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千金公子萧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154 2008.05.05 18:27

    卿本佳人,后面四个字那青年虽然没说出来,但楚玉甚至不需要劳动脑细胞就能接上:奈何从贼。

  这下子,完全可以肯定了。

  蓝衫青年认识从前的山阴公主,又或者,曾经吃过什么亏之类的。

  望着青年的背影,楚玉有点不怀好意的想:至于他能吃什么亏……在山阴公主面前,还能吃什么亏呢?

  裴述几番都唤不回蓝衫青年后,神情为难的走到楚玉面前,道:“子楚兄,萧兄虽然不近人情,但是也绝非不讲道理,你从前是不是开罪过他?”

  楚玉耸耸肩,无所谓的笑道:“谁知道呢?也许没有,也许有,可我忘记了。”

  见从楚玉这里问不出什么端倪,裴述又去向其他人赔罪,没了操琴的人,诗会便少了一半的风雅,其他人分别过来认识了桓远,详谈片刻后,还是一个个的离去。

  那蓝衫青年虽然好似处在隔绝的空间,可是他对诗会的影响之大,却出乎楚玉的预料,就如同眼前这些人,都很倾慕桓远的文采,可是却好像有什么顾忌一般,不愿深谈,结识之后便告辞。

  一个个陆续的离去,热闹的山顶一下子变得空旷,留下来的不过寥寥几人,王意之慢慢的站起来,又慢悠悠的走到桓远面前,仔细的看了看,微微一笑,才又转向楚玉,笑了声道:“有意思。”

  楚玉扬眉反问:“什么有意思?”

  王意之哈哈一笑:“你若问我,我却问谁?”他忽然转身,大步的朝山下走去。

  最后一个离开的人是裴述,他望着楚玉,犹豫了很久才道:“子楚兄,我也要告辞了。”

  楚玉浅浅一笑:“请自便。”见裴述要走,她想起一件事,问道:“你前次所说的千金公子,我怎么没见着?他是哪位?”

  裴述惊讶的睁大眼睛,片刻后叹息道:“我这方相信你是真的不记得了,那方才因你而走的萧兄,便是千金公子萧别啊。”一边叹着,他告辞离去。

  一旁的越捷飞大大的松了口气,从耳朵里扯出布团:总算解脱了。

  *********************

  微风轻送。

  容止在棋盘上按下决定局势的最后一子,站起来道:“时候差不多了。”

  *********************

  因为撤退匆忙,那些矮几锦垫都没有收走,楚玉让越捷飞把原来自己身边的那张矮几连同上面的点心一起搬到亭中。

  坐在亭子里,她迎着有些急的山风,俯视着都城健康,这城市透着迷乱的繁华之美。

  楚玉有些出神,忽然感觉袖子又被轻轻拉动,不必回头,也知道是流桑,这里的人,也只有他会用这种方式吸引她的注意。

  “咕”的一声从身后传来,楚玉听见这声音,才惊讶的转过头,确定这声音是从流桑肚子里传出来的,她才想起自己一直在吃独食,而其他人什么都没吃。

  她潜意识里认为流桑他们自己饿了会拿吃的,可是却忘了自己的这具身体的身份以及与他们的关系,她不允准,他们不会在她面前妄动。

  笑吟吟的把食盘朝流桑那里推一下,楚玉道:“饿了就自己拿。”虽然语调温和,可是声音里透着一些连她自己都觉察不到的冷寂。

  但流桑却觉察到了,他没有去拿点心,只巴巴的望着楚玉:“公主不开心吗?假如出来不开心,那么我们回去好了。”忽而他又想到,“是不是方才那些人叫你不开心的?”

  楚玉莞尔,她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笑道:“那些人与我有何干系,他们有什么能耐能教我不快?”她微微笑着,眼神辽远,宛如碧蓝如洗的万里长空。

  就算她现在是山阴公主,那又如何?

  旁人的毁誉,与她有什么关系?

  桓远原本立在一旁,听见这话朝楚玉看去,却见那清雅的少女目光坦然,却是他从未见过的高阔。

  楚玉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身子被猛力的一拉,推至一旁,随即在耳边响起的是流桑几乎变了调子的惊叫声:“小心。”

  兵刃相交,发出刺耳的响声。

  楚玉踉跄几步,来到站在角落的桓远身边,她扶着亭边栏杆转过身,却见山上亭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人,身材高大,动作矫健,头戴着斗笠,身上披着蓑衣,也不知是何时潜伏上山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手上都握着一柄长剑。

  来人的身份昭然欲揭,是刺客。

  刺客一共五人,着装统一彼此配合默契,他们有三人缠住越捷飞,两人直接越过他,直扑向亭中的楚玉。

  雪亮的剑锋迫近,空气瞬间变得阴冷而萧杀。

  楚玉眼前一花,却见流桑一个闪身挡在了她面前,迅速拔出袖中短剑,挡住来人。刚才也是流桑将她从亭中央拉开,推到较为偏僻的角落。

  对方见流桑年幼,并未留意,只随意的挥剑,两剑相交,流桑手腕一抖,犀利准确的振臂横斩,竟将那人逼退一步,而那人的同伴上来接下流桑的剑势,才免于见血之灾。

  两名刺客皆感惊讶,彼此对视一眼,挥剑再上,这回却已经不敢轻敌。

  楚玉也十分的惊讶,她原本只当流桑是个什么都不太懂的孩子,可是此时看见他的侧脸,虽然尚年幼稚嫩,却已经散发出坚毅果决的气息。

  可饶是流桑剑术不错,可毕竟经验不足,几个回合下来便露出生涩之处,便给其中一名刺客闯过防线,直扑桓远和楚玉所在的方向。

  *******************

  “什么时候差不多了?”墨香见容止似是心情不错,便随意的问道。

  容止嘴角含笑,眼眸幽深如海:“大约是……刺客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