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近亲情反怯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072 2008.05.11 13:05

    终于来了,楚玉心中一沉,随即暗叹了口气。

  山阴公主的弟弟,也就是现在的皇帝陛下,就楚玉所知的历史资料,是个荒淫好色的少年皇帝,并且,好像在亲缘关系之外,与公主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mei。

  楚玉所以一拖再拖,不主动去见刘子业,也就是因为那么一份暧mei,在公主府里,天大地大她最大,只要她不想要,没有人敢强迫她,可是一旦入了宫,她便处在了被动的位置,倘若刘子业对她有某方面的要求,却被她断然拒绝,会不会因此为她招来杀身之祸?

  但不管怎么不情愿,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假如她现在因为害怕就抗命不从,那才是死定了呢。

  见机行事随机应变吧。

  主意打定,楚玉果断的道:“走吧。”

  何戢讶然的望着楚玉:“公主就这样入宫?”眼神还带点儿不可思议。

  楚玉先是一愣,随即想起来自己昨日剪了头发,仅仅及肩,便一直披散着了,这打扮在自家里没人敢说什么,可是她现在要去的地方是皇宫,不能如此仪态不整。

  楚玉回房让幼蓝给自己梳发,只梳了一个简单端正的发髻,头一次上了淡妆,而后换上较为正式的服装,这一准备又是近半个时辰过去。

  在这做准备的当口,楚玉听见屋外有兵刃交戈之声传来,紧接着听见越捷飞的呵斥:“花错,你擅闯公主居所,要做什么?”

  花错嘿的笑了一声,道:“就算我要杀人,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来做,是容止让我来见长公主,有件事物必须交给她。”

  越捷飞马上反应道:“什么事物,我先看看。”

  门外又传来打斗的响动,似是这两人又交起手来,过了片刻楚玉才听见花错嘲弄的声音:“容止给公主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了?倘若这其中放置的是私房话,你也要看不成?”

  楚玉预感假如放任他继续说下去,接下来不知道会有什么狠话吐出来,便起身开门打断他们:“停手。”她先对越捷飞点点头,“不妨事。”随后望向花错:“是什么?”

  花错手腕一转伸出来,在他的掌心上,静静的躺着一只拳头大小的丝囊,里面满满的不知道填装着什么。花错道:“这是容止让我交给你的。”

  楚玉接过,对他展颜一笑。

  花错收回手,抬起眼来,漫不经心的瞥向楚玉,一看之下却不由得一怔。

  他平日里甚少见公主,就算瞧见了,也极少正眼仔细的看她,印象里那少女周身始终带着靡丽的气息,这两日来更是没有整齐模样,可今天乍然近距离的看见盛装的楚玉,她目光清澈而高远,神情坚定却不逼人,一洗胭脂的娇慵,若山间有泉流淌,若林间有风轻柔。

  花错惊讶过后,却是不由得皱了下眉,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楚玉好奇的解开紧缚的缎带,拉开丝囊的袋口,发觉丝囊之中盛装的都是香料,各种切碎的香料混合在一起,散着宁和舒缓的香气。

  楚玉不知道容止这时候送来东西是什么意思,但是想来他也不会做无谓的事,此举必是别有用意的,楚玉想了想,将丝囊的口系好,仔细的放进怀里。

  这回出门是为了入宫,公主府门口已有一架华丽的车舆在等待,两人才坐稳,车驾便开始动了起来。

  楚玉与何戢共乘一车,两人坐在车内,之间隔着大约有一米的距离,但楚玉依然觉得很不自在,神情也随之僵硬起来,何戢很关切的望着她:“公主若是身体不适,不妨现在回府。”

  楚玉淡淡笑道:“我若不入宫,陛下恐怕会怪罪你。”现在才说这废话,不觉得晚了一些么?刚才干什么去了?

  何戢极为诚恳的道:“我就算拼着受陛下责罚,也要也不能罔顾公主的身体啊。”

  楚玉叹了口气,摇摇头,闭上眼睛靠在身后的软垫上,假装闭目养神,不再理会何戢。论起拼演技,她实在不是这位的对手,更何况,就算拼赢了也没什么好处,表面的和睦并不能改变内里的事实,这是双方都心知肚明的。

  公主府距离皇宫还算较近,不一会儿便抵达了目的地,何戢将楚玉送到宫门处,便与她分别,随后楚玉由宦官引领着前去见皇帝。

  在见到刘子业之前,楚玉做过无数种可怕的设想,她的历史知识并不算深厚,可也大概知道,刘子业是一个好色又残暴的少年,这样的少年倘若是普通人,也就为害一下乡里,可偏偏他是皇帝。

  楚玉甚至很认真的考虑过,假如刘子业向她提出某种要求,她是否应该谎称自己好朋友来了,藉此逃过这一次?

  由于先入为主的对刘子业有极坏的印象,楚玉几乎把这个与山阴公主有血肉亲缘的少年想像成一个面目狰狞青面獠牙的怪物,也因为如此,当楚玉看见刘子业时,脑海中的想像与眼前所见是极大的反差。

  楚玉见刘子业是在后宫中一座空闲的大殿里,宽敞的殿内,那个身穿玄色衣袍的少年靠在桌案边,与墨香同样是狭长的眼睛,可这少年的眼睛却闪烁着焦躁的戾气,令他看起来有几分阴狠。那苍白的脸容上写着痛恨的不耐,可尽管这样,他的面貌却是出乎人意料的……俊秀。

  忽略他暴躁的神情,这少年的相貌,竟然是算得上十分端正清俊的。

  少年看见楚玉,双眼一亮,一扫不耐之色的扑过来,将楚玉紧紧的抱住:“阿姐,你有好多天没来看我了!”

  这少年便是当今南朝的帝王,刘子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