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不如去当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要不要进城

不如去当猫 糟糕大脑空白 2006 2020.09.16 20:00

  张诚站在车筐里,爪子扒拉着筐子边缘,半个身子都在外边,后边的刘家豪骑车甩了后边的人后停下来,单脚把车撑住。

  摸了下张诚的猫头。

  “富贵,等一下,拿点东西吃。”说完就把背包转到胸前,拉开拉篮一阵摸索后掏出一条黄瓜。

  “咔擦”一下掰成两段,扔到张诚怀里。

  “分你一半。”

  说完嘴里叼着黄瓜,刘子豪单手骑车,一人一猫慢悠悠的在马路上吹着小风吃着黄瓜。

  张诚抖抖耳朵,每当回事,刘子豪单手骑车也挺稳的,黄瓜也不错。

  过了一会,黄瓜吃完,刘子豪看着筐里的张诚说道:“富贵你今天怎么来学校了?”

  说完停顿一下似乎是在等张诚回答,但也没指望猫说话,这样是在组织语言。

  “我和你说。”张诚支起耳朵,开始听,我和你说在刘家豪这里就代表他有什么计划要实施了,有什么好事情要分享了。

  “今天开学我作业压根就没写完,还要抄四门课的概念呢,我们班主任给了两天宽限,不过我今晚上略施小计就能轻松搞定。”

  “我们那班主任肯定想不到,我会把村里的小学生全部叫过来帮我写作业,一晚上就能完成。”

  “等写完,我再请村里的小学生一人一根一块五的烤肠,这事就圆满解决。”

  “怎么样,这点子不错吧。”

  张诚不想说话,感觉这两天的乐子没了,刘家豪这小子鬼主意为什么会这么多。

  搭车回了村,刘子豪的车一停,张诚就往跳出车筐一路小跑钻进树林,后边刘家豪喊“富贵”张诚头都不回。

  回到屋子,刘老头正在喝小酒。

  “富贵,回来了啊。”

  七十多岁老头喝一口小酒,猛得咳嗽两声,张诚听了心里有点慌,老头这么咳嗽可不是个好事。

  一下跳起来就把酒杯打翻在桌子上,今天的小酒算是没了。

  “连富贵都不让我喝小酒了吗?”

  张诚看他,他要是再碰酒就再打翻一次。

  “算了,算了,不喝了。”刘老头看着张诚时刻准备起跳的姿势也不强求,有些颤巍巍的站起来往外边水泥坪里走,大概想去枣树下的躺椅上休息下。

  刘老头走过去,中间还咳嗽两声,让张诚着实有些担心老头子的健康问题。

  张诚跟过来,蹲在地上尾巴轻轻晃动两下,看着似乎满怀心事的老头子,他记得老头子有话和他说来着。

  时间快六点,夕阳已经变成橘红色准备掉落地平线,老头子把张诚抱起来,也不嫌弃它在外边浪了一天。

  慢慢撸着它的猫说道:“富贵,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张诚眯上眼,露出被撸舒服的表情,但耳朵还是支起的,很认真的在听。

  “估计你也不知道,今天我就和你说说,老头子我的名字叫刘松桃,今年75岁了,在这个地方也过了七十五年了,从小到大都在这的。”

  “我出生的时候来了个道士,说我五行缺木,解决的办法就是我名字要添木字,当时大家文化都不高村里的私塾先生想了想就给起了松桃,我名字然后就叫了个松桃。”

  “再后来我就跟着私塾先生念书,写毛笔字,当时的学生里就属我毛笔字写的最好,不过上到一半我就也就没上了,当时家里没钱,上不起私塾,就跟着家里开始种田。

  再然后就是娶妻生子,有了孩子就送孩子们去上学,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个的都考上大学在城里定居了下来。

  我呢不想去城里,毕竟都已经生活在这这么多年,不过前些天到医院里头又瞧了瞧,身体越来越不好。

  孩子们呢就给在城里找了个疗养院,让我们老两口都搬进去,我们也不得不服老,这个中秋过了差不多就要去城里了。”

  老头子说完看了眼远出的天,这时候夕阳绝美,但只是近黄昏,这一切刘老头都想收进眼底,毕竟他还是有些舍不得。

  张诚被撸着毛,看着老头子的眼神有些感叹。

  许久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刘老头看着张诚问:“我们就要去城里了,现在问问你。”

  “愿不愿意和我们两口子一起去,不过到了城里,你的伙食就不能这么好了,老太太不做饭你就得换猫粮吃。”

  张诚愣住,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看着不动的富贵,老头子想了想又说:“过几天孩子们回来,我和他们说下你的事情,要是有愿意的你也愿意的,你就去他们那里吧,我记得大儿子挺有钱的养你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然你要不想去,你就帮着看看房子。”

  张诚不愿意多想,到时候再说吧,其实他也挺想陪着老两口的,不过疗养院人多,张诚又太聪明吓着别的老人也不太好。

  这时老太太的声音传过来:“老头子带着猫来吃饭。”

  “就来。”

  张诚被放下跟着刘老头去吃饭去,饭菜都挺简单,老人也吃不了多少,猫也吃不了多少。

  吃完饭,今天晚上老太太破天荒的撸了他的毛,平常时间老太太比他这只猫还高冷。

  等到老太太把他赶走,张诚又爬上房顶,占据着制高点看着四周,发现没什么事情后又在房顶上转了起来有的地方长了草还给拔掉。

  “喳喳喳.....”这声音好熟悉,张诚从黑暗里看过去,这不就是白天的麻雀,这么远都能跟过来也太聪明了点。

  张诚走过去,用爪子拨拉一下它,结果被跳开,接着拨拉,结果接着躲开。

  到了后边,张诚碰又碰不着,心烦了就不去理这麻雀了一溜烟就下了房顶,找了个舒服点的地准备歇着睡,没多一会这麻雀又摸黑迫降到张诚脑袋上,又从脑袋吧唧一下滑倒爪子底下。

  送货上门,免费点心,张诚脑子里瞬间出现这个想法。

  爪子拨拉着这只麻雀瞧了半天,下了个结论这麻雀是真的撞懵掉了。还是真是够傻的,就收着当小弟今晚上就在猫爷怀里睡。

  张诚起身调了调位置,把它用身子挡住,今晚上就这样睡了。

  感觉还算不错。

  

举报

作者感言

糟糕大脑空白

糟糕大脑空白

得,这日常终于要往城里写了,真不容易。

2020-09-16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