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一砚墨 1493 2019.06.29 13:43

  打了三天点滴的苏小北,终于降到正常体温。也就代表终于可以摆脱顾岩的夸张式照顾了。可是世事难料,谁知出了院就被安排进顾岩的住所,顾岩自然不会住在项目统一安排的公寓楼里。就这样他们来到一个半山腰上的小别墅。一进门鸟语花香,竹木流水。室内主要以深木色为主,上下两层,院子不大,却有一个小型喷泉,不间断流水,很是别致,深入其中,尽有一种挥毫泼墨的冲动。

  进门,是一个深长的过道。两边是各种风格的画,风格迥异,却莫名和谐。苏小北默默的看着房子里的画,其中一幅苏小北相当熟悉。画上是一个少女穿着火红色的裙子回头的场景,远处是一峡谷,少女的脚下是郁郁葱葱的草地,星星点点的花点缀着,天空正是傍晚时分,红色黄色白色渐变的云彩与天蓝色交融,看起来像一张照片。这是苏小北毕业参加绘画大赛时的获奖作品,苏小北给她取名《炫目》,获得大赛最富创造力奖。是最近一次参赛,当然也是迄今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作品。

  看到画的时候,时光好像能清晰的把人带回到那段时间,在整个大学期间,苏小北埋头画室的时间是最多的,时常是大大的一幅画铺在地板上,苏小北穿着印有海都美院字样的墨绿色束腰围裙,一画就是一整天,到了晚上肩膀酸痛,可那却是苏小北最开心的时光,全力以赴追求梦想的时光。

  “这幅画不是应该在江城展览馆吗?”

  “听说画家本人不想售卖。只能借来观赏观赏了。”

  “你这样合适吗?”

  “合适啊,画家本意不就是授权展览吗?在我这儿也是展览。”

  “无赖。”

  “既然画家本人来了,我们就谈谈价格吧,我想挂到我海都的卧室里。但是展览馆馆长说不能带出江城。”

  “你想买什么画买不到,这幅画对你来说,没什么价值。”

  “为了让这幅画不降身份的跟着我,我还特意在江城安了家。”说着双手抬起,耸了耸肩。

  顾岩今天穿的很休闲,一件乳白色的针织衫,下面是一条卡其色休闲裤,坐在沙发的一角,左腿支撑,右腿耷拉着,看着苏小北的神态满目认真,根本不像在开玩笑。

  苏小北并不理会顾岩的无理取闹,自顾自的问,“那我住哪里?”

  顾岩拉起苏小北的手,把苏小北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画架,画板,还有油墨。书架上,还有各样的绘画图册。一切摆放自然有序,好像时刻准备着投入使用。

  “这是?”苏小北回头看着顾岩,顾岩笑笑。

  “这是为你准备的。”

  “为我?”

  “我看了你很多参赛作品,你很有天赋,可是自从参加工作,你就不再有作品了。为什么?”

  “画画这种烧钱又极难见成效的工作,除了几个天才,别的人不都会成为炮灰吗?”

  “这是你的真心吗?你不该浪费自己的才华的。”顾岩从身后拍拍苏小北的肩膀,而后关上门出去了。

  苏小北环顾四周,发现桌子上是苏小北自学画以来,大大小小的参赛作品图册。翻看每一张都像是要把苏小北拉回那段及其惨淡的时光,苏小北的母亲是一个极其热爱艺术的人,从小就很支持苏小北学画画,苏小北从5岁学画,9岁拜师,13岁考入美院附中。一路上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数都数不清,可是生活不会让你按照自己的既定路线走下去的,很快苏小北怀揣着自己的画家梦走入社会,屡遭碰壁,就在这个时候,苏小北的大学导师找到了自己,对她说,如果想单枪匹马的闯出一番天地,真的很难,所以可以考虑先从助手做起,这原本对苏小北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可是真正开始才知道,所谓助手不过就是代笔,年轻气盛的苏小北一气之下罢工不干了。往事历历在目,有那么一段时间的碌碌无为,苏父是一个极为严格的人,虽然是高级知识分子,却非常钻牛角尖,一直以来从未支持过苏小北的理想,早就摆出一副看好戏的神态,这回终于应了验,苏小北两手空空的回家。苏父反而叹气,“我原以为我的激将法或许能让你咬着牙走的更远些,可是最后还是逃不出这个结局。”苏小北可能此生都无法忘记父亲失望的神态。回忆嘎然而止,此刻的苏小北感觉胸腔已经容不下那么多往事,泪流满面。

  吃过晚饭,顾岩一个人站在客厅的落地大玻璃前,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小北走到顾岩的身后,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顾岩回过神来,低头盯着苏小北的眼睛,问,“谢什么?”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顾岩不可置否的晃了晃脑袋,转过身继续看着窗外。

  苏小北几乎不费力的看到酒架上放了几瓶红酒,苏小北拿起一瓶走了过来,“我可以喝酒吗?”苏小北又用自己怯懦的声音问了一句。

  当然从顾岩的背影就能看出,这句话过后,顾岩在努力的压制自己的脾气。转身准备开溜的苏小北,被顾岩拽回怀里。

  “看来,你什么都可以放弃,但只有酒不行?”

  苏小北的头被顾岩的双手箍着动弹不得,脑子也缺氧起来,几乎不过脑的说了一个,“嗯”。

  顾岩就突然的堆满坏笑,月牙般的嘴唇里轻缓的吐出两个字,“好啊。”

  随后拿了一只酒杯,倒了一杯,苏小北刚要伸手去拿,顾岩就绕过苏小北,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果然好酒。”

  苏小北嘟嘟囔囔,“什么人啊。”

  “你说什么?”

  “我说......”后面的声音混杂着红酒在喉咙里的的声音,发出吐露声。

  一个喝酒几乎不上头的人,此刻脸颊滚烫。来不及反应,顾岩又倾身向前,搂着苏小北的腰,两个人混着红酒的清香,唇齿相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