人原本打算潜回血界,因此经过了一番精心伪装。

  此刻,他上穿一件破旧的黑色猎人皮褂,下身穿着一件猎人长裤,脚上套着一双长靴,看起来就像一个猎人。

  这群人见一名见他靠墙避让,也没有多在意,径直与他擦身而过,顺着走廊朝小楼方向走去。

  白寻夜侧目打量这群人,发现这群人以一对中年夫妇为首,其中几人穿着侍女装扮,加上一名中年护卫和一对少年男女。

  显然,这是一户外出远行大户人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