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唯恐负春光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270 2008.04.17 10:11

    “越捷飞,陪我走走。”楚玉向身旁穿着蓝色紧身武士服的青年道,随后也不等他答话,便自己走上了蜿蜒的石子小径。

  名叫越捷飞的青年,有一具挺拔英武的身材,收身剪裁的衣服显出他漂亮的长腿窄腰和宽肩,他的面容虽然不是绝顶的好看,但是却别有一分飞扬英挺的俊气。

  楚玉还记得她来到这个世界几天后,头一次走出屋子时,越捷飞好像鬼魅一般,无声无息的就出现在她身边,吓得她险些心肌梗塞,后来弄清楚越捷飞是她的贴身护卫,才稍稍安下心来,明白这大约是传说中高来高去的轻功。

  只要走出起居室,越捷飞就会立刻出现在她身边,不分白天黑夜,不论什么时候,而只要楚玉回房,越捷飞就会自动消失,绝不浪费一秒时间。楚玉曾经尝试过清早突然跑出屋子,才踏出门口,往身边一瞧,就看见了那非常容易辨认的宽肩窄腰长腿,让楚玉不得不承认,越捷飞对她的保护真的是二十四小时贴身,完全不带休假的。

  楚玉曾经私下里暗暗猜想,这么贴身的进行保护,越捷飞他平时都是在哪里休息的?难不成他每天就在她的屋顶上睡觉?万一到了下雨天怎么办?不过遗憾的是,楚玉自穿越过来始,几场雨都是在半夜落下,那时她基本睡得正香,哪里可能特地爬起来证实自己的疑问?

  摆正心态以来,楚玉便敞开怀抱,享受原本属于山阴公主的一切,公主府占地面积可以称得上辽阔,简直就好像土地不要钱的一样,前世在现代城市里寸土值寸金,贵得不得了,有人工作一辈子,也不过是为一套房屋努力,但此时放眼放去,亭台楼阁,园林假山都是属于她的领地,让楚玉每每想起,都忍不住心花怒放。

  而公主的衣食,也是超出想像的奢华,三四十个菜式,那是最简单的早饭夜宵,正餐菜式至少过百,这还是楚玉自己一个人吃饭的状况,衣服更是每天翻着心思的换花样,都是簇新的衣料,没有哪一天的衣服是相同的,楚玉问过幼蓝,得知那许多精美的衣裳,山阴公主一般只穿一次,穿过之后便送到仓库里堆积灰尘,让楚玉小小的心疼了一把。

  在适应了没有现代设施尤其是没有电脑的生活后,楚玉过得极为滋润。

  “奢侈,真奢侈,腐败,太腐败了。”楚玉一边这么感慨,一边笑眯眯的享受穿越重生的福利,新身份所拥有的一切,只除了一样——男人。

  虽然走出了屋子,但是楚玉走得并不太远,她忘了解除禁令,导致来找她的男宠还是如前几日般被挡驾,至今为止,楚玉依然没有见除了容止外山阴公主其他的男宠,最初醒来那日虽然还看见另外四人,但他们模样在楚玉脑海里还是一团模糊。

  好吃好喝好睡,楚玉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在品尝古代天然无污染食品的活动上,过剩的营养迅速将前些天忧思造成的瘦削补了回来,只不过腐败了几日,楚玉的脸颊又恢复柔润动人的光泽,假如继续这么腐败下去,她怀疑自己的身材很有可能开始朝横向发展。

  所以楚玉停了下来。不光是为了保持身材,也是想要活动活动身子,去见一见公主府上的其他人。

  这其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便是那些男宠。

  前夜下了一场雨,虽然已经过了一日光景,铺就小路的石子之间还残留着微凉的湿意,庭院之间树木新抽的绿叶笼罩着一层动人心魄的苍翠,这样清新可人的碧色,只有在江南的春日才堪拥有。

  走了不过三两步路程,楚玉忽然想起,自己身为公主,巴巴的跑去瞅自家男宠,岂不是太过奇怪了一些,她顿住脚步,唤来幼蓝代为传话,说她要在府内办春日酒宴。

  幼蓝小心的问:“此事是否还与从前一样,交给容公子打理?”就她所知,公主府内苑的许多重要事宜,都是交由容止办理的。

  楚玉略一迟疑,随即微笑点头:“对,交给他。”眼下她对一切都还较为陌生,事情交代给熟手会比较省事,但是楚玉也在心里揣度,山阴公主给那容止的权限,是不是稍微大了一点?不仅能够无视她的禁令在府内任意走动,还经常经手山阴公主交代的事务。这少年在众多男宠之中,必然是有什么不同的。

  不过楚玉暂时不打算有所动作,凡事皆应先谋定而后动,她计划先考量一番。

  楚玉下达命令后,容止便去代为执行了,他效率不错,不过两刻钟的时间,在一片杏花林中,便摆开了坐席,缤纷的花树之间,一尺高的矮桌上两列铺开,摆放着美食佳酿,而一个个或者美丽或者俊俏的少年,也都纷纷入座。

  楚玉静静的坐在首座。身为公主,她本不必这么早来,但是楚玉心中另有计较,便让幼蓝领路,几乎是第一个入席。坐在长几后的锦垫上,她静静的注视着庭院的门口,看每一个来人,用自己的眼睛去衡量判断。

  这个时候,虽然椅子已经从游牧民族那里传入,可是并不流行。人们要做什么事,比如谈话办公吃饭等等,都是跪坐着,而且是那种双腿并拢,脚后跟贴着臀部的那种坐法。

  因此,在公主开聚会时,即便是公主自己,也必须跪着。

  楚玉一边暗暗挪动跪得僵硬的双腿,以此来缓解麻木的感觉,一边腹诽这个椅子还没有开始流行的朝代,虽然双腿之下有柔软的垫子垫着,可是被身体的重量压迫久了,血液循环迟滞,还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

  只跪坐了一会儿,楚玉便有些受不住了,但是她偏头看已经将所有琐事交代分派完毕,坐在右侧席首位的容止,他面上神情安宁平和,丝毫没有不适之色。她偷偷的撇撇嘴:难道这些跪坐的古人,腿都不会发麻的么?还是麻着麻着就习惯了?

  楚玉只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便有人入席了,这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