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武侠世界中的神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抵京

武侠世界中的神医 masq 2081 2020.02.19 18:00

  清晨醒来,花满楼坐在床头的茶几边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杯热茶。

  甜白瓷的精致茶具上用工笔勾勒着粉色芍药,浅浅淡淡,带着几分意犹未尽。

  双手捧着酒盅大的茶盏正要一饮而尽,窗户上传来“笃笃笃”的轻响,像是啄木鸟在啄击树干。

  赶紧放下茶盏,将窗户推拉开,露出一条缝,外面正站着一只白鸽。

  白鸽伸长脖子,正用喙梳理翅膀,见花满楼拉开窗户,并没有动作,而是用豆大的小小圆眼看了他一眼,扭头继续淡定地梳理羽毛。

  花满楼见此,心下暗叹有趣。

  从床头小巧的桌子抽屉里他拿出一把黄澄澄地小米,摊开手心,朝鸽子伸出手掌。

  鸽子果然伸着脖子,往前跳了几步,低头啄小米。

  “看来为五斗米折腰的可不止是人呀。”花满楼轻叹。

  目光扫过鸽子腿上的细小竹管,花满楼猜测这次会送来什么消息。

  白鸽琢完了小米,就眯着眼睛不动弹了。

  花满楼伸手握住它,将竹管取下来,轻轻按压一端开口上的蜡,并从里面抽出一个纸卷。

  重新放开鸽子,看着它跳出窗户,展翅飞翔。

  不一会,便在湛蓝的天空化为黑点,直至不见。

  花满楼收回远望的目光,拿起纸卷,小心地展开,火柴大小的纸卷竟然变为一张书本大小的薄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大的小字。

  “花兄,醒了吗?快来甲板。”

  看完消息,正拧着眉头思考的花满楼耳边传来李真的声音,嗯,很高级的传音入秘。

  呵,花满楼笑了,李兄常说自己医术超一流,功夫三流,这,也太谦虚了吧?

  将纸条引火焚烧,再用内力将灰烬吹出窗口,花满楼这才站起身,穿上外袍,走出船舱,往甲板上走去。

  此时,他神态悠然,面色平和,嘴角浮着一丝微笑,完全看不出刚才还在冥思苦想。

  李真站在船头甲板,手里把玩着铜药囊,遥望北方。

  此时温度已然很低,要不是在船舱里太过憋闷,又有内力作弊,他可真不愿意出来透气。

  见花满楼走了过来,他心情极好地打招呼:“花兄,昨晚睡得可好?”

  花满楼点头:“确实很好。”

  自从昨日听船家说离京不过一两日的行程,今天一早,两人不约而同起了个大早。

  此时,并肩伫立船头甲板北望,眼里满满是对陆地的渴望。

  远处雾蒙蒙的晨曦中一个细长的影子,正随着脚下大船的行进越来越近。

  “那是通州塔吧?”李真不确定地指着那里道。

  “一支塔影认通州,不会错。”花满楼没有犹豫,肯定地说。

  两人同时舒了口气,又相视而笑,满眼心有戚戚,算得上心有灵犀了。

  因旅程接近尾声而心情愉悦的李真忍不住翘起嘴角,甚至哼起了江南的采莲小调: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此时的他并没有改变嗓音,因此这小调娇柔婉转犹如黄莺啼叫,听者似置身藕塘深处,鼻尖尽是荷香,眼前满是碧叶,耳畔还有鸥鹭争鸣。

  “仿佛又回到了盛夏。”花满楼低低地道。

  “唱的好!”有早起的船客听了,大声叫好,无法想象唱曲的是个小个子男人,尤其是他面目平凡,完全配不上一把好嗓子。

  李真冲叫好的拱了拱手,却不再开口。

  花满楼回味着曲调,玩笑道:

  “李兄,你这一手变音真是神乎其神,若我还目盲,定然会搞错,以为唱曲的是位温柔的美丽姑娘。”

  “哈哈哈哈……”李真大笑,透着些许心虚。

  “啊,说到美丽的姑娘,刚收到一条有关林仙儿的最新消息。”

  “哦?”

  “据说林仙儿离开李园带走了一件紧要物事,能让武林中人功夫突破瓶颈,朝廷安邦定国,帮派官宦更上一层楼。”

  李真一听,目瞪口呆,满眼的不可置信。

  “你信?”他问花满楼。

  花满楼失笑:“有大把的人信。林仙儿有大麻烦了。”

  见李真脸色不好,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李兄莫非同林仙儿……”

  情人?他猜测。

  李真摇头:“故人而已。受人之托查清其被拐真相,有仇报仇。”只是没想到被这么利用。

  “花兄可知这消息的源头从何而来?武林中知道的多吗?”

  “霓裳阁。武林较大势力大多知悉。”

  “霓裳阁?武林势力?”

  “哈哈,非也,太平王的产业。”

  “麻烦啊。”李真苦笑,愉悦心情已然消失。

  他似乎看到了不久的将来自己麻烦缠身的样子。

  “林仙儿目前在哪里?”李真好奇地问。

  尽管这一点没人比他还清楚,但他确实对武林中猜测的林仙儿下落好奇。

  花满楼摇头:“没人知道。就连她如何离开李园也无人知晓。”

  李真笑笑。

  就说嘛,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再加上无名宝典的天然隐匿功能,他还真不信有人能找到林仙儿的踪迹。

  随着红日升起,从东方滑到南方,通州港近在咫尺。

  “码头到了,大家赶紧收拾行李,准备下船了!”船工吆喝着道。

  两人并不着急,行李自有花家仆从收拾。

  并肩站在船头,随着船慢慢入港。

  码头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处处是两三层楼高的商船。

  嘈杂声里不时响起南腔北调,但都掩盖不了带着各式乡音的官话。

  大名的凝聚力可管中窥豹。

  “京城不愧为天子脚下,气象万千!”花满楼赞道,双眼闪烁着流光溢彩。

  此前也曾到过京城,但从来没有亲眼看到,听到的完全不能同看到的同日而语。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小个子李真,心里充满庆幸。

  当初李真找上门,他不是不曾犹豫。

  好在,冒险的代价值得,其结果更让他受益匪浅。

  码头上有许多穿着统一灰黑色短打的青壮,他们多在维持秩序,解决旅人的纷争。

  李真静静看了一会,指着他们问花满楼:

  “那是哪个势力?”

  “十二连环坞。”

  “十二连环坞?”

  想不到……想不到处事这么……公正,李真愕然。

  花满楼微笑道:“整个码头都是十二连环坞的地盘,连李燕北也无从干涉。”

  “朝廷呢?”

  “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