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暗香缘何绕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228 2008.05.11 19:39

    刘子业扑过来的刹那,楚玉心头大叫来了来了,但是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让他扑。

  被一双手臂牢牢的箍住,楚玉的身体顿时僵硬无比,冷汗直冒。

  不会这么直接就那什么什么吧?

  但是出乎楚玉的意料,刘子业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只是静静的抱着她,脑袋埋在她肩头,一动不动的,好像睡着了一般。

  楚玉心中忐忑,不知他要做什么,却也不敢妄动,也同样安静的等待着。

  先前胡乱想的说辞,这一刻竟然是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约是直到楚玉僵直的身体接近麻木的时候,刘子业才终于出了声:“阿姐,你这么些天不来看我,是不是讨厌我了?”

  楚玉揣摩他的语气,似乎并没有质问或指责的意思,才慢慢的筛选词汇,道:“怎么会?我前些日子身体不好,休养了数日,这两日才稍微好些。”

  “怎么会这样?!”刘子业听了一惊,连忙松开楚玉,仔细的端详她的脸容,好一会儿才忧虑的道:“阿姐你的脸色好生苍白,要多吃补品才行。”

  楚玉心说这纯粹是被你给吓的,再说养生之道可不光是在于吃补品多少,不过她并未多言,只是任由刘子业拉扯着坐到桌案边,刘子业唤来在殿外守着的宦官,口述了他的旨意,赐给长公主大量的珍贵补品和珠宝绸缎。

  楚玉在旁听得头皮发麻:这对姐弟平常的小意思都如此大手笔么?那正式的封赏又会有多少?

  宦官告辞之后,刘子业的手又一次爬上楚玉的腰,身子一歪就躺在她跪坐的双腿上。

  楚玉心中咬牙,暗道这小鬼倒是会躺,不过刘子业的动作似乎并无猥亵,他就只是很安静的躺在楚玉的腿上,随着一呼一吸,时间慢慢流逝,他面上的暴躁戾气逐渐消散,最后竟然变作一片安宁平和。

  他的脸容微微苍白,神情有一种紧绷之后放松的释然,方才的模样与现在相较,简直就宛如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楚玉几乎怀疑在自己一眨眼的功夫,有人把躺在自己腿上的少年皇帝给调了包,现在在她面前的,仅仅是一个面貌相同的人。

  刘子业轻轻的舒一口气,道:“阿姐你今后可要常来看我,你不在,我烦心得很,总想杀人。”

  这句话,让楚玉心头一沉,知道刚才所想不过是错觉,这个神情安宁的少年,依然是那个狠毒残暴的小皇帝。

  楚玉暗道既然知道你想杀人我还常来做什么。虽然从外面看,两人一片姐弟和睦亲融的气氛,可楚玉心中惊惧无以言表:天知道躺她腿上这少年曾杀过多少人?听他的语气,杀个把人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平常,倘若他现在生气了,是不是会下令把她给砍了?

  她面色虽然沉静,心中的警戒却是提到了最高点,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以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过了片刻她又听刘子业慢慢开口,带着点儿疑惑:“对了,阿姐,你今天身上的香气好像有点儿不对,和以前不太一样呢。”

  楚玉愣了愣,想起临行前容止给她的香囊,念头在脑中转了五六个旋儿,她轻声道:“今天出门前恰好沐浴了一番,用了新的香料,所以与往日不太一样了。”那香囊的气味与她初次醒来时屋里的熏香类似,她还没觉察出其中有什么细微不同,这刘子业倒是觉察出来了。

  “哦。”刘子业不再多问,他眯着眼睛,脑袋在楚玉腿上蹭了蹭,像是找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好,“阿姐身上总是这么香呢,每次我头疼,闻到阿姐身上的香气,就好了许多。”

  楚玉随口应着,盯着睡在腿上的少年,目光如临大敌,好似看着可怖的生物。

  传说中,历史上,荒淫暴戾的废帝刘子业,此时竟然像一只收起了利爪的小猫,慵懒的睡在她的腿上。

  午后的阳光温暖和煦,从窗口打进来,打在两人身上,这情形倘若是发生在寻常人家,只怕并不出奇,可是皇室之中,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

  楚玉很是困惑。

  躺了片刻,刘子业又不太老实的翻了个身,眯着眼睛,扯住楚玉袖子拖长声音:“阿姐,你帮我按一下额头吧,我这两年常常头疼,阿姐按着就会很舒服呢。”

  楚玉先是不解,随即明白过来,她伸出手指,轻柔却坚定的按在了刘子业的太阳穴上,缓慢的施加力量揉动,同时,方才的一些疑窦,在心底汇聚起来,也慢慢的浮现出一个令她惊骇的答案。

  告别刘子业离开皇宫时,已经接近黄昏时分,楚玉走近宫门之际停下脚步,从怀里取出容止临行前交给她的香囊,放倒鼻尖下深深的嗅了嗅,慵懒的香气进入肺腑,使整个人都舒展平静起来。

  这香囊,似乎是有安神静气效果的。

  而刘子业,又似乎是有着某种暗疾,时不时头疼,导致平日性情暴戾动辄杀人,也许应该称之为间歇性狂躁症,而山阴公主屋内的熏香长年累月的点着,时日长了,也便沾染到了山阴公主身上,因为这香气能舒缓刘子业的神经,于是刘子业便认为和这个姐姐在一起分外的舒适,各方面都对她宽待不少。

  而自从楚玉成为山阴公主以来,她嫌整日点着熏香气闷,便令人撤去,时日久了身上香气渐渐的淡去,倘若不是今天有容止送来的香囊,只怕根本起不到舒缓少年皇帝神经的作用。只不过直接从香料散发出来的,和人身上沾染的香气毕竟有所不同,才会让刘子业察觉细微异样。

  楚玉仔细回想每一个细节:假如仅仅是香料便能让刘子业的情绪缓和,山阴公主为什么不说,直接把香料提供给刘子业,她也就不必频频进宫了……又或者,她其实是故意不说的?!

  故意隐瞒真相,甚至,连刘子业发病的原因,也是因为她?!

  虽然逐渐转夏,天气渐热,可楚玉还是被生生的又惊出一身冷汗。

  手脚冰冷得好像浸在雪水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