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一砚墨 2312 2019.06.25 12:42

  顺利拿到婚姻特赦令的乔彬,生活并没有想象中一帆风顺,此刻正垂头丧气的坐在特护病房的门外,特护病房里住着乔彬的母亲,这都归功于乔彬的疯狂行径,导致血压飙升,心脏爆表。

  乔彬最初的计划是,找个没什么背景的姑娘,搞出一阵血雨腥风,最后被悔婚。这一切确实按计划实现了,可是计划之外的事呢,他对苏小北产生了剧情之外的感情,而更不巧的是,他却不得不和苏小北分开,否则他妈妈可能就住在特护病房出不来了。

  以苏小北的个性,原本她是不可能答应这种提议的,但是有种叫命运的东西最喜欢推波助澜了,苏小北本身是一个不太擅长社会交际的人,在公司内部也并不受领导赏识,特别是年近中年的女领导齐曼。作为一个美院毕业的新人,在广告设计界属于跨专业就业,而且是在全海都最大的广告公司,用指甲盖儿都想得到,必定会受到排挤。比如陪客户吃饭这种事情,很自然的就落在了苏小北身上。

  这天酒过三巡,客人已经喝的醉醺醺了,如果苏小北也如预期一般喝的前仰后合,那么事情就简单了很多,可是不巧的是,苏小北无比清醒,她能很清晰的感觉到,一个衣冠禽兽的手臂自然的搭在自己的肩上,此刻如果苏小北甩开了他,那么后果自然是卷铺盖走人了,就在这个时刻,乔彬恰如其分的走了进来,连连道歉,“抱歉各位,我来晚了。实在有事脱不开身。”

  当然,他之所以在饭局的尾声走了进来,和苏小北在里面脱不开关系。

  茶水间这种谈八卦的地方,无论你什么时候路过,都能获得不少咨询。菲菲正端着一杯咖啡,一脸老道的说,“小北这次是完蛋了。”

  “怎么了?”实习生路丹一脸担忧。

  “齐曼带她去陪那个米总了。那米总可不是什么善类。你以后可要站好队,不然少不了这种事的。”

  乔彬走进茶水间,“他们在哪儿?米总”

  菲菲立即站直身体,“怡园,我们接待都在那边。”

  乔彬推开宴会厅的门直接略过齐曼惊恐万分的脸,“小北,你和米总谈的怎么样啊。”说着搂过苏小北的腰,用无比温柔的语气补充道,“这是我女朋友,照顾不周,请多担待。”整个房间突然安静了一秒,齐曼的面部表情僵了,米总此刻更是如履薄冰,想着刚才不合时宜的手臂,瞬间发麻以至于弯曲起来握手都像是安了假肢。

  苏小北第一次感觉到绝对的权势带给自己的优越感,看着齐曼一脸便秘的神情,前所未有的暗爽爬上心头。如果今天乔彬没有出现,基本就可以代表下一次你还是会沦为炮灰。所以苏小北非常理智的选择抱大腿,即便会因为乔彬一炮成名。

  乔彬可以算是一个非常称职的演员了,除了接送上下班之外,鲜花礼物几乎不间断,还有一些出于私心的约会,如果这不是一场有计划的恋爱,那么无论女主角是谁,都一定会沦陷的,可是这是一场赌局。每当苏小北在一场场浪漫中迷失自我之后,都会以最快的速度敲醒自己,告诉自己不要白日做梦。久而久之,苏小北感觉这一场赌局,简直是为了折磨自己而存在。

  “哥,你真的有未婚妻吗?”

  “有啊。”

  “那她为什么还是无动于衷。”

  “你着急谈恋爱吗?”乔彬很诧异的问苏小北。

  苏小北非常识趣的摇摇头,“哥,我还得抱你大腿呢。”

  乔彬瞬间被逗笑了,苏小北这个人有一些难以说清的,特别的东西存在,和她聊天的时候,总是很轻松,而你也会不自觉的被她吸引,这感觉是从前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给他的。

  乔彬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这个女孩大概是在一家酒庄,苏小北认真的给乔彬讲解世界各地酒文化,一边讲一边喝,乔彬被灌的够呛,当然苏小北很自觉的先把自己给灌晕了,随后轻轻把头靠在乔彬的背上,手臂无力的圈在乔彬的腰上,那一刻乔彬酒醒了一半,苏小北呢喃着,“哥,我头晕。”

  乔彬倒吸一口气儿,伸手想解开苏小北的手,苏小北反而搂的更紧了,“别动,头晕。”

  不知过了多久,乔彬感觉自己腿都麻了,伸手拽过苏小北,看着眉头拧在一起的苏小北,笑弯了嘴角。心跳声在有些静谧的酒庄里徜徉游荡。一种欢喜在温柔的灯光里悄然绽放。

  在所有事情爆发的前夕,苏小北陪同乔彬参加了一个大型的慈善晚宴,当晚几乎所有社会名流汇聚一堂,已经陷入爱情的乔彬,给整个事件投了一剂加速剂,乔彬当场宣布将建立北爱慈善基金会,再稳的根基也在那一刻被扳倒,在一片唏嘘声之后,法国文乐董事正式宣布自己的女儿与乔彬解除婚约。猝不及防的成功了,可是困难也接踵而至。

  先是乔氏股票跌停,而后乔彬母亲住院,在进手术室之前,乔彬母亲抓着乔彬的手,大声质问他,“乔彬,你要是想看我活着,就去和那个小贱人分手,立刻马上。”乔彬的母亲顺利的完成了手术,并且度过了危险期。他没有主动提分手,即使在那样的关头。不过他收到了一条信息,内容很短,发件人我的北爱,“哥,祝贺你顺利解除婚约,感谢你这段时间的关照。最后分手快乐!”

  乔彬看完手机上的信息,突然失声啜泣,来往的人都感叹真是母子情深。护士们也都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只有乔彬自己知道,他此刻已经忘记母亲生病的悲痛。舅舅出来看到哭泣的乔彬,拍拍他的肩膀,“男子汉,别哭了,度过危险期了,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发出这则短讯的苏小北,心情也不怎么明朗,以后抱大腿的日子就没有了,说不曾动心都是假的,突然从另一个人的生活中剥离,无论怎样,都是痛苦的。还在萌芽状态的爱情,被分崩离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