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两株能白红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046 2008.05.07 20:21

    真是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楚玉冷笑着想。

  容止却微微一笑,他轻柔的拉过身旁的花枝,靠近轻嗅杏花的芬芳,因为他的动作,有两朵杏花一先一后的从枝头坠落,轻飘飘的落在地面上,楚玉几乎可以听见落花的细碎声音。

  容止低低的道:“公主,你是否还记得,四年前,你带着我来到公主府时,曾对我说过一句话。这句话,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也不会。”

  楚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容止,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道:“你这话,是在问本公主?”

  她自然不是山阴公主,容止的这个问题,她不可能答上来,乱答是不可能的,但是也不能推说自己不记得。

  楚玉想了想,正打算用“都是陈年往事了,你还提起来做什么?”这样的话含糊过去,忽然心头一凛,冷然晒道:“你以为,本公主是什么人,你凭什么用这样的口气来审问本公主?”

  什么都不答是最好的回答,但是这并不代表沉默。

  方才楚玉临时想到一个可能,那便是,根本就没有容止所说的那句话,那不过是一个引她上钩的幌子,不管她怎么样回答,都是致命的错处。

  而容止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楚玉松了口气:“公主不屑回答自然是对的,因为那时候,你什么都没有对我说。”

  果然。

  但是楚玉并没有因此露出得意的神情,反而继续冷笑着瞧容止,因为方才那句话,也有可能是引诱的陷阱,她不能贸然上钩。

  在这个人面前,每一步行动,都要先反复再三思量,真可谓步步惊心。

  楚玉现在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择假装失忆一途,虽然那么做会让她轻松许多,假如露出那么大的痛脚,她指不定怎么被他盯准弱点蒙混得团团转呢。

  至少,现在盯着过去山阴公主的名头,很多人都不敢玩太多花样。

  容止望着楚玉,眼波柔和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吓得楚玉心脏差点罢工:“请公主宽衣。”

  楚玉暗暗压住脆弱的小心脏,面上冷笑一声,继续扮酷:“本公主今日不……”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瞧见容止一只洁白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手指捂上她的嘴唇。

  楚玉睁大眼睛,正要闪避,可是此时容止迫近半步,含笑的脸容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纯挚,可是手上动作却半分不含糊,他另一只手飞快的擒住楚玉的双腕,压过头顶,接着仰面往地面上一倒,再一个翻身,楚玉便被他给压在了身下。

  放手!

  容止的拇指和食指中指扣在楚玉的下颌关节处,虎口则卡在楚玉微张的嘴唇中,他的力气并不算太大,可是手法却巧妙得骇人,不管楚玉怎么拼力挣扎,都只能发出含糊而微弱的唔唔声。

  口被封住,她的双手双脚更是被牢牢的压制着,说来奇怪,楚玉甚至能够感觉到,容止的力量不算大,可是她自己却好像忽然脱力一般,怎么都挣不开。

  她虽然料到容止别有用心,可是却没想到他竟敢就这样直接的对她下手!楚玉徒劳无功之后,只能冀望于越捷飞能听到林子里的异样声音。

  容止笑了,他俯视这楚玉,眼神高深莫测,从容尔雅的道:“公主,不要这么着急,我很疼呢。”

  他在说什么鬼话?

  片刻后,楚玉领悟他这话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说给林外的越捷飞。

  当林中传出好像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后,蹲在杏花林边的越捷飞下意识的站起来,想要进去看看情况,可片刻后容止从容不迫的声音又让他立即释然了,脸上随即浮现相应的古怪神情:公主又在玩某些特殊游戏了。

  因此,他不但没有入林,反而非常识相的非礼勿听,朝相反的方向又挪动几步。

  等了一会儿不见越捷飞闯过来,楚玉知道大约是容止的那句话起了作用,心顿时凉了大半,现在到了这个境况,她反而心中一片清明坦然,毫不畏惧的与容止对视。

  容止微微一笑,俯下身去,嘴唇贴在楚玉的耳边,气息伴着羽毛一般的声音吹拂:“别怕,我知道,你不是公主。既然你不是公主,那么告诉我,真正的公主去了哪里?”

  他就这么笃定?

  楚玉心中叹息一声,知道自己这阵子表现得是有可疑之处,稍微缜密和细心一些的人都会发现,可是就算被发现了,他们也仅仅只是猜想公主转了性子,谁都不似容止这样的胆大,做出最不可思议,可也是最接近事实的判断。

  “我在你的床边发现了正字刻痕,所刻下的笔划,算起来,正好与那日你将我与其他面首赶出房间,直至今日的日子数目相同。”

  楚玉心头一颤:他连这都发现了?那些正字,最初是楚玉彷徨迷惘之中,下意识做的一些安定心神的标记,后来一天一刻已成习惯,却没料到容止连这个小地方都没有忽略掉。

  楚玉望着容止,虽然不说话,可是眼神却讥诮锐利,向容止传递“那又如何”的讯息。

  是,被发现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她自己的床,自己高兴刻着玩儿,又有什么问题?谁能干涉她?

  容止的气息还在她耳边吹着,这一次,那声音是那么的富有诱惑力:“不要害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要你告诉我,你是谁?公主眼下在什么地方?我会保你自由,要知道,我也是身不由己才留在这里的。”

  楚玉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