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新虹启示录之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金色的迷雾

新虹启示录之黎明 宛丘的风 6688 2020.09.16 15:12

  桌上摇曳着的星星点点的烛火,就像一个个从神秘的精灵王国里,偷偷地跑到人间来玩耍的那些个小可爱们、小淘气们,用它们那亮着橙色光芒的漂亮身型在晶莹剔透的玻璃材质的杯盏里,极尽温柔地燃起那一阵阵儿轻轻柔柔的律动着的美丽光景。

  那亮闪闪着的光线尽情地在阿福的脸上轻快的上下跳动着,映衬得他那英俊帅气的脸部轮廓线条如同巍峨秀丽的山川一样迷人耀眼!

  阿福那一头略显蓬松柔软的天生浓密卷发,就是带着那么一股子的稍稍有点儿正经又微微夹带着点儿不正经的,就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新贵阶级里那些略微带着点儿俏皮劲儿的绅士范儿!他的头发天生就是栗棕色的,那颜色刚好可以与他那白皙丝滑的肌肤相映成趣!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刚刚好!

  只要稍稍地将那停留在他面部的视线跨过那开阔平坦的额头,一双宛若两条健硕的巨龙沿着微微凸起的眉骨蜿蜒而下的,实在是难得一见的英气范儿实足的眉毛,就那么静静地盘踞在这天圆地方的面部里视野最开阔的位置。他那深邃如墨的大眼睛裹在线条清晰深刻的双眼皮里,宛若嵌在星辰大海中那能够给人内心带来祥和安宁的最闪耀也是最温柔的守护星座。他那浓密的眼睫毛随着那忽闪忽闪的亮晶晶的眼神儿翩翩起舞,随着那一阵阵儿的流光溢彩带来了最为欢快的花蝶们相互追逐嬉戏的淘气劲儿!他那高挺的鼻梁就像一只高高跃起的雄鹰盘踞在雪山之巅,傲视群雄!只见那微微翘起的饱满厚实的鼻头就像一只威严的狮子一样默默地蹲守在最中心的要塞位置!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那张轮廓均匀厚实饱满的漂亮的双唇了!那一双唇微微地透着一丝丝的浅浅的淡粉色,在那质地细腻如羊脂一般,却又被晒得略微有些泛着点儿赤红色的肌肤映衬下,那一双唇就像是夏日池塘中盈盈一水间盛开出来的最娇柔最迷人的一朵红莲!他的双耳紧贴于脑后,厚实的耳珠披上了光线呈现出一种迷人的莹润感,亮亮的也是好看极了!

  上天在对阿福的外形外貌的打造方面是加注了一种特别的厚爱的,甚至是已经到达了接近宠溺的程度!在尽一切可能得赐予了他如此迷人的脸孔,同时还附带着给他添置了宽厚的肩膀,按着黄金分割的比例给他塑造了以迷人匀称的肌肉线条为基础的标准的模特儿身材,另外还加配了修长的手指,以及穿鞋测量足足有112厘米的大长腿!

  在这个能够冒出“颜值即正义”的金句的时尚浪潮中,在这个极其看重一个人的外表外貌身材长相的潮流趋势中,阿福竟然也能够拥有这样一副脸蛋天才般的长相,竟然也能够得到老天爷的厚爱而让他天生就能拥有了这些得天独厚地隶属于外貌层面的雄厚资本!如果是换了别人,或许早就迫不及待地仗着这样一副姣好的漂亮秀丽地容貌去那满是迷人香气的人间花丛里快活的游荡,享受那伴随着美貌而来的恣意挥霍的幸福!但是在阿福的心底里从来就没有认同过对于一个铁骨铮铮的中华好男儿而言,一副天生清秀的相貌到底能够在人生的道路中起到多么举足轻重的分量!?他根本也没办法理解那些跟他一样从娘胎里一出来就生得英俊漂亮的奶油小生们,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可以让他们在这个人世间里,活得如此的折腾、如此的做作!?

  阿福的心里从来都对那些花前月下的纯粹只是小白脸的浪漫完全是提不起半点儿的兴趣的。他从小就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在的潮流趋势一股脑儿地仅仅只是极其炙热地,局限于那些矗立于忘川河畔,两两相望的朝朝暮暮里呢!?

