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击掌以为誓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223 2008.05.09 18:47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楚玉面上虽然果决坚定,但是心里却不是很有底。她知道自己这是在冒险,她心中想法虽然明确,但是桓远不一定吃她这套,就算吃了这套,也不一定完全信守承诺。

  这种完全依赖于个人信用的事情,倘若选择错了人,后果是一败涂地。

  但是目前眼下,楚玉也没有别的选择,毕竟她目前的接触面还不够广泛,称得上认识甚至比较熟的人不多。

  流桑虽然年纪小有可塑性,可是他对人没有什么防备心,一声声容哥哥叫得那么亲热,改天容止把他卖了,他还说不定反过来帮数钱呢。

  奥斯卡演技的驸马爷更是不可信,设身处地的反思,楚玉觉得何戢比较愿意一刀捅了她。

  柳色墨香二人楚玉也不是没有考量过,不过感觉他们走的都是花瓶路线,能力方面值得商榷,也只有略过不提。

  至于花错,看方才的情形,他明显是与容止站在一条线上的,可以提前出局了。

  于是只剩下桓远。

  他有才华,心思细密,性格之中有刚直隐忍的一面,除了对自己的身份和过去有些放不开外,已经找不出什么别的缺点了。更为重要的是,楚玉昨天才冒着绝大风险救了他的命,虽然当时是下意识的不由自主,可是现在却正好能拿来动之以情,而许诺给他全新的自由人身份,便是诱之以利。

  双管齐下,楚玉自认为已经尽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人事。至于能达到多少效果,今后会有什么变数,却是她无法预计的。

  尽人事而不从天命,如此而已。

  听到楚玉开出的条件后,桓远几乎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想要相信却又忍不住怀疑,还没欣喜自己便暗暗的泼冷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等了一会儿见桓远只是沉着脸色,没其他反应,楚玉站起身来,对他微笑道:“我等你的答复,你好好想想,不急在一时半刻。”

  她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正好背光,脸容埋在阴影里,但是一双眼睛却澄明清澈,蕴藏着冷静坚定的辉光。

  昨日的那一刻,她也是这般模样。

  好似有什么在脑海中陡然炸开,桓远神智一空,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好。”话说出来他又微微有些懊悔,想要收回已是不能。

  楚玉心中雀跃,手掌朝外飞快的伸到桓远面前:“一言为定,击掌为誓。”

  袖子随着动作微微卷动,她纤细的手腕露在外面,桓远注视着这手腕,想起昨天就是这只手拉住了他,即便是在那么危急的关头,也始终没有放开。

  就在楚玉等得有些心焦时,桓远慢慢的抬起手来,掌缘轻轻的贴上她的,两只手慢慢的合在一起。

  楚玉认为自己在冒险的时候,桓远又何尝不是?

  可是所有的猜疑和不安,都被相互贴着的手掌平缓而温柔的压下。

  一言为定,击掌为誓。

  ****************

  步出修远居,楚玉的心已经放下了一半,接着她又折回沐雪园。

  因为她的吩咐,周围人都已散去,绿竹梧桐又重新显现出了风致的幽静,接近院门口时,楚玉瞧见一名侍女双手端着托盘,正慢慢的朝这里走来。

  她上前拦截那侍女,问道:“这是什么?”

  侍女想要跪下,被楚玉阻止,她小心翼翼的偷眼瞧楚玉,确定她神情没有异样,才低声答道:“是给容公子准备的药粥。”

  托盘之中放置着一只瓷盅,楚玉掀开盖子一看,里面盛着的果然是热气腾腾的稠粥,不过粥的颜色却不是大米粒的白色,而是带着些肉色混合褐色,米粥里混着碎肉沫,以及不知是什么切成的白色细丁。

  盖子一揭开,药粥的香气便弥散开来,虽然带着药味,但是并不令人反感,米饭的香气和肉香奇妙的融合起来,令人胃口大开。

  楚玉盖上盖子,便伸出手将托盘顺了过来,道:“你回去吧,这个我来送。”

  似是料不到楚玉会如此,那侍女一脸见了鬼的受惊神情,也没能阻止楚玉把托盘拿走,过了好一会儿,楚玉见她用一种很梦幻的神情行了一礼,接着好像梦游一样,以近乎漂浮的姿态朝原路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发出做梦一般的呢喃:“我一定还没睡醒。”

  与一直维持着震撼表情的越捷飞走到沐雪园门口,楚玉回想起方才那位壮士的前科,微笑着让出一步,以眼神示意越捷飞先行,在前面顶着,假如花错杀过来,她也好有盾牌。

  这时两人听见园内传出声音,楚玉又连忙摇摇头,示意越捷飞且慢。

  那声音是容止的,漫然悠长,有一些虚弱,可是更多的却是惫懒无奈:“我说阿错,你这么守着,也不是办法,总不能让他们一辈子不进来,我一辈子不出去吧?”

  接着便有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你不必多说,倘若不是因为我的伤势不便大肆动武,我定要把那伤你的人刺穿千百个窟窿。”不必分辨,这个声音,自然便是花错了。

  楚玉听见身旁一声轻哼,才升起不妙的预感,但已经阻止不及,越捷飞大步的跨了进去,冷声道:“伤了他的人是我,倘若不是公主阻拦,我会下手更重些,把他给杀了。”

  随后楚玉便听见花错反唇相讥:“我当是谁,原来是手下败将的师弟,真是丢人,没办法与我堂堂正正的较量,却对不能动武的阿止出手,你们一门也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你不是时刻跟随着公主么?她在哪里?”他的声音沙哑低柔,但是说起话来却十分狠毒刻薄,声音不大,但是却好像细细的真,一直扎着人最痛的地方。

  越捷飞这一个冲动,把自己给暴露了,心知没办法继续听墙角,楚玉叹息一声,抬脚跨入门内。

  朝园内林中走了两步,顾不得看越捷飞与越捷飞对着的那条红色人影,楚玉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半躺在青石台上的容止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