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命运对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人性的推理

命运对局 敲钟的奶牛 2079 2019.10.16 18:00

  “多少?”

  “10个!”

  自己手头上还有290个命运币,再拿出去十个实际上也不算多,只是这十个命运币能不能换来自己想要的消息。

  陈无风伸出手臂,和胡三手臂上的计数器相互感应了一下,立刻就划过去十个命运币。

  收到命运币的胡三脸上露出了油腻腻的笑容,看的陈无风愣是想甩他两巴掌。

  “东西收到了,就赶紧说。”

  “那是自然,回到刚才的话题,赌人性,那人性从哪里看?肯定要从他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和为人处世的态度来进行判断对吧。”

  “恩。”胡三虽然长相是猥琐点,不过这番话却是说得不错。

  一个人的本性是很难改变的,哪怕平常在外人面前伪装的有多好,也会在一些小细节中不自然的流露出本性的,这不是伪装技巧的高超与否,而是一种习惯。

  之前有这么一则新闻,在20世纪70年代,有个人犯了罪之后逃离老家隐姓埋名,因为当时的科技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许多证据也提取不到,根本抓不到这个人。

  原以为这个人就这么逃脱了制裁,结果在二十年后,一个女人跑去报案,说他老公杀人。

  根据这个线索,逃亡了二十年的罪犯被逮捕归案,而被他老婆举报的原因竟然是半夜偶尔会说梦话,说出了实情。

  埋藏了二十年的秘密,尽管他隐藏得再好也需要一个发泄的方向,而梦话就成为了他的宣泄口,也成为了他结束下半生的关键。

  “所以呢?你发现了什么?不会就想着靠这番话带走我十个命运币吧。”陈无风说道。

  “呜......嘶......”一旁的天命还相当配合的发出吼叫,就等着陈无风一声令下然后就可以扑倒胡三这个猥琐的人类了。

  胡三的话的确没有说完,他也确实是发现了一些东西,不过他一开始的打算就是骗到了陈无风的命运币之后随便糊弄一下就开溜的。

  可是看着眼前这条都快有自己一半高的大狗,胡三的脸色急剧变换,最后还是打消了开溜的念头,实在是这条狗看起来真的能一口咬死自己。

  在这里被一条狗咬死,可没人会帮自己出头,就算有,人都死了,出头顶个屁用。

  “哪能啊,别着急,听我继续说。”胡三说道。

  陈无风只想呵呵,胡三是当刚才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自己没看到还是怎么的,不过既然他愿意接着说,陈无风也不打算拆穿他。

  “整个视频到目前为止我发现三个有关于结局的线索。”

  “首先就是场景的第一幕,按照男孩的年龄,在那个时代应该正好是读圣贤书准备考取功名的时候,而男孩却在码头做苦力,这说明家境很贫寒。”

  陈无风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这个东西还需要推理?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

  胡三却是没理会这个眼神,而是继续说道:“接下来就是他的母亲了,第一幕从头到尾出现的只有男孩和他母亲,甚至言语中也没有提起父亲这个词,那我们可以大胆推测一波,男孩的父亲已经死了或者是了无音讯,而能够让男孩和母亲都默契的不提这个人,至少时间不会短,至少也得有几年的时间。”

  “为什么是几年时间?如果男孩的父亲早就死了呢?”陈无风问道。

  “因为茅草屋里没有灵位,古代人这种观念很重的,如果男孩的父亲是死了,那房子里面就会有灵位的存在,既然没有灵位,那男孩的父亲肯定是抛弃他们,如果有人抛弃你们母子会怎么样?”

  “怨恨。”

  “对,怨恨,深深的怨恨,那母亲病重成这个程度,而自己又需要去码头干苦力来支撑这个家,这个怨念就更重了,可整个内容里他们都没有谈及这个人,不说遗忘,至少是埋藏在心底,要做到整个程度,没有几年的时间来沉淀是不可能的。”胡三唾沫横飞的说道。

  不得不承认,这一点陈无风真的没注意到,因为时代的关系,在现在这个社会,结婚离婚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就算单亲家庭也多得很,根本不会有多少人去关心男孩的老爸去哪了。

  “还有呢,光这个能看出男孩的什么人性。”心里接受嘴上还是不承认。

  “你看啊,单亲家庭,这就导致了父亲在男孩心中的地位很低,而母亲的地位就非常高了,更不用说母亲还卧病在床。”胡三接着说道。

  “接下去就是第二幕了,第二幕男孩拿到了很多金子,暂且不说他的金子是从哪里来的,他离开之后来到了一个分岔口,一边是银号,一边是药铺,这里就是最不正常的地方了,你想想,如果你忽然中了几百万的彩票,你第一时间想干嘛?”

  第一时间?

  陈无风最想的就是打电话告诉自己家里人自己中了大奖,然后开始happy起来。

  “告诉家人,告诉朋友,这是一个正常人会第一时间选择去做的事情,可男孩没有,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拿回去母亲一定会拒绝,第一幕就看出来了,母亲实际上是打算放弃治疗让儿子好好活下去的,如果知道有这么大一笔钱,你觉得作为母亲会怎么选择。”胡三一边说着,一边喝着美女侍应送来的红酒。

  “所以你的意思是,男孩没第一时间回家通知母亲,是因为知道母亲会拒绝治疗,所以打算直接买药?”陈无风说道。

  “可是那也不对啊,既然知道母亲会拒绝,那拿到银号里存起来不就顺理成章吗?还少掉了万一母亲同意治疗浪费这笔钱的概率。”陈无风摇摇头,这点说不通。

  “这就又回到了我刚才说的第一幕,时代背景,那是在古代,古代对于名声这种东西看的很重,那么多人都知道男孩得到了这么大一笔钱,母亲又不是立刻就暴毙掉了,街坊四邻难道会不跟男孩的母亲说这件事?”

  “那如果男孩直接选择存到银号里,接下来他面对的就是无穷无尽乡亲们的指责还有母亲的绝望,所以你说的方法压根就不会出现在男孩的身上。”胡三笑呵呵的解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