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守长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匈奴王朝的怒火

剑守长安 今年润四月 2107 2020.07.13 01:29

  单于王子死了!

  在遥远的五胡王国,那位带着银色面具的五胡第一军师,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谋划布局,他还是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有不少。

  第一,这位匈奴王子太傻了,太冲动了!

  第二,还有就是那位被自己安排进宫的六皇子,越来越不简单,处处在无形之中破坏了自己的布局。

  第三,唐国的强大越超他的想象,显然唐国气运还在!

  五胡第一军师,来到五胡已经快半年时间了。

  仅仅半年时间,就将五胡各大部落整顿,如同铁板一块,一致对外。

  可惜,想要就此伐唐,取而代之,却还是远远不够。

  不过,他安排了苦行僧进入唐国,却取得了一丝意想不到的效果。

  李剑白不是真正的唐国六皇子,这一点,这个世间没有人比五胡第一军师还要清楚了。

  因为李剑白进入皇宫,成为唐国六皇子,这就是五胡军师的手笔。

  可是这一点,五胡第一军师有些后悔了,相当于搬了一块大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挡住了自己的路!

  苦行僧是五胡部落的僧人,拜入佛国密宗!

  日后定有大用处!

  “军师,苦行僧已经通过自己查到了李剑白并不是真正的唐国六皇子。”一位女将上前禀报。

  “我知道了,还有什么消息,一一说上来。”军师闭眼盘坐着,似乎在谋划天下。

  “军师,单于已经被我们的人杀死了,唐刀斩落单于的头颅,现在天下所有人都认为单于是唐国所杀,更是死在长安!”

  “不错,匈奴王朝和唐国必有一场战争!”军师轻笑着,一切都还在他的计划当中。

  单于王子死了,头颅是被唐刀斩落,人是死在唐国长安城,这两点是铁证!

  “武媚娘进宫了没有?”第一军师询问。

  女将皱了皱眉道:“进宫了,只可惜一直还未接触到唐王,不过,三皇子李建志却对武媚娘十分上心!”

  “李建志?”第一军师笑了笑,似乎看到了一道画面,父子争夺一个女人!

  “还有呢?”

  “那假冒的六皇子死里逃生,种种事情让唐王暴怒,牵扯了不少人,唐王下令斩了不少人,其中就有我们不少暗桩和密探。”

  “杀得好!”第一军师听到自己的暗桩和密探被杀,被清理,丝毫没有生气,反而说了一句杀得好。

  女将也点了点头:“按照军师的计划,我们在长安城散播谣言,当今唐王是一代暴君,弑兄逼父,惨无人道!”

  “龙椅上的唐王老了,没有几年了。”第一军师面带银色面具,眼中布满了无数血丝,似乎和唐王,唐国,有着无尽仇恨一样。

  “铁甲军没有及时出手,大皇子李建成无法洗清的嫌疑,皇子之间的夺嫡和猜忌,越发严重!”女将青岚十分了解一切。

  她乃是第一军师最为信任的一人。

  “哼……唐国……摇摇欲坠吧。”第一军师猛地睁开双眼,喝道:“传信给匈奴,就说如果唐国不给一个交代,那就战火四起,五胡愿意倾力相助!”

  对!

  第一军师就在挑起战争!

  匈奴王子死在长安城,这是一个完美的师出有名!

  一旦战火开启,占据先机,占据师出有名,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唐国将万劫不复!

  在第一军师的眼中,匈奴只不过是一个棋子,一个先行炮灰,一个师出有名的战争开端!

  匈奴王朝。

  单于的死,已经传到了匈奴王朝之中。

  匈奴第一勇士单战,单于的兄长,心中又惊又喜又恨!

  单于是他亲弟,更是王位竞争者!

  匈奴王朝顿时分成了两派!

  主战,那就是要求唐国给匈奴一个交代,换一个公道,不然的话就与唐国开战!

  反正五胡王国已经言明,一旦开战,五胡愿意相助,一起伐唐。

  这也是匈奴主战一派的底气!

  但匈奴王朝也有明眼人,心中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五胡王国在怂恿自己匈奴一方。

  主和的一方,提议,要求唐国给一个交代,并且赔偿匈奴,两国继续修好。

  而赔偿,则是赔偿整个塞北原,加上万两黄金,和三万匹丝绸,两万件战甲!

  主和一方,很快就让整个匈奴王朝满意点头。

  什么双方主战主和,只要听到了赔偿之物,所有人都眼中放光。

  战又如何?和又如何?真正的一切还不是利益,还不是人性!

  至于单于已经死了,已经一文不值!

  很快。

  匈奴王朝,双方达成了协议,先与唐国谈和,谈赔偿!若是谈不成的话,就开战!

  这一个先后顺序确定下来,匈奴就派出人和唐国谈判!

  唐国,长安城。

  皇宫,朝殿之上,坐在龙椅的唐王。

  “匈奴真的是不知死活,近些年是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唐王动怒!

  割地赔偿?!

  唐国见过近百年来还从未有过的事情!

  万两黄金?两万匹丝绸?数万件战甲?

  这完全就是在捅刀子,在讹诈,在活生生的羞辱唐国上下!

  “匈奴土著,气煞朕也,调两大武侯战将,横扫匈奴上下三百里!”唐王愤怒下令!

  “不可。”这时,严阁老上前。

  行了一礼,恭敬却急声道:“陛下,不可呀,单于王子死在了长安城,这是的的确确的事情,我们不占理,第二,十大武将都坐镇各大边疆,一旦集中开展匈奴,恐怕其他边疆要塞,恐怕有失!!”

  不单单是严阁老。

  长孙无忌也上前,郑重说道:“陛下,现在唐国上下内忧外患,不可用兵,与匈奴王朝应当谈和。”

  “谈和?匈奴在羞我唐国,辱我唐国,欺我唐国,岂能忍?能憋?能屈?!”唐王早年也是一位马上皇帝!

  马上能打江山!

  下马能治理安邦!

  这时,王式安皱了皱眉,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一句让整个朝堂都排斥的一句话。

  “陛下,和亲,以和亲为名目,和匈奴谈判。只要战甲和疆土不给,其他黄金丝绸可以谈。”

  已经劳心劳力的唐王,随着岁月侵袭,年迈的身体开始顶不住。

  发灰的鬓发,突显苍老。

  摆了摆手道:“谈可以谈,战也可以战,总之一句话,唐国不可辱!”

  “陛下英明,那我们先谈,可以看得出来匈奴也是想谈,不想战!”

  “战,我唐国无惧任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