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凡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鬼门老鬼

凡甲 废纸桥 2252 2020.09.16 17:30

  “鬼修!”梁仲达看着那盘旋在半空中的烟气,皱起了眉头,表情更加难看。

  鬼门修行者,在百门之中,也是异类,甚至有不少修行门派,将鬼修打入旁门左道,与魔门相差不远。

  鬼修者,生前练气,却与常人无异。

  直到死后,一生所练之气息,便都与自身即将散去的魂魄相合。

  从而脱离寻常孤魂野鬼的层次,朝着更加高级的鬼怪行列进化。

  而为了让这种‘进化’变得更加的激烈、明显。

  鬼门之中,分裂出了两个格外‘凶残’的派别。

  一派崇尚‘苦修’,在生前经历各种大悲大喜,甚至刻意蒙受大冤大苦,从而尽可能的刺激自身的灵魄,最后再含恨不甘而死。当苦修的鬼气与冤魂结合,立刻便可进入极为高深的鬼怪境界。

  而另一派则没有这样的信念与坚持,他们将痛苦转嫁给了别人,通过折磨、摧残别人,来获得自身灵魂上的‘试炼’,死后在周身缠绕的怨气帮助下,成为强大的厉鬼。

  这也是鬼门,被许多门派,视为与魔门等同的重要原因。

  而鬼修一旦化为鬼魂,那么他们的魂体,就介于虚实之间,很多来自于纯粹物理上的攻击,都会被免疫。

  此刻,林商这一枪,汇聚了庞大的力量。

  那徘徊如烟的鬼气中,老妪的鬼魂,却没有丝毫的惧怕。

  反而发出刺耳的怪笑声。

  以往的蚁林军战士,针对鬼修,利用的都是军伍征伐,汇聚起来的兵煞。

  兵煞一冲,便是鬼王,也得形神消散。

  而现在,显然这个老妪化作的鬼魂,并不担心这一点。笃定了只剩下独自一人的林商,不可能凝聚兵煞。

  呲!呲!呲!

  林商的长枪,瞬间在半空中刺了三下。

  每一击都搅动了长风,撕裂了空气,却没有伤到那老鬼分毫。

  “这一次算你聪明,今日之失,你姥姥我记住了。小伙子···晚上睡觉记得锁好门窗,否则的话···别怪姥姥我潜进来,夺走了你一身的精气。”老鬼徘徊在半空中,嚣张的说道。

  话虽如此,却也并不敢降落下去,真的与林商纠缠。

  她虽无惧林商,却担心梁仲达手中的官印。

  这官印与大濋国运相连,可以借得一丝大濋国运之力,镇压下来她这个老鬼很有可能被打的魂飞魄散。

  之前有肉身依附,还能多了几分抵抗能力。

  如今没了肉身为凭,老鬼更是害怕国运冲击。

  黑虎马驮着林商从高空落下来。

  林商双足用力,整个人腾空而起,飞到了半空之中。

  手中的长枪顺势展开,面对着春日里,勉强算是温润的阳光。

  刹那之后,林商的长枪,如暴雨一般落下。

  一瞬间,林商集中力量,挥出了数百枪。

  与此同时,折射的光线,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凝聚成一束,朝着老鬼打去。

  “啊···!”老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鬼是害怕阳光的。

  这一点不会有错。

  老鬼修为颇深,故而可以白日显形。

  但是,当阳光被大量的集中于一处,然后短时间爆发袭来,她也难免受伤。

  林商是不会‘术法’手段。

  但是,阳光折射···那也是物理学!

  见到这一招有效,林商手中的长枪,抖动的更加急促。

  短短数息之内,就折射出了大量的光束,打在老鬼的身上。

  将老鬼化作烟气的身躯,烫的千疮百孔。

  随着一道金色的光虹最后落下,之前还放狠话的老鬼,彻底烟消云散,死的憋屈。

  林商再次落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短时间内,多次极快的朝着同一处刺枪,对他来说也算是小小的负担。

  周围的百姓,在老鬼显形的时候,就吓的跑了一大半。

  剩下的一小半,见已经没戏可看,自然也都散去。

  “林甲帅!”

  “与我入内详谈?”梁仲达对林商发出了邀请。

  林商却拒绝道:“不用了,有什么话,就在这聊。”

  梁仲达略微迟疑,挥手散了那些巡城司的武侯,随后又安排家丁守在四周,这才说道:“此番,是林甲帅连累了本官,更折辱了我儿。林甲帅难道不打算给个交代么?”

  林商闻言,嘲讽的看着梁仲达道:“你要交代?”

  “难道不是因为,你这个上阳府令当的窝囊,别人拿你当软柿子,才捡你儿子做棋子么?”

  “明日就是蚁林军的祭祀之日,我还有很多事要准备,如果···你就打算说这个,那我与你没什么好聊的。”

  之前还吓的差点尿裤子的梁侓,此刻脱离了林商的‘魔爪’,瞬间恢复了纨绔本色,指着林商就叫嚣道:“林三!你不过是一个没死干净的余孽,上阳城里的大人物没踩死你,也不过是怕你这只蚂蚁脏了鞋面,你在得意什么?”

  林商一个纵身,抢在几位家丁护持前,来到了梁侓的身边,啪啪就给了他几个大耳光。

  “余孽?你是这么看我,看待蚁林军的么?”

  “若无我蚁林军四方奋战,焉有你这样的纨绔,在繁华的上阳城里,作威作福,安享太平?”

  “你可以对我林商不满,但是···你若是嘴里再敢蹦出不敬蚁林军的字眼,我就先卸了你满嘴的牙。”林商冷声说道。

  梁仲达本以为,林商会讲些道理,懂得一些进退。

  至少···在他已经不是敌人,甚至可能是政治盟友的前提下,释放一些善意,收敛了爪牙。

  却没想到,林商居然毫不顾忌。

  纷争告一段落,却还这般凶狠出手。

  “林三!你怎么敢这么放肆?”

  “你真当,无人制得了你吗!”梁仲达眼中闪烁寒芒,指着林商大声质问道。

  林商道:“谁来制我?且唤他来!”

  梁仲达闻言气结。

  “罢了!无趣!你这个上阳府令,还真是个软柿子。”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现在···你还真不值得我耐心听你废话。”

  “走了!”说罢之后,林商越上战马,一拍马臀,便狂奔而去。

  看着林商嚣张而去的背影,梁侓捂着肿起来的脸颊对自己老子小声嘀咕道:“爹!就这么放过他?孩儿咽不下这口气!”

  啪啪啪!

  梁仲达结结实实的给了自己不成器的儿子三巴掌。

  “闭嘴,你这个蠢货,这一次···为父要被你这个逆子害死了,咱们整个梁家···可都还没过关呢!”

  说罢一甩袖子,转身入了府邸。

  梁侓的脸颊肿的更大了,整个看着就像是肥了三圈。

  “只会拿自己儿子出气,也没见你去找幕后黑手。呸···软柿子!”梁侓低声说着,却低着头,跟着回了府邸。

  他便是再蠢,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收敛一些。

  免得又被利用,当了炮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