  阿福心里常常想到的只是在那朗朗乾坤,日月辉映之间,长达数千年的历史烟尘里,那些可歌可泣的荡气回肠的,那些倾尽毕生的心血所开创出来的光芒万丈的丰功伟绩早就到达了值得让后世万代为之树碑立传的程度!放眼眺望在那极其漫长的历史烟波里,最感天动地的还是那根本就数不尽的随着滚滚长江东逝水直奔最最波涛汹涌最最宽广的大海而去的,古往今来流不尽的一代又一代的英雄血!英雄泪!

  “快看!精彩的表演开始啦!”阿珍轻快的喊了一声。

  阿福顺着阿珍手指的方向,他看到一个头上倒扣着一顶黑色棒球帽的中等身材的男人,用一种特别直挺挺的姿势端坐在餐厅中央那个小小的不足五米见方的演出台子上。远远的望过去,只见那个男人头上重重地顶着的那款棒球帽上面,还挂着一个15公分左右的灰色的小小的摄像头。那个摄像头就那么直直的正对着他左肩上的那把略微显得有那么点儿老旧的小提琴,那上面的四根琴弦被那个摄像头拍得清清楚楚的。

  随着那男人身旁的音箱里快活地奔跑出一阵阵儿交响乐团的伴奏曲调,他开始惬意地扯动起紧握在他右手里的那根弓子。只见那弓子在小提琴的琴弦上轻快的急速的飞奔起来,像极了草原上那达慕大会里最英勇最壮硕的草原勇士在马背上迎着急风奔驰的飒爽英姿!

  那男人左手的手指就像是上甘岭战役里最最勇敢的,最最大无畏的,只知道直直的往前冲的最最英雄的机枪手,在那早就被弓子拉的不断不断的似乎快要冒出火星子来的四根琴弦上,用极其矫健地身手快速灵活的奔跑着跳跃着匍匐着躲过了无数个潜在的危险。在那些伴随着音乐而起的若有似无的金色迷雾里,突然间就像是释放出了足足有一个银河系那么多的最最璀璨的星辰!伴随着音乐的律动那些繁星点点瞬间又化成一支数量庞大的野蜂战斗群!

  在那金色的音乐织就的轻薄如纱雾般的,能够瞬间死死得揪住人心的,让大家连平日里的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的氛围里。在那间餐厅里落座的所有的客人们他们的眼睛都死死的紧盯着透亮的大屏幕上那个圆圆的亮亮的投影,那上头实时的展现着的就是发生在那把小提琴的琴弦上,从音乐的世界里奔跑出来的最最紧张最最激烈的前方英勇的野蜂敢死队的实时战况!

  随着那一阵阵儿喧嚣的音乐声急速的占领了整个原本略显浪温馨漫的西餐厅,那些原本恣肆松快地散落在音乐所带来的酣畅淋漓的金色迷雾里的客人们,他们那本就平静的脑海里突然之间就像是被一大群一大群透明的型号代码为最最高级最最巨大的轰炸机,猛得撬开了一条深深地裂缝!就那么冷不丁儿的一会会儿的功夫,所有的人就只能在那样一种极其窘迫地特别被动地心境里,迎来了从音乐声里飞奔而出的那一群群极其狂放不羁的,从天而降的扑天盖地的黑压压的密密麻麻的来势汹汹的,实际也只能存活在那不断的变幻着的跳耀的音符的间隔里,也只有在那五线谱上面才能有如此肆无忌惮的极其任性的疯狂的飞舞着的野蜂作战部队!

  它们夹着一阵阵儿的狂妄的嗡嗡作响的嘈杂声,以音乐之名直扑那些听众的内心世界,给他们来了一场最最狂放的最最实实在在的看似又有些狂轰乱炸式的极其猛烈的极其炙热的音乐的洗礼!

  音乐世界里的那一支支极尽凶猛又特别狂野的野战蜂敢死队,它们以一股最炫的最耀眼的巨龙吸水似的姿态,肆无忌惮的掠过人们脑海里那一个又一个坑坑洼洼的高地。它们就像是自带了最高规格的现役火力装备一样,一个个的高高地昂起它们那一身锃黑发亮的铁甲,极尽炫耀般得展示着它们身后那似乎是全宇宙最炫酷最耀眼的刺儿,以一种特别张扬的雄赳赳气昂昂的,类似于壮士力拔山河兮的那股子牛气冲天的范儿,把人们脑海里最后的一丝丝的隐秘之地也彻底得吞噬得干干净净!

