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誓言之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通往神的道路

誓言之印 高夏木 648 2020.09.16 20:16

  待希瓦将我拉出空间之后,我们回到了之前我的世界,而我的胸口被那把剑划破的伤痕,化作了一个十字架。

  “这是...”我不解地想寻求答案,本来已经划破我胸膛的利刃,它的刀伤却化作了一个完美的十字架。

  “看来你没有令我失望,魔君大人。”他又用了一个我从没听过的词汇称呼我,我之前一直不明白,他用刀划伤我的目的是什么,此刻,我好像明白了。

  “这个就是魂印吗?”我指着我胸口的十字架说到。

  “没错,魔君大人。之前称呼你索伦森是在下有冒犯。毕竟这是大人通过第一试炼的必要条件,我只能直呼其名。”黎凡特也深深地跟我鞠了一个躬,以示歉意。

  旁边的这一位拿着利剑的人。叫做昔兰尼加,从他两人的言语中,透露了我即将成为神的秘密。

  权能,权能这些我都有了大概的了解,大概就是一种魔法的回路,而他们所信奉的大裂空神,就是权能的最高拥有者。

  昔兰尼加常谈起他的过去,不过黎凡特却说他只是个半调子。什么事情,都还得黎凡特亲自出手。

  昔兰尼加和黎凡特是亲兄弟,但他两人却并不尊敬对方。反正是调侃和嘲讽比较占多,他们这次来引导我的目的就是让我登上王座。

  “好啦,你还要跟他俩废话多久。”希瓦显得有些不耐烦,敲打着镰刀,以示我们听到。

  “希瓦....我的权能是什么?”在跟随她的时候,我不禁的问。

  “您还要您的女儿来教你吗,你真是个不称职的父亲。”面对她的冷嘲热讽,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你们三个....都有魂印吗?”我提出了我一直想了解的一个问题。

  “当然,黎凡特那小子的权能可是比我和希瓦都厉害多了。”昔兰尼加还是一样的嘲讽他,不过这个做哥哥的,说实话也挺称职的。

  他们两人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因为一些原因开始接触魂印。因为与我未来的身份有一些联系,所以前来指导我去完成试炼,登基大时间神。他俩的相貌并不一致,反而说,找不到一点相似的地方,昔兰尼加这个哥哥,更像是一位沧桑的魔法使,更多的是一份成熟和稳重,但本人的亲和力也是写在脸上的,与这种兄长级别的人有交情,反而并不是一件坏事吧。

  黎凡特则是一副习惯一切的嘴脸,自从他假扮调酒师开始接近我时,我就感觉出他的放弃嘴脸,他并不像哥哥一样上进,反而是渴望让一切顺其自然的感觉,这与他的黑发形成了照应,他的眼瞳中没有一丝后悔,反而是充满了,对未来无论任何结果的一丝期待,以及一丝坦然。

  他俩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能力,他们不像希瓦一样,肆无忌惮地使用自己的能力,反而一直藏着。

  “魔君大人,想什么呢,希瓦是因为权能十分强大,才能不断展示,我和黎凡特的那点破能力,即使展示了也没有什么用。”昔兰尼加解释到,他的字里行间也透露了自己十分羡慕希瓦的权能,也代表着自己其实很反感自己的权能。

  “那为什么....你们还选择...刻下魂印?”我更想知道他们引导我的目的,但他俩也只是避而不谈,说是为了我好。

  “那么,你的废话结束了么,父亲大人?”希瓦满脸不耐烦地看着我,恨不得直接把我拖走。

  我与这两兄弟告别后,与希瓦一同前往了第二试炼。但希瓦的神情...却十分的怪异,总是板着脸,却又什么都不告诉我。

  “希瓦......”我迫不及待地想听她的解释。

  “别问,接下来你要经历的东西,会比第一试炼痛苦很多,很多很多。”她只是这样提示我,我本来想继续寻求下面的话,当我发现她眼角泛起的泪光时,像咽了一颗石头,所有的话语都堵在胸口,什么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把我卷入这一切...难道...我这样做...真的是在救她吗...

  “到了第二试炼的世界里,无论别人问起你有什么目的,你都要回答不知道,只要掌握真相,你才能通过第二试炼,明白了吗?”希瓦如是说到。

  说罢,她将我推进虚空之中,我的精神和回忆逐渐交织在一起,在我的脑海中不断涌现、翻滚,折磨着我的精神。

  不止过了多久,我的睁开眼,旁边围观着一群人,他们穿着朴素,像是农民一般的角色。但一位少女,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用遮阳帽半遮着脸,但我不会认错她。

  “希..”我露出心中的喜悦之情,但被她叫停,她用食指抵住嘴唇,想让我不要暴露她的身份。

  这里是一个简陋的村庄,村里的人都很热情好客,在我苏醒后,很热情地招待我,把我当作贵宾一样款待。

  目前为止,我还是不明白这个试炼的目的,以及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我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写在笔记本上,在我记载自己的所见所闻时,一位小男孩敲响了我房间的门,他叫做斯摩亚蒂,是一个渔夫的儿子,看我的异乡人打扮,对我产生了好奇心。

  “哥哥...你见到的村庄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用他渴望的眼睛望向我,充满了童真和好奇。

  “外面啊....”我,一时语塞了。我在这两天经历太多东西了....“外面啊,外面充满了各自各样的人,有为了自己的执念努力的,有为了自己信仰而奋斗的,有沉沦生活而放弃的,有为了家人....而拼尽一切的...”我微笑着,告诉了他这个不完美的故事。

  “好厉害!看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啊!”他的情绪十分激动,而我...只是苦笑着,不想向他传播我的痛苦,“哥哥,如果我长大了,可以出去了,你一定要带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微笑着答应了他,只是不知道....这个诺言能不能兑现罢了...

