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人在恶土无限复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我能闻到恐惧的味道

人在恶土无限复活 失灵笔 2048 2021.02.28 11:00

  沈靖可不知道,自家老姐已经回到了庇护所,还因为他闯出来的名头,而不相信是同一个人。

  现在的他,正独自开着车,抵达了黑泽镇的大门口。

  另外三人,在告诉了他正确的道路之后,就在二十多公里之外被放下了,只有他独自驱车前来。

  黑泽镇的门口,有卫兵,看起来应该就是黑泽本地的人。

  不过,沈靖可以从他们的身上,远远的闻到一丝丝熟悉的味道。

  他们也都被寄生了,难怪这么乖。

  看到有陌生的车辆靠近,这些守卫们纷纷举起枪,扩音喇叭也喊出了声音:

  “停止前进!我们不接受访客!”

  “我是沈靖。”

  四个字,说得平淡却清晰。明明声音不是很大,但却准确的传达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这些守卫似乎提前得到过什么命令,听到沈靖这个名字,二话不说,将大门打开了。

  沈靖驱车行驶入内。

  黑泽镇并不大,只是个中小型的聚集地,但整体看上去仍然要比渡客庇护所的贫民区好很多。

  黑泽人可能穷苦,但看上去更有规划。房子旧而不破,街道不算宽但还算整洁;各个功能区布置得当……

  整个黑泽镇的规模,沈靖约么估计一番,可能也就几百、不到一千人的样子。

  有许多黑泽人,隐隐约约的探出头来,看着沈靖这个陌生来客。

  沈靖一边开车,一边仔细的嗅了两下。

  还好,这些黑泽人被寄生的只是很小一部分,并非全部。

  看来这个蒲公英教派,也就那样了。

  若是要让沈靖自己来评估,他完全有把握,将黑泽镇所有的人,都给寄生掉。

  当然,不能以此就判断蒲公英教派在黑泽镇的实力到底如何。他们不寄生所有人,并不一定是不能,也有可能是没必要。

  开着车,继续向内而去。

  在这个末日小镇的中心,有一栋类似大堂之类的建筑。这栋建筑旁边,围绕着六七辆统一被粉刷成了淡淡的青绿颜色的车,上面都还有一朵淡绿的、仿佛随风飘散的蒲公英标志。

  车边,站着一些身穿深绿作战服的人。他们手持枪械,头上也带着防毒面具,没有任何一寸皮肤表露在外。

  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蒲公英教派的车和人了。

  有两个蒲公英士兵,挡在了沈靖的车前。

  沈靖将车停住,下车,跟着这两名士兵,走到了眼前这栋建筑的内部。

  光线变暗,这里确实是一个大堂,应该是黑泽镇召集群众,公布大事的地方。

  现在这里空旷不已。

  大堂的另一端,摆着一把椅子,一个穿着很传统的白绿色、充满宗教意味长袍的男人,交叉腿坐在其中,手中把玩着一支权杖。

  他有一头金色的半长发,微卷。那碧绿的眸子,在昏暗的环境中似乎在发光,让人看得很清楚。

  “沈靖先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沈靖不置可否,大步向前,来到他的面前。

  在这个过程中,随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阿普顿维持气度,原地不动,但其实身体已经紧张了起来。

  他腿也不抖了,身体也不那么歪歪斜斜了,握着权杖的手也紧紧的捏住了。

  沈靖给他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真要为了装逼,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被沈靖突袭,从而直接白给,那可太蠢了。

  沈靖并没有直接动手,他走到很近的地方,居高临下的看着阿普顿。

  “我能闻到你身上的恐惧。”

  沈靖这句话,让阿普顿背后有冷汗冒了出来。

  但他还是强行表露出了个笑容:“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开没开玩笑你自己清楚。”沈靖咧嘴笑道,“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又能付出什么?”

  阿普顿定了定神,说道:“我们希望你能把那份研究资料交给我们……同时能配合我们做一些研究……我们会放了黑泽镇的人……”

  他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

  沈靖脸上的神情变成了嘲笑,脸已经跟对方贴得很近了:“黑泽的人,你们本来就要放。除此之外,你们还能给我什么?”

  “我……我们能给你……永生的秘密。”

  “我不需要,还有什么更实在一点的么?”

  在沈靖的逼视之下,阿普顿终于顶不住了。

  交易?他压根儿没有做过这种预案。

  尽管他们还并不知道CD-113的实验,到底代表了什么,但那在神迹研究所内的重要程度,是很靠前的。而整个研究所,是过去丰饶科技非常重要的一处研究基地。

  换而言之,沈靖手里的那份资料,不知道是啥,但很重要。

  能做个无本买卖,那肯定是最好的;沈靖比较厉害,不好交恶,那多花些钱财,买下来也未尝不可。

  虽然他们蒲公英教派比不上永生科技那么有钱,但满足一个佣兵的胃口,问题还是不大的。

  但在通过分身见过了沈靖,并亲身感受到了沈靖的特异细胞之后,他就改变了想法。

  阿普顿敢百分之百的说,教派在这种特异细胞上的研究,比永生科技要更进一步。但他们在这方面,也已经碰上了瓶颈了。

  可沈靖身上的、与他们的永生细胞出于同源的特殊细胞,却是一个可以突破瓶颈的钥匙。

  如果能够将沈靖作为人体实验品抓回去,那这必然是一个巨大的功劳!

  但开什么条件能让沈靖自愿的当个实验品?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压根儿没准备开始什么条件。

  用他们蒲公英教派传教时候,所谓‘永生’的那一套说法,好好的忽悠一番,能给忽悠瘸了最好;忽悠不瘸,就直接动手,把人抓了、乃至于杀了都行,只要取走足够量的细胞。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开口以传教的方式忽悠人呢,反倒是被沈靖不按常理出牌的压迫,给逼得精神紧张。

  阿普顿是个觉醒者,他的能力就来源于永生细胞。而沈靖体内的这些,更加古老、更加强大,直接盛放出来的讯息,让他体内的永生细胞在发抖!

  他憋不住了!

  阿普顿伸出拳头,朝着沈靖的胸口锤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