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墨者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推新政巧算玄机

墨者悲歌 雪城2020 2220 2020.06.30 13:31

  得到了高倍放大镜,墨非冀翌日便召集了十位临淄最好的雕刻匠师,亲自监督防伪印章的制作。

  选了齐国最重要的著作《管子》一书,从论述财政的《轻重》篇中取了一段话:

  “轻重无数,物发而应之,闻声而乘之。故为国不能来大下之财,致天下之民,则国不可成。”

  共34个字,雕刻于方寸之间。

  还特别叮嘱,将其中几个字减了一笔,十枚印章各自不同。如此,连匠师们也不知墨非冀会选用哪一枚,即便再让他们重新仿制,也做不出一模一样的印章了。

  印章即成,墨非冀便将它交给了吕不韦。命他用织造局生产上好的白色丝帛,制成小片帛书。按不同面额书写数字之后,加盖大司田官印和防伪印章,“粮票”便算完工,全称为“大齐御制粮米兑换凭证”。

  到了八月,齐国庞大的税吏大军便洒下各乡各镇。

  由于是初次推行改革,今年增派了三倍的人手。这批税吏出发之前,都经由大司田大人亲自授课培训,将今年齐国财税新政的关节要点牢记于心。此番下乡,还人手带着一本大司田亲自编写的《粮田新政纪要》,上面严格规定了各项奖惩条例,务必要将新政落到实处。

  此时,各地的粮仓都已经增筑完工。乡民们半年来一直心下坠坠:没听说哪里新开垦了粮田啊?怎么官府一下子新建了这许多谷仓?莫非是要加大税赋?

  见到众多税吏竟然提前一个月到来,各村里正们心中的恐慌已经达到了顶点,都摸不着头脑:怎么今年来了这么多人?况且粮食还要一个月才能熟透呢。

  结果一听到税吏们宣布粮田新政内容,一个个都傻了眼:免税?!骗人的吧?!

  捏了捏老脸,又仔细辨认了官府通告上的齐国司田大印,这才确信无疑。

  里正们顿时欢呼不已,老泪纵横,不少年岁大的,险些喜极生悲。

  回过神来,又听说今年收获的粮食要全额上缴至粮库,兑换成什么“凭证”,心下不免又打起鼓来:这粮食不放在自家仓里,终究是不放心,到时候取不出来怎么办?往年的存粮吃完,还不得全家饿死,难道还要去造反不成?

  自古以来,官府新政要取信于民是最难的一环。毕竟齐王有权有兵,百姓乃是待宰羔羊,羊怎么可能轻信狼说的话?

  平民百姓倒罢了,最不好对付的便是那些大庄园主。这些人不但掌控着大量的土地和佃农,还有一些是有爵位在身的勋贵,朝中有人,自有硬气的依凭。

  为了摆平这些钉子,墨非冀没少费功夫。不但提前一个月派遣税吏到各地开展沟通工作,探听口风;还在朝中借助禽滑瑞和葛洪等人,广散银钱,买通大小官僚集团的要员。对于收了钱的官员,恩威并施,暗示他们即便齐王有朝一日罢免了墨大人,墨家也总有办法让妨碍新政的人过不安生。

  墨非冀虽然曾经专注于先秦史料的研究,但对于历朝历代的改革也都不陌生。他非常清楚:

  千万别以为好心办好事儿就能办成!

  往前说,商鞅厉害吧?变法成功,让弱小秦国具备了统一天下的底力,结果呢?车裂。

  往后说,张居正厉害吧?一条鞭法让大明朝官仓储粮可用十年,积金四百万。结果呢?抄家鞭尸。

  更不用提王安石、戊戌六君子之流,空有一腔热血,不讲求实际方法,遭遇各方抵制,变法中途就被拿下,空留遗恨。

  最搞笑的要数王莽了。前半生被天下奉为圣人,居然成功和平篡位称帝;却偏偏要在西汉末年重建西周的礼仪之邦,怀着崇高理想倒行逆施,最后身死国灭,成为史册笑柄。

  就这样的人物,百度百科还称其为“改革家”,墨非冀也是笑了。自己小时候背过的朝代歌里,都没有提到王莽的“新朝”。虽然短暂,好歹也是一个大一统王朝啊。

  历数世间往事,可见芸芸众生,何其愚也!

  眼下,你墨非冀要为国为民,改革齐国财政;我们同朝为官,凭什么一定要配合你扬名立万、功在千秋?给我们什么好处了?

  官僚集团才不管你改革的初衷是否良善,改革的结果能带来多大好处。他们的原则就一条:现状不变就是最好的!谁想动,就要给我足够的“动利”!

  这就是为什么墨非冀来到齐国第一件事,便是筹建商会,大肆揽财。没钱,寸步难行。

  为了确保齐国粮田新政顺利推行,墨非冀一直在临淄耐心地等待消息。看看哪路官员和地方势力会先冒出来,唱起对台戏。

  按说此时尚未秋收,就算不少人心里有想法,也会等到收粮入仓那天才跳出来。那时,若是引发齐国上下抵制,还真不好收拾。

  墨非冀想道:与其受制于人,不如我先自导自演唱一出,立威于前。

  这天深夜,墨非冀带上墨尚铭,两人身着黑衣,披上黑丝斗篷,暗中拜访了齐国柱石——安平君田单。

  三人在田府书房见礼,确保四下无人,这才密议了起来。

  安平君说道:“上墨大人,您终于肯来府上一会了。之前在下邀请您,被您屡次严斥,实在是不知所措啊。”

  墨非冀拱手赔礼道:“君侯莫怪,非冀也是无奈之举。世人不知当年即墨复国的实情,自然不晓得君侯与墨家情谊深厚;可齐襄王猜忌您多年,一直忌惮着君侯与墨家再度联手。非冀欲成大事,必须与您水火不容,才能叫齐王放心啊。”

  田单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上墨大人今日前来,不知有何吩咐?”

  墨非冀讳莫如深地微笑问道:“君侯您封地族中可有想要除掉之人?”

  田单大惊,反问:“上墨大人这是何意?”

  墨非冀答道:“君侯知道,非冀正在推行粮田新政。目下虽然还没人提出抗议,但到了九月秋分时,难保一切能顺利进行。

  因此,我想请您安排族中鲁莽之人现在就跳出来反对。到时,我自会依法严惩抗议者。君侯在朝中,也要严辞攻击新政,斥责非冀。

  如此一来,君侯恐怕要吃些苦头。但新政威信一立,定能顺利推进,利国利民,功在千秋啊!”

  田单沉思片刻,说道:“如此一来,你我在齐襄王眼中,更是坐实了將相不和,他对您也会更放心些。

  好!我田某人当年仰仗墨家襄助,早就立下退敌复国的千古奇功,此刻还在乎什么功名利禄?胆凭上墨大人差遣便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