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降临人世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血灵

降临人世间 红衣黑目 2045 2019.10.14 23:57

  常渊随意地以灭魂蛊语言发出召唤,封三环体内双重意志开始互相争斗起来。

  若论意志坚韧,灭魂蛊一个人工培育的低等物种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二十几年颐气指使的人类。

  但偏偏灭魂蛊的生存环境就是人脑,它的行为与表达,便会破坏人脑。

  若是修炼有成的修士,元神亦能思考,自是能慢慢解决此物。

  可封三环到底是一个凡人,他的大脑中不存在神府。大脑本身遭到破坏,便是意志遭到破坏。

  思维九号促进了大脑神经元的分裂,让灭魂蛊可以更好地与封三环大脑链接。长生三号加速了自愈,但是封三环的自愈也是会结痂,与无休止伤痛进行妥协的。

  灭魂蛊这种对人类而言进攻性极强的物种,能妥协的自然不会是它。最终只会是封三环的大脑,适应灭魂蛊的存在。

  常渊虽然不知道思维九号与长生三号的存在,但是在检查封三环身体情况也发现了这种情况。

  一方在不停进攻,掠夺,继续进攻,一方不思反击,只求自保。有些时候,拼死一搏比屈服于求生欲更有机会让自己存活。

  当然了,对封三环而言,不存在拼死一搏这个选项。

  无非是死的早与晚罢了。

  ……

  封三环落到地面之上,浑身骨骼碎裂了七七八八,不知为何竟然勉强还能行走。

  “常渊,想要夺取我的脑子。我要找医生,我要找我哥,我要找爹。我不能死,我绝不能死!”

  封三环捂着脑袋,痛苦地走着,想要寻求周围行人的帮助。但是却有先锋科技的安保将周围人驱逐,让他无人能寻。

  “从来没人欺负过我,从来没人敢伤害我。常渊,你也不行!”

  “都踏马地看着干嘛?看笑话吗?还不赶紧来扶我。”

  封三环靠着大厦墙壁,身上的伤口开始逐渐愈合,但是精神却越发地混乱起来。

  “你们拿棍子干嘛!”

  封三环突然暴怒起来,扑到一个防备姿势做的太过明显的保安身上。

  双掌紧紧捏在其太阳穴上,爆发出雷霆,要将他活活电死痛死。没有嘶吼之声,只有不停地抽搐与白沫。

  就在此时,常渊也到了这里,身后跟着张贺兄弟与几个实验员。

  “我是常渊,你是谁?”

  封三环呆呆地看着常渊的模样,大脑开突然始失控。大脑不属于自己,意志自然也不属于自己。

  “我是封三环。我要臣服,臣服于常渊!”

  这一次,不是灭魂蛊的特殊频率电波语言,而是出自封三环的口中,是纯正的人声。

  “看来他已经找到了自我,你们的老板获得了新生。”常渊转身对张贺说道,心中颇为高兴。

  虽然曾经的他,便是修士都使唤做奴。但也没遇见过这种独特的生命。

  无论是没有灵魂的人,还是可控的灭魂蛊。

  即便没有收集癖,但对于常渊而言,这依旧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张贺并没有理会常渊,只是连忙冲到封三环身边紧张问道:“老板,你没事吧。我们用了实验室的生命胶囊,可算把你救回来了。”

  封三环呆滞地看着张贺,过了一会才道:“我很健康,没有事。”

  常渊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对主奴。哦,不,是老板与员工。虽然常渊暂时也没有看出这不同称呼之间的区别

  “凡人啊,啧啧。”

  就在常渊看着两人之时,突然察觉到背后有一道特殊的目光注视,不是监控,不是安保,也绝不是远处的行人。

  常渊转过身,四处打量着,抽了抽鼻子,心中已然明了,心中暗笑:“好一股血腥味,也不知道洗洗澡再出来窥探。我有天灵珠傍身,看你能撑多久。”

  “封三环,让你的手下把这里一切都恢复正常吧。”常渊随口吩咐下去。

  封三环看向张贺以及保安队长,一字一顿地,模仿常渊道:“把这里一切都恢复正常。”

  ……

  “常渊,我终于找到你了。可是那个从高楼上跳下来还活着的人是谁?”

  血灵老祖见常渊目光过来,连忙躲开,身形一闪,便就逃遁。

  “我搜了几个凡人的魂,没见有修士显圣凡间啊。难道说,他被幽冥鬼蛊寄生了?”

  血灵老祖回到自己的巢穴,那个被他稍稍改造的废弃工厂的下水道,然后又拿起一块内脏啃了起来。

  “五仙教碰了复活死者的禁忌,必定会被金华教制裁。这段时间内,金华教应该抽不开身,亲自过来探索此界。

  如果我能得到天灵珠与幽冥鬼蛊,在此界拖一段时间,潜心修炼。

  等金华教亲临之时,我凝聚血海魔丹,实力大增,再为他们送上常渊,带路掠夺此界资源,立下大功。不就可以得到金华教承认,由魔道变为正道了嘛。”

  血灵老祖越想越是开心,不由得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却又突然停止。

  “可我现在打不过常渊啊。我和他都是道台铸就九层,实力胜过寻常金丹的佼佼者。

  但他本体在此,我却是个分身。他有无限灵气,我只能吃人勉强存活。

  这局能打吗?便是金华教教主也没法子啊。该死的白骨上人,自己不来,却要推举我,说我克制常渊,还有化身玄妙,损失一个也不打紧。

  我和常渊,哪有单方面克制的啊,明明是相互克制。

  白骨上人,白骨上人!”

  血灵老祖越想越气:“若不是常齐在,我定要拆了你骨头熬汤喝。

  骨头?玉骨笛…”

  血灵老祖翻手拿出一杆婴儿腿骨炼成的短笛,只见其质地晶莹如玉,表面有七彩光芒流转。

  血灵老祖不由得暗笑起来:“此界虽然都是些凡人,但也颇有妙处。更加之有那未知的高人存在,定然能够抓到常渊。

  前提是我能让常渊成为这世界所有人的敌人。”

  “常渊啊,常渊。你曾强势破解此宝,元神不受其控制。但是凡人能够破解此宝嘛。与一界为敌,不仅仅是在泽界的待遇,换了新世界,你还是这幅模样。

  哈哈哈,我血灵老祖智慧滔天,岂是你这个暴躁的娃娃可以媲美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