  “那我俩拉钩,这是我俩之间的誓言哦。”他一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表情,想相信我,又不太敢迈出这一步,估计...他在害怕我食言...因为誓言这个词...它的分量,真的太重太重了。

  但,我不想辜负他的期待,我已经害死了绝望的希瓦,我不想,他再次因我而失望。

  和他挥手道别之后,我用笔记本记下了他的名字。斯摩蒂亚·莫扎里克,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我也没多想,就倒头睡着了。

  当我再次睁眼时,一群村民围在我的身边。

  我笑着问他们:“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但他们....似乎,不认识我。关于我的记忆...在这个世界,被彻底抹除了。没有人记得我,每个招待过我的人,无一例外,这个村庄...一晚上之间,失去了对我的任何记忆。

  我十分慌张地掏出笔记本,反复查看之间的内容....一点也没少,所见所闻,以至于斯摩蒂亚的名字,每一行字都无一例外地没有消失,但一切,都如同蒸发了一下,我和村民们的点点滴滴,都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一切...都回到早晨...那个我刚来过的早晨,没有人记得我的存在,他们只是对我这个异乡人充满了好奇,于是再次款待了我。

  这次,我在河边找到了斯摩亚蒂,我叫住了他。

  “斯摩蒂亚!”我扯着嗓门喊出他拗口的名字,他一脸吃惊地看向我,脸上充满了疑惑和焦虑。

  “你是....”他发问道,他不明白为什么我知道他的名字,他一脸疑惑地看向我。

  “你的爸爸,是一个渔夫吧。”我把他告诉我的东西全都复述了出来,他都只是傻乎乎地点头。

  “那么...哥哥...你究竟...”

  “我是你父亲的朋友,第一次来到这个村庄,请多指教咯。”不想透露实情的我,编造了一段谎言,我也不想提及之前答应过他的誓言...因为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们只不过是我通过试炼的过客...当我再次沉睡,他们就会再次回到原样,回到那个时刻,那时,大家会再次遗忘我的存在,遗忘我的到来,重新认识我,以此循环。

  与斯摩蒂亚道别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开始,感觉到了异样。如果只是清洗记忆的话,我应该可以从非村民的身上...找到留在这个世界的方法,照目前的结果来看,我是可以通过一些办法,来摆脱世界的轮回,比如....在环境上留下痕迹。

  我在桌子上刻上了一个标记,并进入了梦乡。

  当我睁开眼时,确认了希瓦的位置,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和村庄的人处好了关系,不过,这次的他们,显得格外的热情,直到晚上,我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令我惊讶的是,标记...不见了...

  我明白了,这是时间回溯,而不是记忆流失。

  于是,我决定赌上一切,今晚不睡觉了,想看看晚上究竟会发生什么。

  我静坐在桌子上,反复翻阅着笔记本上的内容,但终究一无所获。

  终究...还是坚持不住了...我的眼皮逐渐垂下。

  但,我被一声哀嚎吓醒了。那是我从没有听过的声音,那种声音...是如此的...凄凉,以及...惨淡。

  随后,再次传来了哀嚎声,我破门而出,想一探究竟。

  门外的光景,让我胃里的胃液开始迅速反应,吐了出来。外面,早已经是尸海。门口的血迹已经遍地都是了。村里的人....无一幸免。

  “喂!还有活着的人吗!”我大喊着,门外略微闪过的灯光让气氛更加渗人。每个人的死状都很凄惨。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倒在了我的面前。

  “希瓦!”我确认着这个唯一和我在现实有着联系的少女,但她迟迟不回应我。难道...她已经...

  “希瓦!”我大叫着,四处奔走,寻找她的足迹,寻找她的身影。

  难道...难道..这种感觉..又来了...又是那种...失去她的痛苦...

  “希瓦!听到回应一声!”我找遍了整个村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湖底,我始终没有见到希瓦的身影。

  也许..还有..一个人..我相信,他还活着。

  “斯摩亚蒂!”我向与他父亲的住所狂奔,拜托了....千万不要有什么差错啊....

  当我来到小屋时...我始终...慢了一步。

  一位身披战甲,手拿法杖的怪异之人,用右手的小刀划开了斯摩亚蒂的内脏,他的父亲倒在一旁,已经尸首分离。

  “哥哥.....抱歉..没有..招待好你。”斯摩亚蒂捂着被切开的腹部,带着笑容,逝去。

  这位身披盔甲的人,转头看向我。

  只是被他的眼神盯一下,我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喂,快走,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他开口说话了。

  “诶?”他的面具下透露出诡异的光辉,造成村庄悲剧的人,就是他。

  “这里的人无一幸免,你也想尝试一下吗?看你的打扮像异乡人,我没有理由杀一个异乡人,快滚!”他朝我大喊,示意让我走。

  可我...面对无力的自己...真的,想逃避这一切吗?我不是来拯救家人的吗?如果连这种人都打不过...我又能拯救谁!

  我咬牙,拿起一旁房屋上的斧头,准备像他宣战。

  “哦?这个架势,是要向我宣战吗?”他笑出声来,“看你的体格,我连三分钟都不要就能杀死你。”

  “即使我打不过你...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斯摩蒂亚被你折磨。”

  “你觉得我会拿一个小孩子问罪么?”他望向我,露出自己失望的眼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