  伴随着一阵阵儿音乐声的起伏跌宕,那一对对透明的翅膀在野蜂敢死队员们的脊背上面急速的振动着,就像是马上要煽出最滚烫的火焰似的,只要那么一瞬间,就能让它们带来的那一股急速摩擦过空气所引起的热气流,如洪水一般咆哮着怒吼着朝着人们心底里最深的角落狂妄得奔袭而去!

  在音乐里它们时而混合成一团,化做一只只狠狠的拳头冲着远方打出一击击拥有着最强爆发力的冲击波!就是那种带着一份儿强烈的炫耀般的极具炫酷感的宇宙无敌超级帅气的流星拳!它们时而以无数层相互叠加的方式,不断的飞速的交换着层与层的位置,就像是最炫酷的现代歼击机一样,以一种最轻巧地姿势绕着同向飞行的所要追击的目标,做着360度的快速的大旋转,随后又以超光速来了一个极限的俯冲,轻巧地绕着自身层面所在的轴心做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小的360度的沿着小型锥面体的旋转动作。

  伴随着那一阵阵儿从人们的头顶上面呼啸而过的小提琴声加着交响乐伴奏带里的音乐声,所共同燃烧起的那一团团的音乐的火焰,只见那位技巧娴熟的演奏者时而微微得昂起头,闭着双眼用他那浑圆饱满的下巴轻快地数着乐点子的节拍。到了乐章为之动情处,他又会突然亮起一个极具魅力的笑容,冲着台下的观众们抛出一个最俏皮可爱的媚眼儿!在那一片用最波澜壮阔的音乐声所织就而起的金色迷雾里,他那合着音乐节拍翩然起舞的闪着金色微光的几缕发丝悠扬灵动的跳耀着,那副活灵活现的模样像极了一位性格极其开朗的乐队总指挥!只见它自信满满的扬起手中沉甸甸的音乐指挥棒,让那些乘着音乐的金色光芒,自由的驰骋在人们心间的时时飞舞着的,最最透明的,最最英勇的,那么一支音乐里的野蜂敢死队去勾勒出最宏伟最壮阔的由音乐所带来的绝美的视听盛宴!

  随着那位小提琴演奏者的一曲作罢,舞台下面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时不时的还伴随着起起落落参差不齐的嘹亮的口哨声儿!整个餐厅里就像是燃起了一团团最最热烈的火焰,把那些由音乐带来的金色迷雾在人们的心底里燃烧得更加的光芒万丈!

  只见那位小提琴手用右手拿下倒扣在他头上的那顶黑色的棒球帽,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小提琴,向着台下的观众们深深地鞠了一躬。同时在他宽大的脸盘上洋溢出的那个最最炙热最最灿烂的笑容是那么的极富感染力!那个暖心的笑容就像是拥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就像是可以瞬间让唐古拉山脉的冰川全部融化,汇聚成暖暖的涓涓细流直直地朝着人们心底里最柔软的最细腻的地方飞奔而去!

  “阿发!阿发!”阿珍一边用一种特别夸张的大幅度的动作去挥舞着她纤细的手臂,一边用一种极其清浅的声音冲着演出台上的那位小提琴手轻轻的呼唤着。

  只见那个小提琴手捋了捋那一头飘逸的金发,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黑色的皮筋儿,一会儿的功夫就迅速整齐的规制出了一个油光发亮的端庄模样!只留着那一束深埋在他脑后的略显慵懒气质的大麻花似的发髻还在那儿堂而皇之地随意地打着大大的哈切儿似乎的,也就是用那么样得意地一种姿态,去热烈地炫耀着它的主人阿发的这一份与生俱来的,只有大艺术家们才会拥有的能够颠倒众生的洪荒之力!

  那位小提琴手再三的向热情的观众们表达感谢之后,随即就沿着他右手边贴着墙壁的过道急急忙忙的快步走到阿珍落座的那一桌,他轻巧地拉开椅背,一屁股重重的坐了下来!

