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不舍弃的人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514 2008.05.06 17:59

    桓远脚下一滑,身子一歪,再一踩空,便已是情知不妙。身体在半空之中,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依凭。

  此时桓远的神智反而一片清明。

  容止容止,你真是算无遗策。

  下落的瞬间,桓远苦笑着想。

  他早就料到了一切,料到刺客,也料到,这刺客是他请来的……甚至的,连刺客不认识他这件事,也一并料到了。

  又或者,这根本就是容止所谋划的。

  这样的算无遗策,已经不能仅仅用可怕来形容。

  桓远心头升起前所未有的萧索。

  不过,这些与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了,此地景致也算秀丽,埋骨于此,未尝不是一件快事。

  他已经觉得疲累。

  假如获得自由的前提是一定要胜过容止的谋算,那么他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假如容止打算用这一局杀死他,那么如他所愿好了。

  也许在这里死去,会获得前所未有的宁静。

  可是耳边风声尚未啸起,桓远手腕上忽然一紧,被人紧紧的拉住,身体顿了一下,悬在崖边。

  是谁救他?

  桓远惊讶的睁开眼,却看见了他这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景象:他一直深深憎恨的人,此时正神情艰难的趴在崖边,抓着他的手腕。

  相较于桓远的震惊,楚玉心中却是一片的无奈:倘若她知道,自己下意识伸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那么她说什么也会管住自己的手的。

  方才前一刻,她瞥见桓远摔向崖边,没有来得及想什么,便下意识的伸手抓了一把。

  但她力量不足,不仅没有拉住桓远,反而被他下坠的力量一起拉了出去,摔在崖边,另一只手扣住崖边的石头,身体紧贴着地面,才没有一下子被拽下去。

  可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多余的气力,把桓远一个过百斤的大男人拉上来了。

  身体有一部分露出崖边,好像隐约有慢慢被往下拖的趋势,楚玉咬着牙齿,觉得自己的手腕好像要被拽断,却不由自主的更用力的握紧了桓远的手腕。

  桓远愣愣的看着楚玉,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

  楚玉看不见身后的情形,只听见打斗声交错在一起,一会近一会远,腿上还不知道被谁踩了一下,不过根据对方踩的力道判断体重,估计大概是流桑。

  所有人里,就他最轻了。

  因为看不见局面,心中逐渐的焦虑起来,山顶上的人还在打斗,局面却在僵持,桓远吊在悬崖外,楚玉为了拉住他趴在崖边,越捷飞以一敌四脱不开身,流桑的剑招虽然慢慢的变得圆融,可一时间却也无法击杀对手,返回来将二人救回安全之地。

  楚玉苦笑一下,她现在是上下不着边进退维谷,没办法把桓远拉上来,可是也不能阻止桓远的体重将自己慢慢的往下拽,虽然这下拽的速度很慢,几乎是以不到一毫米的秒速进行,但是楚玉知道,越是多被拽出去一分,她的生命就越少一分保障。

  在这个局面下,最理性的自保方法应该是立刻松手,松开桓远这个巨大的负担,这样便能轻易的保存自己。

  楚玉不是不知道,可是她做不到。

  这种一点一点慢慢被拉进深渊的感觉很不好受,好像用钝刀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磨,可是不能放手。

  假如事先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她也许会在犹豫间错失救助桓远的机会,又假如她当时失手没抓住,那么事后也不过就是内疚一阵子。

  可是现在她抓住了桓远,她是桓远唯一活下来的希望,楚玉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放手。这个时候放手,与谋杀的距离不算遥远。

  这山虽然不高,可也毕竟是一座山,摔下去,九成九不会活下来。

  生命有多么可贵,来自一千多年后死过一次的楚玉再明白不过,也再尊重不过。

  “公主!放开桓哥哥。你这样太危险了!”打斗中的流桑终于发现楚玉的身体已经朝悬崖外挪动了几寸,却苦于无法脱身,惊恐的大叫出声。

  他这一叫,几名刺客终于醒悟自己搞错了目标,恼羞成怒的他们攻击一下子疯狂起来,越捷飞一时间几乎招架不住。

  桓远听着流桑的声音,胸口已接近麻木,在公主府里,除了兴趣相投的江淹,与他最为亲近的,便是流桑这个可爱的孩子了,可是时日长久,他却忘记了,在流桑心目中,排在第一要位的人,是公主。

  假如是为了公主,那么其他所有人都抛弃掉也没关系。

  他明知道自己不该在乎这个,可是心头还是不可避免的泛起了近乎绝望的哀凉:永远不敌容止,永远不会得到自由,永远都会被亲近的人因为某种理由抛弃掉。

  假如他的一生就是这样,那么这生命还有什么价值呢?

  可是在逐渐空茫的神思中,却忽然闯入了这么一句话,让他猛地清醒过来。

  “不要放手。”

  因为拼尽全身的力量,楚玉涨红了脸,非常艰难的出声:“不要放手。”

  有一名刺客终于获得一线空隙,将长剑朝楚玉掷去,越捷飞中途一拦,却仅仅打偏少许,长剑依旧朝楚玉呼啸而去,却是正正从她的头顶擦过,将发髻削开,长发轻柔的散落下来,遮盖住她的脸容。

  楚玉惊出一身冷汗,此时她抓着桓远手腕的掌心也沁出了汗水,湿滑得得越来越抓不住。

  楚玉咬牙道:“桓远,抓住我,别放手。”

  桓远张大眼睛,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说出这话的楚玉。

  他方才……听到了什么?还是因为太过伤怀而产生的不可能的妄想?

  那人的脸容埋在散发的阴影之中,可是一双眼睛却明亮莹澈,焕发出动人心魄的辉光。

  不要放手,她竟然这么说。

  桓远曾有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人,会拉住他了。

  在这乱世里,命运宛如浮萍一般飘荡,又有谁能分出多余的心思,去理会别人的生死?

  可是为什么在这生死关头,却有一个人,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不顾一切的,在危风猎猎的断崖边,将他紧紧的拉住?

  竟然是她?

  怎会是她?

  容止,你千谋百算,有没有算到这件事?

  楚玉不知道桓远心中汹涌,只继续艰难的道:“不要这么快放弃,坚持住,总会等到机会的。”也许下一刻,流桑和越捷飞就立即大发神威打败刺客了呢?

  即便那希望异常的渺茫,可是在真正绝望之前,无论如何不要放弃。

  话未说完,楚玉便听见身后传来流桑的欢叫声,心中大喜,知道大概是有了转机,她勉力稍稍偏头一看,在眼角的余光之中,瞥见一抹红云,和一片灿烂的剑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