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囚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禽兽啊禽兽

凤囚凰 天衣有风 2288 2008.05.01 11:57

    狂奔!

  暴走!!

  疯了!!!

  楚玉脑海之中一片混乱,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出来逛一次街,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堂堂的南朝首都,治安民风怎么糟糕到了这个地步?!

  一片混乱之中,楚玉脑中飞快的闪过破碎的念头,乱七八糟的撞在一起,砸出得四分五裂,一瞬间又被急迫的焦虑所淹没,在慌乱之中,越捷飞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放开了,转眼间连人都看不到,楚玉也不敢回头去找,只能继续的跑下去。

  身后的脚步声噼里啪啦轰轰隆隆,敲打着楚玉紧绷的神经,这身体毕竟不够强健,跑了一会儿便忍不住开始喘气,楚玉的脚步忍不住慢了下来,可是一听到身后逼近的人潮声音,身体里又凭空的注入一股力量,又跑得快了一些,直到再一次感到力气不支。

  如此反复几次,楚玉终于再也无法从身体里榨出更多的潜力了,拐过一个拐角时,心中一横暗道死就死吧,可是眼前忽然横里闪出一个人,飞快的对楚玉道:“跟我来。”

  他带着楚玉,在复杂交错的小巷中穿梭,不一会儿,便甩开了那些人,楚玉停下脚步激烈喘息,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感觉汗水拼命的往身体外汹涌奔腾。

  其实也不是一片空白,身体极度的负荷之中,楚玉在回想刚才自己的表现,刚才她骤然看到这么多古代人气势汹汹的围过来,一下子慌了神,甚至来不及思考如何才能做出最合适的处置,只直觉的逃跑。

  那人在身旁好像说了什么,楚玉迟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位兄台,你说什么?”她的声线原本就稍偏低沉,剧烈奔跑之下喘息未定,更是掩盖了所有的女性特色。

  救了楚玉的那人,容貌端正,衣衫十分的华丽,显然也是家境不错,他近处瞧着楚玉姣好的容貌,心底暗暗赞叹,对于楚玉刚才没听到他说什么也不以为忤,只又重复了一遍:“在下裴述,阁下是第一回独自出门吧?”

  楚述点点头,诧异的反问:“你怎知道?”

  裴述笑道:“看你刚才的反应就晓得了,你其实不必害怕,那些人没有恶意。”

  楚玉犹自有些惊魂未定,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那还叫没有恶意?”都拿着东西砸人了。假如这叫没恶意,那什么才是有恶意?

  裴述道:“阁下有所不知,其实方才他们只是想要表达对美男子的仰慕,才会群情激动,阁下一逃,反而刺激了他们,导致他们追得更加的疯狂。”

  楚玉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中听到的话:“怎么可能?”这都快赶上二十一世纪的追星了,可她有什么好追的?

  裴述一笑道:“你莫要奇怪,本地风气向来是如此的,其实只要你应对得当,并不会引发sao乱,又或者今后出门时,多带几个护卫,这样便可隔开你的仰慕者。”他见楚玉衣衫精致,风仪华美,想来家世多半不凡,便有心刻意结交,利用对地形的熟悉为她解围。

  听裴述慢慢解说,楚玉才明白,这原来是潘安那时候传下来的风俗,看见美男子出行,大家就那鲜花瓜果丢给他,来表达自己的倾慕之意,她听着便感觉头皮发麻,遥想潘安当年竟然能在那么多瓜果的攻击下保住一条命,也委实不容易。

  古代还有个美男子叫做卫玠,和潘安一样都十分的帅,帅到什么程度呢,就说他往人群中那么一站,仿佛明珠美玉居于瓦砾之中一样。当年他头一次来南京,也就是建康,本地群众听说这个美男子来了,结果人山人海的围观,街道上水泄不通寸步难移,硬是把人家体弱多病的美少年给活活看死了,但是结合今天自己的遭遇,楚玉怀疑那位卫家美男子是被果子鲜花什么的活活砸死的。

  这是一个崇拜美色的时代,尤其是男色。

  这年头当美男子不仅需要外表漂亮,还需要一具灵活矫健的身体。

  楚玉愣了半晌,松了口气笑道:“长见识了。”心道原来不是她看起来太禽兽,而是本地的民众太禽兽,见着个美男子就要扑过来,如此说来,她的变装还不算失败。

  休息一阵,两人挑选僻静的地方走,路上又攀谈一番,楚玉心中透亮,明白自己不过是半桶子水,大多数时候都是倾听,在能明白的地方偶尔插上一两句自己的见解,她含笑沉默的神情翩翩,显得沉稳深沉,兼之见解别有独到之处,令裴述更为心折。

  裴述所谈的,多半是诗文,虽然楚玉对古代韵文的研究不深,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装高明,毕竟她胸中所藏,是积攒了千多年的诗文精粹,见识上就高出不少,因此每每说话时,虽然只寥寥片语,却能恰好说到点子上。

  裴述刻意结纳楚玉,楚玉也想结识一下外面不同的人,有助于自己更了解这个世界,两人越谈越是投机,虽然不知道对方内心是怎么想的,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却已经像是多年好友一般了。

  时间就在交谈中慢慢流过,裴述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办,便向楚玉告别,才走了两步又回过神来,赧然笑道:“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阁下。”

  楚玉微微一笑:“在下喻子楚。”考虑到山阴公主那绝对算不上好的名声,她不便说出自己真正的名字。

  “原来是子楚兄。”裴述笑道:“三日后我将在城外的平顶山举办曲水流觞诗会,子楚兄可否愿意参加?”他见楚玉见解深刻,便想当然的以为她作诗一定不错,又哪里知道楚玉不过是占着时代的优势,直接攥取前人的精粹。

  顿一下,他又好似漫不经心的道:“届时,千金公子也会前来。”虽然表面上像是漫不经心的,可是楚玉能看出来,他话语之中有一种压抑不住的,近乎炫耀的意思,仿佛在说:“大明星也会参加,你要是不来,那太可惜了。”

  虽然裴述被蒙骗了,但是楚玉对自己的水准却是心知肚明,她刚想拒绝,忽然念头一转,便应承下来:“好的,我一定去。”虽然另有目的,但同时的,裴述的言行让她不由得对那位千金公子有些好奇,不知是何等了不起的人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