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降临人世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讨教

降临人世间 红衣黑目 2126 2019.10.11 09:16

  深夜,一处实验室中,张生躺在台上,接受着检查。

  “弟弟,你老实说到底遇见什么了?”一位白大褂戴着眼镜,看起来年级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惊异地问道。

  张生咬牙切齿道:“哥,我可能遇到狠角色了。我只是照常在办公室坐着,这家伙上来二话不说,就给我塞了个虫子到口中。那虫子瞬间就往我肉里钻去,实在是疼痛难忍啊。”

  张生哥哥拿着手术钳,看向屏幕上的虫形影像:“仇家?还是勒索。”

  张生道:“我又不认识他,怎会与他结仇。而且我一向与人为善,钱字开路,又能得罪几个人?他也没勒索我,只是要我开了间房给他。

  我暂时让几个兄弟看着他了。”

  张生哥哥看着电脑上的虫形影像,认真道:“无冤无仇,那还好点。我暂时也想不到这是什么物种,不过取出来还是没问题的。

  你不要去招惹那个家伙,等我先研究清楚这是什么,一切之后再说。”

  ……

  夜总会房间中,常渊依旧汲取灵气,认真修炼着。他的《水泽心经》乃是泽界一等一修补疗伤的功法。

  在泽界纵横这么多年,被大大小小的各种门派追杀的他,能够活到现在,凭得就是自己肉厚甲厚回血快。

  不然他怎么可能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治疗之法,用高浓度灵气将自己破损的内脏直接溶解,然后重新长出新的内脏呢。

  内景思维中,九层高塔耸然而起,一个与常渊一般无二的男子端坐其上。

  练气境界,需要搬运外界灵气于体内,作为筑基材料。而能够用来修炼的灵气基本只存在于洞天福地之中,为各大门派所占据。

  只有少数宝物灵兽,是移动的灵气之源。这些存在一旦出世,必然会引起各方势力追逐。

  天灵珠,便是其中最宝贵的存在,其价值超乎想象。若不是因为常渊与正道魔道都结怨太深,根本没有和解可能。他们早就送上各家女弟子,来拉拢常渊了。

  但如果是旁人拿到天灵珠,没有常渊这般的实力,那也没有被拉拢的价值。小儿持金过闹市,什么下场,所有人都明白。

  筑基境界,便是用练气境界所汲取的外界灵气,来改造自己的肉身灵魂,将之打造为适合自己的大道之基。

  每一种大道之基,都是经过各门千百年来,用人命试验出来的,几乎都是改无可改。常渊的水泽道基,也是如此。

  但《水泽心经》后续心法没有实证,正常情况是极难元神道基合二为一,成就混元金丹的。不过有了天灵珠,灵气绵延不绝,无限修复肉身,一切都可以弥补。

  “呼,吸。”

  重新复原的身体,其内部结构,从涌泉至天灵,隐约显化出九重之形状。九层顶端,在肉体的对应就是泥丸宫。

  泥丸宫中元神端坐,只是不动。肉体伤势好复原,但是元神的伤却不是三两日就可以解决的。这个世界,很多需要的天材地宝都未必存在,只能慢慢恢复了。

  “不对劲,我的蛊虫怎么离开血肉,暴露在外界环境了。”常渊猛地清醒过来。

  “我虽然不善用蛊,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修士,就能取出我种下的蛊虫。难道张生的背后,有厉害的存在?”

  常渊摇摇头,闭上眼睛继续修炼,不再去想蛊虫被取之事。如果张生背后有修士,那么这位修士一定不会拒绝异世界修士的友谊。如果张生的背后没有修士,常渊又怎么会在乎凡人的威胁呢。

  月落日升,白昼再临,常渊平静地等待着张生到来。

  “你死定了!”张生果然推门而入,身后有一众青壮。

  所有人都戴着头盔,穿着雨衣,浑身防护严密,看来也是防着他的蛊虫。

  “告诉我,你的名字,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杀了谁!”张生手里倒是无刀。不过对常渊而言,有刀无刀都没差别。

  “谁帮你取出蛊虫的。”常渊面无表情道,对待凡人,他的确用不着太大心理波动。

  张生冷笑起来:“看你能装腔作势到几时。兄弟们,给我上!”

  一群毫无章法的混混便举刀来砍,常渊抓住最向前的刀刃,轻轻一折。

  出乎意料之外,这刀居然完好无损。看来此界的金属冶炼工艺,要比泽界凡间好上许多。不过与修士所用之兵相比,也就那样吧。

  常渊稍加一分力,刀便被瞬间折断。那混混震惊无比,还未反应过来,便结结实实地挨上他温柔一掌。

  混混倒飞而去,口里呕着鲜血。其余人等,见钢刀化作两半,皆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常渊大踏步走到张生的面前,轻轻摘下他的头盔:“我叫常渊,带我见给你取出蛊虫之人,他应该很乐意见我。”

  张生尴尬地笑了起来:“常爷,原来是常爷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常渊没兴致等他胡扯完,直接朝他肩膀上拍了一拍,一只更加强大凶猛却体型极小的蛊虫钻了进去。

  “这是溶肌蛊,三个时辰不能取出,你必要活活疼死。去找给你取出蛊虫的那个人吧,我想他会喜欢这个小宝贝的。”

  张生瞬间面色惨白,他开始后悔了,后悔为什么不去听哥哥的话,非要来招惹这个神秘的家伙。

  常渊却是懒得关注张生的表情,猜测他的想法,只是心中暗想。

  “这个世界的修士太低调了。仔细想来,若我有此等力量,必要肆无忌惮,杀尽仇寇,高高在上,唯我独尊。

  学无长幼,达者为先。他们既然心境修为都高于我,那我自然用心讨教。且看他如何处置这溶肌蛊。”

  ……

  小巷之中,一个干瘪血色的人影凭空出现,却跌倒在地:“太可怕了,为什么虚空之中遍布雷霆,却毫无灵气。

  我好饿,我体内的灵气正在向外界流逝,我要被世界榨干了。金华教啊,你可坑死我血灵老祖了。我要血肉,我要!”

  熟悉的味道,飘飘渺渺向血灵老祖的鼻尖里窜去。

  “那是血肉,刚死不久。”血灵老祖猛地跳起来。

  “一,二,三,四。”

  “四个血食,虽然没灵气,但还挺肥嫩。”

  血灵老祖伸出长着倒刺的舌头,一脚踏在尸体大腿,一手拽住脖子,然后用利爪剖开胸腹,在里面捞起内脏。

  “常渊老贼,等老祖我吃饱了,再来找你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