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贞观妖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你这凡人太过狡诈

贞观妖录 流铖 2184 2018.12.07 07:21

  黄郎则继续在塔下来回寻查,偶然踩到一物,低头一看,是那本《贞观妖录》,便悄悄将其捡起来藏在怀里。

  “你过来,”墨龊已将周围的树木方位用石子在圆圈中标记好。

  黄郎走近细看,石块周围的小石子呈五面分布,即是说白塔周围的树木分布在白塔五面,正巧对应宫商角徵羽五音。五音中,羽调最高,所以石子最多的当为羽调所表示的方位。黄郎再数底层塔铃数目,恰好与羽调方位上的石子对应。

  当年,江流造白塔,设塔铃,以《镜心辞》为律,布下“散魂曲阵”,十年便可消除卓牛妖魂。佛家散魂曲,共有三曲,分别为金曲、焚曲、溶曲。镜心辞曲便是金曲。佛法繁复,金为流体,木为定理,所以散魂金曲阵,必须以木辅之方可稳定。散魂曲几乎无懈可击,妖物不能动摇根本,但只要消除了辅助之物,散魂曲无法稳定,自会消散。

  墨龊突然伸出了黑漆漆的手指,指着黄郎说道:“你可找到方法?你两次使唤与我,若还是找不到办法,顷刻之间让你尸骨无存。”

  黄郎只懂音律,不通佛法,更何况他只是区区凡人,怎能破解白塔封印。但此时他命在顷刻,抱着拼死一试的心态,指着那些石子说道:“把这些树木都要连根拔起,白塔自会崩塌。”他说出这句话时,脸上十分镇定,使得墨龊不容置疑。但他只是佯装镇定,想在墨龊拔树之时悄然逃走。

  墨龊闻言,也不管真假就闪到树下,施以强力妖毒,将树根都毒化了。他每到一棵树下,树根便升起一股黑烟。他并不觉得这方法有用,但今日日落之时,卓牛妖魂便完全消散,所以他只得将希望放在黄郎身上。

  黄郎先是在白塔下悠哉走动,而目光时不时就会悄悄投向墨龊,直到黑色身影被树荫遮蔽,他便立即动身,迅速往寺院中奔去,但他并未跑出几步,一缕黑烟便从他眼前一晃而过,墨龊已然出现,挡住了黄郎去路。

  “你想跑,”墨龊杀意明显,“你骗我去毁树,想借此机会逃走。”

  不及多说,黄郎只得拼死一战。他蓄起力道,与妖开打,率先出腿,猛地踢向对方肚腹。

  墨龊也不躲闪,挺直了身子,直接挨下这一脚。但他却没料到,区区凡人也有如此强劲的力道,身子竟然直直飞了出去。

  黄郎见攻击有效,立即又是一腿出击,攻其面门。墨龊自然不会再中招,立即化为黑烟,蜿蜒而来,在黄郎背后显出实体,又迅速用乌黑的手爪握住黄郎的脖子。

  寒气遍袭黄郎全身,他已知无处可逃,但他求生之心甚为强烈,立即告饶,“莫要杀我,妖亦有道,你答应绕我性命。”

  “哼!你这凡人太过狡诈,不得不死!”

  黄郎感到绝望,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的是青儿微笑的面容,那笑容是那般开朗,那般美丽,在荷花的映照下,好似芙蓉仙子。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青儿时的模样,那时青儿才十一岁。

  “叮——”

  一阵急促的铃音传来,是塔铃的声音,但已经不是之前那般清脆动听,而是连续不断的叮叮声,就像刺耳的虫鸣。

  “白塔有异,”黄郎立即大声喊道:“休要伤我,白塔打开了。”

  墨龊立即放开黄郎,转身向白塔望去,见无数塔铃晃动不已,显然是封印被破。不及多看,他立刻化成黑烟,环绕在白塔上方,随后白塔晃动,塔顶破开一道口子,黑烟便全部涌了进去。

  黄郎捂着脖子,快速逃跑,来到寺院中,但他刚踏进寺院,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便紧接而至。他在这巨大的压迫中无法动弹,连身子都倒了下去。

  白塔封印已破,一股黑烟牵引着一缕白烟缓缓落到寺院中,又立即将白烟引入那包裹着白纹牙兽的布袋中。

  “哈哈,”墨龊尖锐的笑声在寺院中升起,“卓牛,醒来吧!”他的眼睛盯着布包,但那布包纹丝不动。

  “少主,快跑!”黄三的声音从房顶传来。他早就醒了,在黄郎苏醒之前就醒了,但他并未睁开眼睛,等墨龊带走黄郎之后,他才起身将之前就藏在布袋中的匕首取出来,又把牙兽从布袋中拖出,将一个和尚死尸拖进布袋。此时,他紧紧抱着牙兽,明晃晃的匕首就对准了牙兽的猪头。

  “黑衣的畜生,”黄三朝墨龊吼道:“休要伤害我家少主,你看我怀里的是什么?”

  墨龊恼羞成怒,却也无可奈何,连忙打开布袋,见是和尚死尸,立即施法将卓牛妖魂牵引而出。他深怕妖魂消散,便将其吸入体内,用自己的妖力维护妖魂。

  “放开牙兽,我放你俩下山。”

  黄三闻言,将匕首拿得更紧了,又朝黄郎喊道:“少主,你先走,我拖住这妖。”

  黄郎起身,只朝黄三望了一眼,便迅速往院门跑去,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山林中。

  黄三这才对墨龊说道:“你这畜生不可异动,休要再放黑烟害我,我若见你有所异动,立即将匕首刺入这猪头。”

  墨龊自然不会异动。他本想悄悄释放一缕黑毒绕过房顶将黄三毒杀,但现在,他已无法施法。卓牛妖魂离开白塔,已然奄奄一息,又误入和尚死尸,虚弱以致极限,墨龊此时只能用全身妖力来维护妖魂周全。他妖力有限,此刻并不能空出手来对付黄三。

  11

  数百年前,幽龙潭中一颗古老的黑石被白帝捞起,带回芒砀山,以寒夜星光照耀百日,终于破壳而出,化为黑龙。黑龙性残,吞噬白帝,得到无上妖法,返回幽龙潭,网罗南境群妖建成龙地宫,自称“夜王”。夜王势大,又凶狠残忍,南境诸妖莫敢不从,唯有凤凰之女——七彩凤蝶与之分庭抗礼。

  七彩凤蝶,名为凤栖,乃是南境昆类之主。二王并起,争夺妖王之位,相争百年却不见胜负。百年后,夜王终于妥协,奉凤栖为龙地宫之主,而凤栖也答应嫁给夜王。但这只是夜王的阴谋。终于有一日,夜王发难,杀害龙地宫中几乎所有的昆类雄妖,又突施偷袭,将凤栖宫主重伤。凤栖虽然逃走,但她属下一众女妖皆遭磨难。

  “女儿啊,”凤栖宫主仰卧在床榻上,声色温和的对凤蝶说道:“情爱一事,你自可主张,那黄郎确实是痴情之人。可我并非因此而让你留在他身边。”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