  “阿珍啊!阿珍!早就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来这儿看我的演出,你就行行好,你就帮帮忙,请你不要叫我阿发!请叫我的英文名David!你这丫头成天顶着的那颗榆木疙瘩的脑袋里到底塞了些什么啊?!你怎么就是总也记不住呢!?拜托拜托!请你记住了!我叫David!”阿发用压得低低的声线吐出了一连串夹杂着一触即发快要瞬间喷涌而出的怒火冲着阿珍就是一顿的抱怨!

  阿发突然转过头轻快的扫了一眼阿福,他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极其的惊讶,就像是被一股莫名其妙地力量,狠狠得踹到了神秘的外太空!阿发一下子特别安静地愣愣地盯着阿福的脸死死的贪看着!

  “噢噢!介绍一下,这位是阿福!赵德福!是我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就一直跟你说起过的那个一直一直勤勤恳恳地帮我补习功课的阿福哥!哈哈哈。。。”阿珍满脸笑盈盈的不紧不慢的说到。

  “哈哈哈哈。。。你好啊!阿福!哈哈哈哈。。。”阿发脸上就像跃上了一只极其滑稽的深褐色的鬼头鬼脑的小蜥蜴一样,在他的五官间呲溜一样的滑过,瞬间在他脸上扭过了好几组不同的略带诡异的又有那么一丢丢的轻佻的肌肉抖动,随后阿发又稳稳得强装着镇定,强装着特别自在的模样儿!他用一种大艺术家所独有的舞台感染力,把他自己刚才那种傻傻愣愣地直直的盯着阿福看的尴尬劲儿给深深的压了下去!

  “怎么?!你们见过吗?”阿珍狐疑的打量着阿发脸上瞬间掠过的那些如同遭到了一只最最神秘的青鸟儿猛烈一击时,所带来的那些细细碎碎的极其丰富的表情变化!

  “没有!!没有见过!!”阿福用一种特别坚定的语气,他火速地抢在阿发之前冲着阿珍喊了一句,“我跟他根本就没见过!怎么可能认识呢!?”

  “哈哈哈哈。。。对对对!没见过!哈哈哈。。。也根本不认识!哈哈哈哈。。。”阿发温柔地抱着他的小提琴,随意地摇晃着他那肥大粗壮的身子,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就像是按动了某个神奇的开关一样,阿福的脸上一刹那间开出了最灿然的火烧云,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红彤彤的模样,就像是被大火肆意焚烧过的草原一样,阿福的脸滚烫滚烫的烧得他自己都不自觉得低下了头。

  “对了!上次你押在我这儿的这枚铂金的戒指,今儿你就拿回去吧!”阿珍一边说着,一边从侧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漂亮精致的小小的红色盒子。她随手轻巧地打开那个小盒子,一枚带着零星半点的小小碎钻的铂金戒指,就像是最神圣最圣洁的神山冈仁波齐一样,拨开层层叠叠的金色迷雾,特别闪闪亮的在众人面前展露出它那份独具魅力的光彩!

  阿发一边嬉皮笑脸的一边猛得凑到阿珍身旁,他紧靠着阿珍只在他俩之间留出了大概十公分左右的距离吧,他把自己的嘴巴完全地凑到阿珍的耳朵跟前,用最细弱的声音浅浅的说到“这枚戒指,就先放在你这儿吧!上次不小心刮到你的车,那份儿修车的钱,我到现在为止还都没能凑够呢!这枚戒指是我身边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值点儿钱的物件了!你就暂时替我先收着吧!等我凑够了钱还给你,到时候你再把它还给我吧!”

  “好吧!那这戒指暂时就存在我这儿吧!”阿珍点点头,又把那个小小的红盒子塞进了自己的小小的牛皮背包里。

  阿福当时那满脸的惊讶是他想死死地遮盖住,但不管怎么努力也是遮盖不住的了!

  他满脑子里各种各样的揣测就像是被成千上万只飞舞的野蜂给狠狠得刺了下去,他的心里闷闷的就像是中了那些野蜂毒刺上的汁液所来的蛊惑一样,一瞬间他整个人一下子就没了刚才的那股神气劲儿,他病病殃殃的,垂头丧气的,一副特别憔悴的模样啊!

