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关于你给我一个提示好吗 一砚墨 1994 2019.06.25 10:33

  吐过之后,肚子空空的苏小北,趴在床上却彻底睡不着了,等到再次醒来,已经临近中午,房间外一点声音都没有,扒在门上听了很久,最终蹑手蹑脚的走出去,当然此刻顾岩就坐在楼下的沙发上,一件白色中袖T恤,和一条黑色亚麻长裤,两条纤长的腿交叠在一起,靠着沙发看一本非常大的扩页书,阳光洒在乳白色的沙发上,和周围的事物形成了一种静谧的感觉。这景象很快被蔡阿姨打破了,她看到苏小北站在二楼的楼梯上,迟疑不动,示意顾岩。

  顾岩扭头看着一脸混乱的苏小北,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问,“你醒了?”

  苏小北点点头,走下楼梯,“昨晚谢谢你了,我喝多了。”

  “你也知道自己喝多了是吧?”苏小北深刻的觉得顾岩的眼神像一记迷魂散,看着自己时候,那么专注又那么深邃,苏小北被盯着有些不自在。

  “快来吃饭吧。我做了醒酒汤,很好用的。”蔡阿姨从餐厅出来对着他们招呼。

  苏小北盯着顾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太好吧,太麻烦了。”

  顾岩并没有很给面子,“呵,难道做了又倒掉?我可不需要醒酒汤。”

  苏小北只好硬着头皮去了,蔡阿姨是个很和善的人,一边收拾一边和苏小北聊天。

  “阿岩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带女孩子回来呢。要是老太太还在,该多高兴啊,她活着的时候就这一个念想。”

  “老太太是说顾岩的祖母吗?”

  “是啊,前段时间刚刚去世了。昨天在悦榕庄举行了国内的告别仪式。”蔡阿姨忍不住摸了一把眼泪。

  “这样啊,我都不知道。”苏小北往客厅看看,心想顾岩一定很难过吧,相依为命的祖母走了,他必定很孤独。

  苏小北想安慰什么,可是又觉得不在自己可以安慰的范畴,就沉默起来。此时顾岩走了进来,坐到苏小北对面,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小北。

  “我看卫生间没有我能用的东西,我就胡乱洗了脸,是不是没洗干净。”

  顾岩石并没有回答苏小北,反问道“昨晚要送你回家的人是谁?”

  “哪个,我不记得了。”

  然后顾岩托着腮接着看苏小北,苏小北觉得自己被盯得发毛了。

  “我猜应该是我们班长吧,钱羽,因为他有发信息问我有没有安全到家。”

  “你们什么关系?”

  “同学关系啊。”

  顾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突然心情很好的样子,拿过苏小北的勺子,自己喝了一口。在苏小北的目瞪口呆下,起身说,“蔡阿姨,汤太淡了吧。”

  “醒酒汤当然要弄淡一点,不然喝完酒的胃口怎么受得了。”

  顾岩又一迈腿坐在苏小北旁边,有些嘲讽的说,“这人是铁胃。”

  苏小北感觉自己如坐针毡,把头埋进碗里。

  这时候门铃响了,顾岩去开门。苏小北赶紧站起来说自己吃饱了,是时候趁机溜掉了。好巧不巧就看到昨天见过的那个美人儿。

  “阿岩,你朋友吗?不介绍一下吗?”那美人的脸上一脸错愕与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岩,反观顾岩则一脸淡定,也不解释什么。这让苏小北觉得气氛有些微妙,“额,我就不打扰了。谢谢顾总。”

  简诗看着苏小北的狼狈逃跑和顾岩脸上赤裸裸的魂不守舍,忍不住八卦起来,冲着苏小北出门的背影扬扬头,“终于开窍了?”

  顾岩并不理会一脸问号的表姐,跟着苏小北出门了。

  “我送你。”

  “你不用送我。人家不是来找你的吗?”苏小北看看雅居的门。

  “她那是回家。”

  苏小北有些惊讶的样子,看起来是误会了什么。

  顾岩很不情愿的解释,“我表姐。”

  表姐最近总是贪恋雅居的彩光,说是有利于光合作用开启创作灵感,所以最近时常在雅居深居简出,简诗是一个妖娆性感的女人,从事室内设计师,在行业里属于佼佼者,身边从来不乏青年才俊,和表弟的吃斋念佛不同,表姐似乎永远没有定性,甚至被圈里暗传她取向不明,表姐倒也不是很在意。顾岩对表姐的私生活一向不过问,只要表姐能担起重任,把设计图弄漂亮,他就什么都可以纵容。最近祖母的逝世对顾岩的打击应该是最大的,从小没能在父母身边长大,和祖母的感情最深,祖母突然离世,顾岩肯定无法接受。看着自己同属一脉的弟弟,近期以来阴晴不定的样子,让人担心。

  晚上回家,顾岩洗完澡在客厅拿毛巾揉着头发,简诗在一旁的瑜伽垫上立起了树式,一边晃晃悠悠,一边飘向顾岩。

  “阿岩,你脸色不太好啊,最近都没有运动吧,明早我们一起去江边跑步吧”

  “姐,你想说什么?”

  简诗瞬间歪倒一边,爬起来坐在顾岩身边,“我看你状态不好,担心你嘛”,简诗推推茶几上的水,“要不要喝点儿?”

  顾岩听到喝点儿,就瞬间弯起嘴角。把简诗都看傻了,还真少见这小子笑呢。

  “说说吧”

  “说什么”

  “白天那姑娘,怎么回事儿,我还没见过你带谁回来过夜呢。”

  “管好你自己,法式奇的案子,你设计的怎么样了,我可是给你夸下海口了,你完不成,我这关你都过不去。”

  “转移话题,姐姐我行走清场多年,什么难搞的类型我没见过,你和我说说,我还能给你出出主意。”

  “你先把难搞的法式奇搞定吧。”

  然后起身,无视简诗一个人自说自话,一夜辗转难眠,凌晨天空刚刚漏出鱼肚白的时候,顾岩就开车来到苏小北的楼下。不知抽了几根烟的之后,发动了车子。

  生活总是给人以蜜糖之后,又使出暴击。让人措手不及,本以为可以安心的追求苏小北的时候,祖母的突然离世,让顾岩的心跌落谷底。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在哪个路口有怎样的泥泞,只有准备好鞋子,卷起裤脚,摒弃那些沉重的东西,轻松的走下去,泥泞总会过去,新的朝阳必定会如期而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