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谋算无遗策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438 2008.05.06 12:52

    危机迫近,楚玉的脑子反而十分冷静和清醒,尽管心脏已经因为太过的刺激开始隐隐作痛,但她依然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她伸手一捞,想要抓住桓远一起躲避,可是却不意捞了个空,侧眼一看,发现人形作诗机桓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亭子,面无表情的站在亭外。

  楚玉不由得一愣。

  因为这一个片刻的耽搁,刺客已经来到楚玉面前,她情知自己逃不了了,无奈的苦笑一声。

  没想到又要死了。

  好不容易得回来的生命,就要这样再失去了么?

  真不甘心。

  这一回假如死了,她会不会再穿越呢?还是运气只有一次,这回死去,便是真的再也不会有知觉?

  永远?

  她真不想死。

  可是预期之中的剑锋并没有加到他身上,刺客来到了她面前后,看了她一眼,竟然转过身,跳出亭子去杀桓远。

  连理睬都不多理睬她一会。

  ……

  楚玉目瞪口呆。

  看着桓远有些狼狈的闪躲刺客的追杀,此地身份最重要最有刺杀价值的人反而被撂在亭子里,虽然险死逃生,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这样很好,可楚玉还是有一种很轻微的被羞辱的错觉。

  喂喂喂,不带这样的。

  她知道这个时代崇拜美色十分严重,以貌取人十分严重,可是就连刺杀,也先挑比较俊美的那个去杀,这就过分了点吧?

  哪里有这样不讲职业道德的!

  ……

  还是说,这些刺客不是冲着她来的,根本目标就是桓远?

  这也不太可能啊,桓远从小不是被软禁就是被禁软,哪里有机会到外面去得罪人,甚至严重到要动用刺客的地步?

  ******************

  “您要刺杀公主?”墨香之前问话时,还拿着一颗棋子看看有没有机会扳回少许败局,听清容止说的话后,惊得手指一松,棋子落在盘上,与几枚棋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可能?”容止散淡的笑笑道,“刺杀是有的,只是并不是出于我的授意,另有他人安排。”

  “什么人?”

  容止弯身将棋盘上的黑子慢慢的捡回棋盒,轻声道:“桓远。”

  *******************

  桓远在刺客的剑下左右闪躲,他从前也曾得家人教导,学了两三手粗劣武艺,虽然不如越捷飞,甚至不如流桑,但是自保片刻,却是够了。

  可此时他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力不从心,气力好像流水一般从他身体里流失,动起来艰难迟滞宛如干涸的河床,他忽然想起昨夜里容止逼他喝的酒,心中蓦然有所了悟。

  不过片刻功夫,桓远便气喘吁吁,身上多了好几道伤痕。

  越捷飞见桓远情势不妙,猛地发力逼开与他缠斗的三人,箭一般的疾冲过来,于千钧一发之际解除了桓远的危急,拉开桓远,挡住刺客的长剑。

  一对一的局面下,那刺客立即落入下风,越捷飞击伤那刺客,接着又回身与其他三人战在一起,慢慢的将四人逼于一处,不让任何人有机会走脱。

  越捷飞将桓远推向亭子的方向,后者退了几步,后背碰到亭边支柱才停下来。

  流桑且战且退,慢慢的与那刺客退到了亭边,他经验不足,偶尔会被刺客的一些小花招弄得手忙脚乱,前期优势荡然无存,反而被步步逼退。

  楚玉见流桑眼看就要退到自己这里了,为免刀剑无眼,她也跨过亭边的栏杆,出了亭外。

  桓远才堪堪站稳,瞥见楚玉就在一旁,下意识的往相反的方向迈了一步。

  可是他忘记了这里是山崖边,也忘记了在迈步之前,先查看脚下。

  鞋底好像踩着一粒小石子,桓远脚下不稳的一滑。

  倘若这是在平地上,也不过就是摔个跤。

  倘若他没有因为药物而体力衰竭,那么还有能力自救。

  *****************

  “其实桓远在谋划出府的时候,也准备了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招,他自命君子,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兵刃见血的,而这一招,由于事关紧要,并没有太多人知情,而又因自身的不自由,负责替他出面安排的,是沈光左。”容止微微一笑,“他却不知道,我能许诺给沈光左的,比他要多得多。”

  沈光左的第一个投诚倒戈,是他一手安排的,否则哪里有人会那么的莽撞,在别人甚至还没有分辨清楚这是否是一个陷阱时,便急匆匆的前来告密?

  而因为这样,桓远的全盘计划,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桓远的住处,有养着一只鸽子,那是江湖上的隐秘刺客组织转剑堂所专门培养出来,用于与雇主联系的,但桓远一直没有放出,因为他不到最后关头,不会使用暴力手段。

  可是楚玉前些日子的作为,彻底的让他失去了希望。

  昨日,桓远得知楚玉要前往平顶山参加诗会,便放出了这只鸽子。

  墨香想了想,问道:“那么,公子是打算助桓远一臂之力,还是打算阻止他?”

  “皆非。”终于将黑子全部收回棋盒,容止支起身子。笑着道,“我打算利用这场刺杀。我的手虽然没办法伸得太远,可是在都城建康之中,还是有些办法的。对于转剑堂,我略知一二,想要几个刚来到建康城的刺客,在打探刺杀目标的外貌时,有所偏差,也是不是太难的事。我根据外界传言,将公主说成是身材高大如男人一般的女子,但相貌上佳,而公主一行之中,最符合这个说法的,便是桓远了。”

  他劝公主带桓远一起去参加诗会,逼桓远喝下削弱体力不能剧烈活动的毒酒,以及,临出门前,以药物遮去公主的风采美貌,没有一件事,不是全无目的的。

  “桓远现在恐怕也想明白了我的五分用意。”容止笃定的微笑,“我要在他心头种下一个念头,他永远敌不过我。”假如没有得到良好的解决,这个阴影会伴随着桓远一辈子。

  他要施恩,可是在此之前,也要威压。

  墨香看着容止,也跟着笑了。

  不管看多少次,容止的心思始终深沉不可度测,每次他以为触摸到他的心思时,却意外的发现,所触摸到的,不过是一个假象。

  永远不要与这个人为敌。

  从两年前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相谈,他便决定跟随容止。

  永不背叛。

  永不后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