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一砚墨 1996 2019.07.05 22:16

  当两个人坐在西餐厅的时候,苏小北被顾岩盯的浑身不自在。

  苏小北学着顾岩一贯有的戏谑风格,调皮的说了一句。“顾总,冒昧的问一句,是我出来的仓促,穿的不合时宜吗?”

  顾岩歪起嘴角,端过苏小北面前的牛排,细细的割了起来。苏小北知道自己此刻一定是满满的星星眼。一个建筑设计师的手,切得肉都纹理分明。看的苏小北,胃口大开。

  一口肉一口酒,吃的好不畅快。顾岩一脸温柔的盯着苏小北的吃相,根本不知道自己嘴里的食物是什么味道。心跳声已经严重影响到灵魂。灵魂已经成为苏小北,手上的酒杯。拿起放下,都在那个人一念之间。

  再一次盯着苏小北出神的顾岩,看到面前的人挥动那只纤细的手,然后耳边传来。“顾总,顾总!”下一秒顾岩颓然倒地。

  连续多日的不眠不休,再加上白天的剧烈运动,顾岩把自己搞垮了。

  这下坏了苏小北,和护士推着顾岩的时候,苏小北感觉自己走路都有点轻飘飘的,踉踉跄跄。一路上,苏小北想起顾岩的种种,忍不住潸然泪下,时力到了的时候,看着苏小北梨花带雨的样子,不知该如何安抚,这个人可是老板的心头肉。这时急匆匆的医生护士,似乎是在给苏小北的眼泪助势,从小声呜咽变成嚎啕大哭。

  在经历了重重检查之后,大夫出来说,目前看来是过劳造成的高烧昏迷,需要住院观察。

  苏小北坐在病床边,看着顾岩面色苍白,眉头微蹙,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紧紧抓起顾岩的手,在心里默念,“你可不要死啊。”

  输液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苏小北抱着顾岩的手眯着了。被苏小北的头压得有些发麻的手,此刻没有知觉了。睁眼看到一个安静的睡眼,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在发光,皮肤白皙,睫毛纤长,娇俏的鼻子,有着眼窝鼻骨有着欧美女孩的轮廓感。伸出另一只手,摸摸女孩的鼻尖。苏小北瞬间惊醒了。

  看到顾岩脸色苍白,被苏小北的动作惊到之后,咳嗽不止。眉毛歉意的拧在一起。

  “顾岩你怎么了,你要死了吗?你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就病这么严重了。”说话的同时摇晃着顾岩的身体,顾岩一个没防住,被晃得头撞到了后面的墙,疼的咧嘴。

  顾岩一脸迷茫的捧起苏小北的脸,看到苏小北一把鼻涕一把泪,挺了一天一夜妆也花了,头发也顺着眼泪贴在脸上,伸手替苏小北摸了摸眼泪。

  “谁告诉你,我要死了。”

  苏小北呜咽着,“现在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一群专家在会诊。我问时力,他也不肯告诉我,只是安慰我别担心。”

  顾岩满脸黑线,实际上顾岩只是突然感冒高烧引发肺炎导致肺水肿。

  得知顾岩没事的时候,苏小北庆幸之余,有一点尴尬,感觉自己鼻涕邋遢的窘态出现在顾岩面前,实在是有点丢脸。可是顾岩却心情很好,有点感谢这个病来的及时。

  苏小北在医院陪了陪顾岩,就被顾岩安抚走了,顾岩担心传染给苏小北,苏小北一步三回头的问顾岩,“你真的没事吗?”顾岩笑的很宠溺,摸摸苏小北的头,说“放心吧,只要你想我回去,我一定回去。”彼时顾岩温柔的像一块海绵,柔软而充盈,冲苏小北挥手的时候,有种一眼万年的错觉。

  顾岩安排了时力送苏小北回去,路上苏小北忍不住问时力。

  “顾总真的没事吗?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可以保密。”说着忍不住拿一根手指放在嘴上。

  一向少言少语,并且不太会笑的时力,从后视镜里看到苏小北比着“嘘”的样子,突然笑出声。

  “是病的很严重,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小北点点头,突然想到时力在开车看不到,就说句,“这样啊。”

  时力没有再说什么,苏小北有点面红耳赤,想来是觉得自己脑洞太大了。苏小北是一个很喜欢直面残酷的人,所谓直面残酷,并不是受虐,只是觉得,把最苦的看了,接下来一切都可以称之为甜了。

  虽然顾岩不准苏小北去看他,可是苏小北还是每天都去看看顾岩,像摸像样的拿起水果刀,给顾岩削苹果,结果把顾岩搞得胆战心惊。最后只好自己把水果削好,放到苏小北手里,然后看着苏小北津津有味的吃,一边吃,嘴巴一边吧嗒吧嗒的说着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每天这个时候,顾岩总觉得自己仿佛在温柔乡里一般,前所未有的安静,祥和,像午后的阳光。

  能打破这种和谐的人,当然是非乔彬莫属了。乔彬出现在病房的时候,苏小北正嚼着一口苹果,看到乔彬,尴尬到不知该把苹果吃掉还是吐掉。苏小北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明明自己和乔彬,没有什么非要向谁负责到底的义务。可是这个心情,难以名状。

  顾岩反而轻松自在,抬眼看了看乔彬,以示问候了。

  苏小北飞快的逃离现场,留下两个揪心张望的人。

  “怎么回事”

  “小病”

  “项目一切顺利,你不用担心。”

  “恩,好。”

  “你们在一起了?”

  “没有。”

  “珍妮的事,她知道吗?”

  “...”

  “你真的觉得她适合吗?”

  “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事情。”顾岩放下手中的书。

  “也许我们两个都不适合和她在一起呢。”

  一片静默,两个人第一次同步感到无力。顾岩握了握刚刚苏小北递给自己的水杯,还是温热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