  “那你们先用晚餐吧!我还有事儿就先去忙了!”阿发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向餐厅的出口走去。

  阿福那张红彤彤的脸蛋儿,顿时就像是一条永远都不能够翻身的咸鱼一样,他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特别一本正经的闷不吭声地埋着头,在那光滑洁白的餐盘上用锋利的餐刀恶狠狠的切着那块还带着些许血丝的五分熟的菲力牛排。伴随着一阵阵叽叽嘎嘎的响声儿,那块原本略显呆萌的牛排就这样无情的被摧残成了支离破碎的一堆堆的牛肉丝儿。

  “不用切那么细碎吧!”阿珍满脸迷惑地看着阿福,他就像是犯着一股傻劲儿似地跟他自己餐盘里的那块菲力牛排死死的杠上了!

  “切得丝丝碎碎的,好消化啊!”阿福一边继续严肃地忙着手中的活儿,一边头也不抬的回答到。

  “噢噢噢!你自己喜欢就好!”阿珍很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埋头苦干的傻小子继续拿着他餐盘里的那块牛肉在那儿瞎折腾着!

  阿珍很快就吃完了自己餐盘里的糕点,她轻轻地擦了擦嘴,用一只手搭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一副特别百无聊赖的模样。她突然随口感叹到,“阿发,他从小也是一个很钢的主儿!他跟我们年纪相仿,但是他却经历了太多命运的摧残!现在这个时间点儿,他应该是急急忙忙地跑着去看望他家里那位得了老年痴呆症而住进了社区养老院的奶奶!”

  阿福手里叽叽嘎嘎作响的餐具突然停了下来,他抬起头愣愣地看了阿珍一眼,“你跟他真的很熟吗?!连他家里的事儿都这么清清楚楚的?!”

  “那是当然咯!”阿珍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阿发是一个特别讲义气的好哥儿们!如果不是高三那年他家里出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一堆子的破烂事儿,就凭他那个聪明的脑袋瓜,他就算是闭着眼睛也是可以轻松得考上一所本地的普通二本的院校!当年他就是诸事不顺呗!所以他当时高中一毕业,就直接半滚半爬得到社会的大染缸子里去胡乱地混了口饭吃!”

  阿福愣愣地看着阿珍,他好像还在等着听阿珍再多说些关于阿发的事情,突然间他的手机哔哩哔哩的响了起来!

  “阿福!你怎么到现在了还不回来啊!你到底在哪儿呢?!”阿福妈一个河东狮吼的声儿极其震怒似的狠狠地窜了出来!

  “跟阿珍一起在外面吃饭呢!”阿福弱弱的回答到。

  “阿珍?!贾珍?!”

  “嗯嗯嗯,就是贾珍啊!我现在跟她一起在外面吃饭呢!”

  “哈哈哈哈。。。噢噢噢噢。。。知道了!知道了!那你们俩就再多玩一会儿!你不用急着回来啊!没别的事儿了!挂了啊!”

  阿福还想着要跟他阿妈再搭两句别的话,结果他阿妈那一头就那么火急火燎的把这一通电话给挂断了!

  “你阿妈催你回家啦?!噢噢噢噢!那你赶紧吃!等你吃好了,我再开车把你送回去!”

  阿福默默地点点头,他硬着头皮把刚刚被自己一股脑儿的胡乱的摧残成肉渣渣的牛肉丝儿,用一个闪着金光的小勺子,一小口一小口的送到自己的口中慢慢地吞下去!

  不知怎么的,阿福突然觉得时间就像是在那一刻静止了一样,就在那一瞬间他心里安静极了。他用余光偷偷地瞄了瞄自己身旁的阿珍。只见她手里拿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用手指轻快的滑动着屏幕,像是在浏览近期最热闹的娱乐新闻。对于阿珍那点儿偶尔会瞬间爆棚的八卦心思,一直以来阿福心里对此还是很有数的!

  夜幕下,那一团随着音乐而起的金灿灿的迷雾儿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阿福天生自带的那种强烈的自我反省能力始终都是极具艺术感的!当时他就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在他自己内心里最深的某块未知的地方,在那儿升起了一股如同刚刚的音乐所带来的金色的迷雾儿,而与之不同的是那股在他心底里升起的金色的迷雾儿却跟音乐没有半点儿关系!那是一股牵引着他心底里最深处最敏感也是最脆弱的那么一簇神经元里产生出来的最奇妙的生命的律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