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世界观颠覆(解禁)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837 2008.08.06 16:24

    手中金簪脱落,锐利的发簪落在地上,好像没入软豆腐中一般,无声无息的插入土壤一小截。

  身体仿佛仰面飘在半空之中,视野瞬间变幻,天如镜霎的从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片辽阔的天空,凝滞在眼眸中的蔚蓝,一刹那间瑰丽到震撼。

  直到身体落在花木从中,过了好一会儿,躺在繁茂草叶上的楚玉才醒悟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身下的枝叶浓密柔软,保护她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蔚蓝的天空中,有一团洁白的云朵,结成眼睛的形状,仿佛天空之眼,与楚玉对视。

  躺着发了一会愣,楚玉才慢吞吞的爬起来:“下手真不客气……”她对天如镜说,可是可是瞧见天如镜现在的模样,话语哑然中止,楚玉陷入了更大的惊愕之中。

  此时的天如镜……

  此时的天如镜,静静的立着,可他的身体之外,却笼着一层透明球形光罩,正好将他整个人包裹住,刚才,好像也是这个把楚玉给硬生生弹开的。

  光罩是很浅的蓝色,好像天空的颜色稀释无数倍,光华之中,天如镜容颜清隽出尘,衣衫拂动飘然若仙,仿佛与尘世隔离。

  那是什么?!

  见此情形,楚玉整个人濒临崩溃。尽管超越了时空,尽管魂魄夺体这么荒谬的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可是本质上,楚玉依然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兼唯物信仰者,把自己来此理解为时空裂缝以及电磁波转移,不相信有什么超自然的存在。

  可是,她一直以来的信念,被眼前的情形彻底打破颠覆了。

  这是什么?

  楚玉几乎是不知所措的,在心中不断自问,她想起了之前所见的宦官对天如镜的狂热崇拜,想起了容止对天如镜的看重,想起了刘子业对天如镜的信服,她甚至想起了,第一次出公主府时,听到大婶拿自己吓唬小孩,与她坏公主并列恐怖的妖法师……

  然后,楚玉联想到了之前天如镜的坦然,他诚实的承认自己根本不会驱鬼,也毫不畏惧她会拿这个来威胁他,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忠直诚恳,宁可背上杀身的罪名也不撒谎,而是他根本有恃无恐。

  不会驱鬼?那又怎么样?只消将这套排场在众人面前一亮,没有人会怀疑他是有道的法师,就连压根不信鬼神的楚玉,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瞪视了天如镜良久,楚玉才慢慢的问道:“原来你真的会法术?刚才说的什么气运,也不是信口开河?”虽然语气之中依然带着强烈的质疑,可是如今楚玉,却是有些想要相信了。

  她就算再怎么坚持唯物论,也没办法自我欺骗说天如镜外面那层光罩其实是光线的折射又或者是她眼睛花了。

  而由于楚玉本身的来历,她也是知道,这个王朝即将倾覆,与天如镜所说的气运衰败,正好不谋而合。

  怀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楚玉伸出手指想要碰一碰那浅蓝色光罩,手才伸出去一半忽然想起可能有危险,便拔出斜插在地上的金簪代替手指,才捡起来又担心金簪不够长,于是从旁边的花木上折了一条约莫两尺长的细枝。

  楚玉随手拨去纸条上的分岔,只留下尾端的两片细小树叶。树枝慢慢的朝前探,天如镜站在原地丝毫不动,任由她尝试。

  在尖端的细软枝叶伸到距离光罩还有大概一尺半距离时,楚玉便感觉到了一股阻力从透过枝上传来,那阻力并不是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而是仿佛陷入了极为浓稠的液体之中,好像那一层的空气极度压缩起来,有一种强大的张力。

  再努力往前探,枝端却是不能寸进,被那浓稠的压力迫得动弹不得。

  楚玉心中猜测这也许就是刚才弹开自己的力量,证实了心中的想法,她弃去树枝不再尝试,而天如镜也在此时撤去光罩,细枝失去依托的力量,颓然落地。

  轻轻叹息一声,楚玉垂下头,伸手抚上自己的额,只觉得这个动作做起来那么的无力,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苦笑一声道:“我真是少见多怪了,居然被吓成这副难看的模样,让你见笑,实在抱歉。”

  放下手时,楚玉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冷静,不仅恢复了冷静,甚至她清雅的脸容上,对眼前的天如镜,并无多少敬意。

  见楚玉如此,天如镜反而有微微的奇怪,因为凡是见过他和他师父这个模样的人,惊吓之后,几乎无不把他们当作神人来膜拜,如楚玉这般还能坦然直视的,他从没见过。

  这奇怪也是须臾间一纵即逝,天如镜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心止如水。

  楚玉此时又感到了早些日子面对容止的无力感,容止是完全看不透,他的心思比深渊更深,手段关系盘根错节,牵一发唯恐动全身;而天如镜的则是完全相反的,他将一切都摆在你面前,本人完全没有什么目的,纯澈如一汪清水,可是他却拥有不属于这世间的力量,毫无所惧的行走在所谓的凡尘之中。

  楚玉轻声道:“倘若我要做些什么,你会不会阻止?”

  天如镜淡淡道:“不会,你做什么都是枉然。”一个朝代的气运,不是一个人能够左右的,他并不认为楚玉能有多少本事,更过分一些说,他完全没把楚玉放在眼里。

  “很好。”得到答案,楚玉转身便走。

  发生意外状况,策略临时改变,她需要再从头考量。,现在留在这里,已是完全无益。

  她原本以为天如镜只是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能够诱之以利或晓之以理,邀请他合作一起影响小皇帝,可是没料到他竟然真的拥有超出世俗的力量,这令她意识到,天如镜不是她能够用自身权柄全盘掌控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受控制,那么原本的计划就要彻底推翻。

  即便发现了天如镜的非人力量,可楚玉并不为之困扰,天如镜与容止不同,他是那种你不去动他,他也懒得理你的人,最坏的状况也就是不能任意指使他做事,对她目前的主要方向目标并不构成影响。

  他虽然有超然力量,可是并不屑理会她的动作。

  这就很好,她巴不得天如镜轻视她,如此她才能不受阻碍的行事。以天如镜的影响能量,假如出手拦阻,将会对她造成很大的压力。

  目标是什么,想要什么,楚玉心中宛如明镜,清醒而冷静,即便发现天如镜拥有非人力量这样震撼的事,也依旧不会令她迷失方向。

  她要改变自己灭亡的命运,她要减缓这个王朝衰败的脚步,即便被天如镜说是妄想,她也不在乎。

  楚玉离开院子,便去找被她丢下的越捷飞,一同回公主府,两人正面相对时没什么,可当楚玉转过身朝宫外走时,越捷飞却看见楚玉身后,衣裳发上沾着尘土和凌乱的花叶瓣。

  楚玉被天如镜摔开又爬起来时,由于心神太过震撼,忘了打理自己的仪容,后来更是没想起这事,她在宫中行走,每个看见她身后的宫人都很是古怪,可是没人敢到她面前提醒一二,就让楚玉这样一路走过来。

  什么样的状况下,身后会沾上尘土草叶?越捷飞想着想着脸色大变!

  他下定决心,今晚要偷个空跑出来,好好询问天如镜,是否遭到了楚玉毒手。假如……假如……木已成那什么,米已成那什么……他也不能拿公主怎么样……

  师弟,都怪师兄没有保护好你。

  越捷飞悲痛的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