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难道笨蛋才是天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举止轻浮

难道笨蛋才是天才 李承天 2055 2019.11.29 18:41

  “我们是九院第二,你们是九院第八,应该礼让一下,庭雪同学,你先出手吧。”

  两人一番准备后,裴磊笑着对金庭雪说道。

  金庭雪不说话,目光一凝,飘然的身影,就已经拳脚齐动,向裴磊攻去。

  她身子娇巧,武服飘飘,一动身,就如仙云舒卷,春水波荡,直是让人目不能移,心中不由自主的就要赞美一声。

  “太美了!”

  裴磊双眼瞪的老大,看着冲过来的金庭雪,直直就叫出了声,全然不管场合是否合适。

  金庭雪不言,身形一近裴磊,便迅猛攻击。

  裴磊轻描淡写的应付,双眼始终不离金庭雪。

  两人实力在一触之间,就已经显露高低。

  裴磊高,金庭雪低。

  纵然金庭雪使出全力,裴磊却只是游刃有余。

  快速斗了几回合,两人连续变换的身形忽然就停住了。

  是金庭雪被裴磊抓住了双手,一时难以得脱。

  “你有男朋友吗?”

  趁此机会,裴磊立刻轻声一问。

  金庭雪不答。

  抬腿就向裴磊下盘踢出。

  “这里可不行。”

  裴磊笑着松开了手,同时身子往后一拉。

  金庭雪立刻长腿变向,由上踢,变前踢,继续踢向裴磊。

  裴磊闪身一躲,双手啪啪两下搭在了金庭雪的长腿上,然后一把握住,眼睛向金庭雪一看,又轻声一句,“我可以让你赢。”

  金庭雪秀眉皱起,依旧不说一字。被裴磊抓住的腿猛地下压,然后借力,柔身翻转,另一条长腿,顿时就如长枪一样,向裴磊重扫而去。

  ……

  此时,白云学院医疗处,重伤疗养室。

  度假的云七和白也者,正在聊天打屁。

  聊天的内容开始是天南海北,古往今来,但慢慢慢慢的就扯到了今天的九院训练赛上。

  云七道:“白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

  白也者道:“什么日子?你终于认我这个老父亲的日子?”

  “滚,老子和你说正事呢!”云七骂了一声,道:“今天是九院训练赛的日子,你个沙雕。”

  “训练赛而已,又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有什么好值得说的。”白也者语气懒散,“距离雪峰论武还是半个月,李承天还躺着,也没啥好期待的。”

  云七道:“期待当然没什么期待了,但你不觉得今年的这次训练赛,白云学院是历年来,情况最不好的一年吗?”

  “这倒是有点特别。反向精彩,前二躺在床上动不了,这训练赛,一定被吊打没跑了。”白也者看了看旁边的李承天和尘一,啧啧感叹。

  云七道:“去年学院倒数第二,今年第一天就要和正数第二的学院打,你知道去年哪个学院第二吗?”

  “你这么问,红云学院这个万年老二没跑了。”白也者一口猜到,“怪不得你忽然问这个,没想到今天是红云学院来与我们学院训练。”

  “我可记得当初,我们和他们红云学院训练的时候,差点没打起来,要不是贱人不想动剑,那次他们红云学院,肯定得有人躺在这。”

  白也者记起来他们那时候的情形,语气忽然变得怨愤起来。

  “他们就是小人得志,好不容易看到我们白云学院,把坐在他们脸上的屁股挪开了,就开始嘚瑟。玛德,当初那事,想想都气。”

  云七苦笑,道:“咱们那次还只是贱人这个沙雕一个人出问题,现在是李承天和尘一两个人,一起出问题,还是训练赛第一天就对上,这次老葛又要哭了。”

  “哭也没办法啊……咱们白云学院最近这些年,确实不怎么行,流年不利,被欺负除了忍着,还能做什么?”白也者感慨万千,“虽然我很想报仇,很想帮老葛,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爱莫能助了。”

  云七嘿嘿一笑,道:“说起来,你也不是心有余力不足,你也可以帮上忙的。”

  白也者撇了云七一眼,看出了云七的想法,道:“你想套路我给学弟学妹兑现玄黄丹?呵呵,这次我也不说别的了,你要是能拿出来五颗,那我就能补上后五颗。”

  “怎么才五颗,上次不是说全班的吗?”云七故作惊疑。

  白也者道:“无所谓啊,只要你能拿一半,我就能拿另一半,怎么样?”

  云七皱了皱眉,想了一下,道:“一半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也不说什么假话,我确实拿不出。五颗还行,到时候就说送朋友了,送礼了,家里也不会太追究。”

  “那你是确定拿五颗?还是就是说说?”白也者追问一句,“要是真拿,那就赶紧,今天虽然赶不上了,但后面还有发挥作用的时间,你要动,我也就动了,你要继续躺,那我也继续躺。”

  “算了算了算了。”云七想到刚偷过中品灵药没多久,再去偷下品灵药,这万一事情败露,想再度假,可就没这么容易了,于是便打起了退堂鼓。

  白也者见状,也不逼迫,随之就也泄了气,躺在床上没动。

  没多大会,就看到疗养处的林院医和医护,匆匆忙忙出去了。

  再然后,向来安静的医疗处就热闹起来了。

  白也者靠着疗养室的门,往外一看,就看到神龙院的学生们,披红挂彩,群情激愤的正在接受林院医和医护人员的检查包扎。

  “不会吧,难道这次真就打起来了?”

  白也者心中疑惑。

  “那个学弟,过来过来,我问你一个问题。”

  疑惑的白也者,向门外的神龙院学生招呼。

  “我?”

  陈清风听到白也者的话,转身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疑问。

  白也者点头,示意他过来。

  “学长,你有什么事?”

  陈清风来到后询问。

  白也者道:“你们这一群人是怎么了?看起来,是和人打架了,是这样吗?”

  “对,就是和人打架了。”陈清风看了看左臂被包扎的绷带,愤怒不消。

  “在哪?和谁?”

  “在咱们神龙院武场,和红云学院的那群沙雕。说起来就气!”

  “怎么会打起来呢?”

  “因为一个叫裴磊的沙雕,趁比试轻薄我们庭雪!玛德,也就是承天不在,不然打不死他!”

  陈清风越说越生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