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尽人事而已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433 2008.05.29 22:41

    三人之中,楚玉是坐在最靠马车门口的,因而要下车的话,也是她先下,此时容止和天如镜都朝她投来了目光,很自然的等着她先下车,他们才好通过。

  楚玉却是很想叫车子绕着皇宫再慢慢转两圈,好让这两个人有时间说更多的话,然而外面越捷飞也在催促:“公主,已经到了。”虽然有一个容止在车上,越捷飞还是不放心让天如镜和楚玉在密闭空间内共处。

  无奈的低叹一声,楚玉弓腰下了车,不多停留,便领着三人进入皇宫,原本越捷飞和容止没有应召,也不似天如镜有特权,是不应进入皇宫的,以前楚玉入宫与刘子业,越捷飞也是在外候着,但是此时情况不同,楚玉便动用自己的权力多带了两人。

  穿过层层宫门,周围的景致由辉煌变作柔婉繁丽,便是已经来到了后宫女子居住的地方。走近王太后居住的永训宫,远远的便听到了些吵闹声,楚玉眉头一皱,直接越过领路的宫人,便飞快的朝那混乱声来源处跑去。

  楚玉提着群摆,在长长的回廊之中奔跑,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什么,只是心中有一个念头,让她快些更快些,回廊上的宫人纷纷看着楚玉,有的想要行礼,挡在了楚玉身前,被她一把推开。

  几乎是飞奔着闯入永训宫,穿过几扇门,绕过精致华美的屏风,在弥漫的浓郁药味里,楚玉喘息未定的,看见了一个垂死的女子,便是这繁丽之中唯一破灭的腐败。

  非常华丽的屋子,非常华丽的床榻,被褥上绣着绚烂的繁花,可是一片繁盛之中,那个苍白的妇人面上写着凄厉的痛意,她披散着头发,双手不住挥舞着,若不是旁边有宫女扶着拦着,她只怕要立即滚下床来:“拿刀来!拿刀来!”

  一名年老医官脸上涨得通红,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妇人喊得声嘶力竭,可是也许是病体虚弱的缘故,这喊声并不能传出太远,周围宫女一片慌乱,不住的劝慰:“太后,别伤了自个身子……”她们也是手忙脚乱,毕竟这床上躺着的是尊贵的太后,谁都不敢太用力气按着她老人家,可是倘若放开,却又怕她伤着自己。

  楚玉站在屋子里,停下脚步,方才的焦躁仿佛都散去了,她用陌生的眼光审视着王太后:她身姿削瘦,大约三十多岁的模样,并不似楚玉想象中的那样苍老,此时她的风度仪态荡然无存,只哭泣喊道:“快拿刀子来,我要剖开肚子,看看怎么会生下这样的儿子!”

  她双颊上泛起病态的嫣红,这让她看起来更加憔悴。

  此时有宫女转头让人再传唤别的御医,却发现了楚玉的到来,就要上前见礼,楚玉挥了挥手,快步走到床边,握住王太后一只挥舞的手。

  好瘦。

  所握着的手纤瘦苍白,光滑的皮肤应该是长期保养所致,可是皮肤便是硌人的骨头,所谓的皮包骨也莫过于是。

  楚玉心头有些怜悯,暗道就算是继承山阴公主的身份,替她尽一尽孝道吧,虽然她不确定山阴公主本人是否想要尽这个孝道,但至少她实在不忍心看到一个母亲这样痛苦的死去。

  察觉手猛地被人抓住,王太后转过头来,瞧见楚玉,一怔之后,面容慢慢的由疯狂变得冷静:“是你?”

  楚玉叹口气,曲膝跪在床边,让自己与王太后之间的视线尽量持平,她伸出另一只手,两只手一起包住妇人瘦得只剩下骨头的指掌,心里稍稍别扭了一下,才开口唤道:“母……母后,是我,从前都是女儿不好,没能尽为人子女的孝道,今日女儿才知道后悔,希望母后能原谅。”

  楚玉真诚恳切的望着王太后:“母后,不管我们从前有什么不快,今日都暂且放下,好么?”

  从王太后先前的反应,她拿不准这对母女之间的关系如何,但是不管怎么说,先低头认错总是没问题的。

  楚玉注视着王太后,此时冷静下来的妇人,眉目间终于隐现昔年的高贵风仪,即便是病痛缠mian的憔悴,也不能够完全遮掩,她还这样年轻,却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而这个时候她的儿子竟然连看也不来看一眼。

  心头浮现柔软的怜悯,楚玉面上也浮现丝毫不曾作伪的悲色。

  王太后注视了她片刻,才颤抖着伸出另一只枯柴般的手,轻轻的抚上楚玉的脸颊,嘴角似是想要笑,眼泪却从目中流出:“原来我还有一个女儿……”她艰难的想要坐起来,却被楚玉赶紧按住:“母后,您现在的身子不宜妄动。”

  王太后见到楚玉,虽然来的不是儿子,可是也有些欢喜,可欢喜之余,方才的气力却好像忽然全部失去,就连意识都有些恍惚。

  楚玉见王太后就要虚软的合上双眼,连忙叫道:“母后!”第一口“母后”叫出来后,之后便顺口了许多。

  眼角余光瞥见门口一角雪白的影子,楚玉稍稍偏头,冷然道:“容止,来了就进来吧,我知道你医术高明,替我母后瞧瞧,能不能治好她?”

  容止与天如镜越捷飞二人原本不过是跟着楚玉行来,也不敢擅闯太后寝宫,只有在门口站着,却不料给楚玉瞥见了衣角。

  容止迟了片刻才缓缓的踱入屋内,在楚玉目光的逼视之下,来到太后的床边,只随意的瞥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意思不言而喻,就是没救了,赶紧准备后事吧。

  楚玉冷笑道:“我特意带着你来,可不是为着让你说这话的……”她顿了顿,拉长了声调:“七——叶——雪——芝——”现在唯一能牵动容止心思,大约便是这医治花错的药材了。

  容止无奈的道:“公主,你不能这样强人所难,我也有做不到的事。”太后已经是病入膏肓油尽灯枯,眼下仅余半口的生气,能一直活到现在,已经是心头愤懑意志支撑,即便他有通天的医术,也救不回来。

  楚玉松开太后的手,小心的让她躺好,拉上被子严密的盖上,才转过身望着容止,道:“我要你竭力相救,而不是只是瞧一眼,就对我摇头。”

  容止沉默一会,道:“既然公主这么说,我也只有尽力而为,给我准备药材针具,所有人听我指派,也许能延长些许时候,可是如此也不能完全作保。”

  楚玉也知道这是他能让步的极限,得到这个结果已经满足,便咬了咬牙应下:“如此便好,尽人事听天命,倘若不能挽回,我也不怪罪你。”说完按照容止说的吩咐下去,末了转头望着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王太后,柔声道:“母后,您不是想见那小子么?我这便去把他带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