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来路不可溯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299 2008.04.16 11:53

    收回思绪,容止有些涣散的目光,又重新聚集在面前的门上。

  其实这些天来,他心中不是不奇怪的,公主的失常,他比任何人都更深刻真切的看在眼里,只是他的心志沉静坚定,养气功夫极好,没有如柳色等人一般流露出惊疑焦虑之态。

  今日柳色找来,让容止猛然省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全府上下,假如连他都不肯来探究山阴公主发生了什么事,那么就没人敢来第一个以身犯险了。

  容止叹了口气,抬手推开门。

  屋内是黑暗的,冷寂的,没有点灯,甚至也撤去了公主平日偏爱的熏香。

  容止不由得皱眉。

  当外界的光亮伴随着门轴转动的声音,精灵一般投入屋内时,容止听到那宽大的屏风后,传来低低的声音:“谁。”

  那声音分明是熟悉的,却又是陌生的。

  低柔微哑的调子,那是他听过了许多次的,只是没有一次,如现在这般,这般……

  好像来自极为遥远的地方,冷静,坚定,内敛,并且,有着破茧重生的释然。

  一瞬间,容止以为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见到了另外一个人。

  “谁。”也许是因为沉默得太久,屏风后的人等不到回答,又问了一次。

  容止站在门口,伸手推了一下挡在门口的屏风,可是只推开了一小段距离,便没了气力,一道阳光从不算大的开口处洒进来,低头凝视自己修长的手,他轻轻叹了口气:“是我,公主,我是容止。”

  他缓步走向内室,再绕过一道屏风后,便瞧见了公主的卧房,不太意外,却又有些意外的,在床上看见了楚玉。

  虽然已经成婚,并且广纳男宠,但是山阴公主目前还是少女的样貌与年岁,容止入目所见,便是那美丽的少女,身着深衣,乌黑的长发宛如丝缎一般披散着,坐在床边。

  黑暗之中,少女的容颜还是欺骗世人的舒雅温文,可是眼神那么冷静清澈,与容止从前熟悉的迷离浅笑,截然不同。

  同时容止也发现,几日不见,公主清雅的脸颊清减不少,他暗暗疑惑:山阴公主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你。”楚玉看了一眼容止,这少年的风采还是那么的清雅高华,气度还是那么的从容淡泊,与她来到这里第一日所见一般无二。他没有戴巾帽,仅仅将乌墨一般的头发盘结成髻,以一根玳瑁发簪固定。

  但是现在的楚玉,已经不像几日前那么的惊惶,她甚至可以冷静的审视少年,打量他的模样,思量他的身份。

  虽然对于山阴公主的习性有些郁闷,可是楚玉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审美十分不错,假如不知道容止的身份是男宠,她几乎会错以为,这眼神高雅的少年,是哪家显贵士族的孩子。

  “你怎么进来的?”楚玉扬扬眉毛,假如她记得不错,她应该吩咐过,让人在外面挡驾,谁都不见吧?难道守卫给她摸鱼去了?

  容止并未作答,他上前走了两步,就站在楚玉身前三步外,他温柔的道:“公主,你已经好几日没有出屋了,我们都很是担忧……”

  楚玉淡淡接道:“担忧什么?”

  容止笑了笑,宛如月光流水一般的宁静悠闲,他的语调也十分的悠闲安然,甚至有一些随意:“担忧辜负春guang,再过一些日子,到了炎夏,便不那么有趣了。”

  楚玉原以为他会说担忧她身体,却没料到他说这样一番话,惊讶之余也不由得莞尔:“你说得对,时光如水不待我辈,我确实不能一直这么关着自己了。”

  容止眸光微闪,道:“其实容止也十分的奇怪,这些日子公主在房中,想了些什么呢?”

  “想了什么?”楚玉微微抬起脸,从下巴到颈项,构成一条优美的曲线,她霍然轻松的笑了起来,“想了很多,有过去,有现在,告别已经无法挽回的,放弃终生不得见的,接受已经发生的,面对并非梦境的。”身为二十一世纪楚玉,所拥有的一切,都在睁开眼的那瞬间,失去了。

  她的亲人,朋友,熟悉的生活环境,以及她的生命。

  倘若迷路,第一要务便是冷静,不要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冷静的观察周围的环境,做出最有利自己的判断,并果断的采取行动。

  即便穿越了时间与空间,在历史上迷失了道路,也应该是一样的。

  只是这迷路,让她失去的太多了,以至于她花费了足足五天的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思绪。

  仓惶,震惊,痛苦,迷惘,清醒,冷静,抛弃,决断,思索。

  死了,又活了。

  回不去,怎么办?

  正视自己,面对当前。

  一片片将痛得麻木的伤口揭开,让冷静的思维手术刀慢慢切割。

  从不知所措到将思绪整理得调理分明,楚玉的灵魂经过了一次几乎可说是浴火重生般的磨砺考验。这过程不能说是不痛苦,幸而已经过去。

  但尽管已经做好了面对的准备,做了许多的心理建设,但是出于本能的惰性与对周围一切的未知,楚玉始终不愿意推开门走出去。

  直到容止进屋。

  他将门推开,把阳光放进来,也好像推开了她心中紧闭的不愿开启的门扉。

  楚玉站起来。

  她没有穿鞋,赤足披发,走在光滑冰凉的地面上,沁凉的丝丝寒意从脚心窜入身体里,却让楚玉更为清醒与坚定。

  她走到门口,绕过歪斜的插屏,便见好大一片春guang扑面而来,新抽的嫩绿映入眼帘,温柔清澈的日光一下子照亮了心底晦暗的角落,扫净沉闷之气,楚玉只觉得胸口豁然开朗。

  多么美丽的景色!这些天来,她把自己关在了屋内,也把这大好的光景关在了屋外。

  她转过头看向容止,真心实意的说道:“多谢。”透亮的阳光打在她白玉般的清丽脸容上,让她雪白的肌肤看起来好像半透明一般。

  假如不是他闯入,她不知道还要磨蹭多长时间。

  说着谢语的,不是山阴公主刘楚玉,而是千余年之后,穿透那如水的时光,越过不可逾越的障碍,来到此地的另一个楚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