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命运对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参与

命运对局 敲钟的奶牛 2020 2019.10.19 21:04

  甚至还有一些瞪着发红的双眼,举起凳子就到处乱砸的。

  只可惜这样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太久,闹事的很快就被命运赌场本身的保卫人员清理掉了,其他人就算心里有些情绪也不敢表达出来。

  “休息一小时,然后我们开始进行下一场赌局,有想要下注的人请到前台领取号码牌。”台上的男人眼神冰冷的四处扫视,被其对视的人都不自觉的心里一寒,然后低下头去。

  陈无风犹豫了一会,也到前台领了一个号码牌,他打算亲自下注来确定一下胡三的想法,他心里也是觉得胡三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反正只要不冲动一次性梭哈掉,应该没问题。

  空闲下来的时候,陈无风坐着电梯在整栋大楼里逛了逛,这栋大楼一共17楼,17楼是个露天酒吧,很大。

  在露天酒吧里,陈无风看到了很多应该的,不应该的事情,在这里,通用的货币就是命运币,只要你付出足够的命运币,在这里你就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得到任何的东西。

  就像胡三说的,这里只认命运币,不管你是谁,在外界的权势有多大,在这里,大家身份一样,一切用手臂上计数器的数量来说话。

   5层到16层是类似于酒店的房间,用来提供住宿的,住宿和饮食全部免费,前提是你的命运币数量不为0。

  在这里还能活着站着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命运币在身,没有命运币的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就是继续去抵押或者变卖自己拥有的东西。

  要么就是被命运赌场清除出去,当然,有些抵押的是命或者卖身契的,那种可能就只能被命运赌场支配了。

  就比如陈无风这样的,在他把命运币输光之前,没人会来理他,一旦输光,要么去继续抵押,要么就只能等待被收回寿命。

  虽然他自己不是很相信命运赌场有这个能力增加或者减少别人的寿命,但是他也没这个勇气去尝试一下,万一是真的呢?

  当然,也有些自认为聪明的人觉得,抵押之后不去进行对局,只要保证自己口袋里有命运币,那就能一直在这里免费吃住下去。

  然而这样的想法根本经不起推敲,命运赌场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所有抵押和变卖的东西都有一定的期限,如果在期限内没有赎回或者继续进行抵押,那赌场会单方面的将你的命运币清零。

  也不乏有一些真正有实力的人,赢到了足够的命运币,把自己的东西赎回来还有剩余,这样他的确可以在这里永久的呆下去。

  可惜的是,人是有欲望的生物,得到了需要的就想要获得更多,永远不知道满足。

  不然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为什么每年的盈利都在几十个亿以上,就是利用了人的不满足心里,输了想赢回来,赢了想赢得更多。

  一楼大厅进行的是比较低端的对局,也就是命运币在500以下的,二楼和三楼则是提供给那些身上有大量的命运币的人的。

  剩下的四楼应该是整栋大楼最丰富的地方,四楼被分割成无数个场所,有KTV,酒吧,桑拿房,健身房,游泳馆,只要是外界有的一切的休闲场所,在四楼都可以见得到。

  在坦斯立大街,除了没有外界一般的规章制度以外,几乎可以算是一个新的世界。

  “喂,说好了价格的,你现在想反悔?”陈无风刚打算从10楼坐电梯回大厅参加对局,就听到旁边逃生楼梯传来一阵压抑的愤怒声音。

  这声音的主人他再熟悉不过了,李思雨,他高中暗恋的班花!

  “就你还值十个命运币?五个爱要不要,不要就赶紧滚,别耽误我去发财!”

  “啪!!!”

  伴随着男人嘲讽声音的还有一声相当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你!!!”

  “我怎么?难道在这里这么久还不懂这里的规则吗?手里有命运币的就是大爷,你在这里只能当个贱货!懂吗贱货!”

  陈无风的手停在电梯按钮那边没有落下,几乎是这句话出口的同一时间,逃生楼梯的拐角就走出一个满肚子流油的男人,男人边走嘴里还嘟囔着骂些什么,想想不过瘾还转身吐了一口痰在地板上。

  从陈无风面前经过的时候还很轻蔑的看了一眼陈无风,然后拍了拍屁股就坐电梯走人了。

  男人走了之后,楼梯口一直有啜泣声断断续续的传来,陈无风站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脚步很想挪动去看看她,却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人家是堕落了,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关心别人,自己不也一样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看到太阳。

  想离开吧,又觉得自己这样做心里过意不去,异国他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熟人,何况还是自己暗恋的人,没有真正经历过举目无亲的人是不会明白那种他乡遇故知的心情的,很想上去聊聊天,聊聊熟悉的人,熟悉的事,这样心里也会增加一些安全感。

  犹豫了很久,陈无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面巾纸,他靠近楼梯拐角,并没有走进去,只是远远的把纸给丢了进去,然后转身离开。

  他和清楚,现在不是怜悯的时候,帮助人是要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自己都顾不上自己了,再去帮助别人,那就是愚蠢的表现。

  “Everybody,现在开始新一轮的对局,请想要参加的朋友尽快落座,视频将在五分钟后进行播放。”坐电梯到大厅,思绪还没从刚才的场景里飞回来,就听到台上男人的声音。

  陆陆续续的,从大厅的各个角落和各部电梯里都出来了一些人,有的两三人成群,有的自己独行一人,很默契的找位置坐下,坐下之后互相也都不交谈,只是闭上双眼沉默的等待时间来临。

  陈无风找了个中排偏后的位置坐下,他的左边是一个穿着水晶高跟鞋,桃红色长发,一身黑色蕾丝露背装的外国人,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不过保养的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