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汉献帝刘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宫门深深藏內帑

汉献帝刘能 公子不瘦 2902 2018.12.07 06:05

  没有找到仙法秘籍让我有些小失望,但想了一下随即就释然了,没有哪个大侠成名之后还带着本拳法入门满世界跑的,就像聂卫平也不会把围棋规则随身携带没事就温习一下。老家伙既然已经成仙了,当然也就不会将小时候看的书带在身上。现在唯一有价值的就是那个小盒子了,我用那一大串钥匙挨个的试了一遍,都不行,最小的钥匙都比那个锁还要大。我举着盒子在蜡烛底下看了半天,才发现锁头上有个小小的触摸屏。我靠!指纹锁。

  我让张小让把东方朔叫来,他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小盒子端端正正的摆在桌子上,我仔细观察他的反应,他的神色中有欣喜,有惊讶,但更多的还是迷茫。我就直截了当的问他,“这东西你认识吗?”

  “认识。”

  我狂喜,神仙上了锁的盒子里面,一定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这下发财了。连忙追问:“那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盒子呀。”东方朔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我。“师父您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对劲呀。”

  “……我知道这是一个盒子!”

  “那你还问?”

  “……不要废话,伸手出来。”

  东方朔迷茫的伸出了手,我一把抄过他的左手,挨个指头往上放……五个都不是。我又拿起他的右手,东方朔“啊”的大叫了一声,我这才发现他的手上缠满了绷带。这么关键的时刻,他居然把唯一的钥匙给拧折了,我大怒,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徒儿,是徒儿不小心,炼丹的时候把丹炉弄炸了……受了点伤。”东方朔见我生气,还以为我是在关心他,回答的时候还有点喜滋滋的。

  我冷静下来,看他包扎的广度和厚度,这只手三五天是好不了的。我下意识的想点根烟来抽,可惜前天就已经将最后一根和东方朔你一口我一口的分着抽完了。汉朝是很迷信丹药的,当年汉武帝刘彻将想造反的淮南王一家子斩尽杀绝之后就造舆论说淮南王服食丹药成仙了,还留下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成语……这家伙既然是武帝时期的人,想必还真懂得一点炼丹的知识,毕竟人家最后当上神仙了嘛。

  “我说徒儿啊。”我的声音狼外婆一般和蔼可亲。“你炼丹用的都是什么材料呀?”

  东方朔大概以为我终于开始指导他的修行,显得有些受宠若惊。他用绷带手扒拉着完好手的手指一项项数着,“硫磺,硝石,还有……木炭。”

  “……比例呢?”

  “1:1:1。”

  “好在是1:1:1,要是1:2:3,你现在早就成仙了。”我为这个时代落后的化学知识感到深深的悲哀。

  “是吗?!”东方朔充满惊喜的看着我。“那徒儿这就再去试试,没关系,我还有一只手可以用。”

  我一脚把他踢到墙角,然后叫来张小让,让他赶紧去把东方朔的丹炉、药材包括火种全部没收并且严禁继续向他提供类似物品,特地嘱咐说那些东西是不会传染艾滋的你大可放心,然后又对东方朔语重心长的说:“徒弟呀,修仙修的是心性,不是靠借助外物就可以成仙的,投机取巧要不得呀。”看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感觉自己可能是亲手把一个伟大的化学家扼杀在摇篮里了。

  估计张小让那边物资转移进行得差不多了,我又朝东方朔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让他回去,冲着他飞跑着的背影我大声喊:“这几天不要淘气,更不要再玩火了,安心养伤。手一好就马上来找我。”

  踢走了东方朔之后,我一下子又变得无所事事了,无聊的把玩着那些瓶瓶罐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寝宫内好像一直都缺少些什么东西……刘协这个家伙难道就没留下点私房钱什么的?太不可思议了。哦,应该叫內帑。这家伙几岁就当上了皇帝,这么多年,又没什么可以花钱的地方。一没大兴土木,二也没有拼命赏赐功臣,就连大舅哥好不容易叫进宫也就赏了件破衣服……他的私房钱一定不少,会被放在哪里呢?我叫张小让进来,问他朕以前有没有鬼鬼祟祟的拿着什么箱子匣子神情猥琐的傻笑?张小让想了半天问抱着嫔妃的宫女时算不算?我说那个不能算你再好好想想。张小让说那就没有了。

  看来这个刘协保密工作做得还挺好,连贴身的太监都给瞒过去了。你会藏,我就不会找吗?这种事情肯定不方便让太多人知道,我本打算亲力亲为的,可是有些家具实在太重了……于是我不得不又叫来了张小让,和他一起将沉重的架子搬开,然后检查后面的墙壁上是不是有暗格……可惜没有。接下来我们又开始挪桌子椅子屏风将寝宫内几乎所有的家具都换了个地方。

  除了那张龙床,因为实在太重了抬不动。

  正当我和张小让都因为辛勤劳作而灰头土脸的时候,伏皇后来了,上次我都没来得及仔细看她她就晕过去了,之后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现在她要不是一身皇后服饰,我都认不出这是自己的老婆。皇后小心翼翼的绕过房间里的障碍物总算是站到了我的面前,行礼问安做得一丝不苟,我也只能一丝不挂的免礼回问(这里打错了一个字,不是你们想象的或者想看的那样),觉得夫妻之间一直这样举案齐眉的也没什么意思。这么庄重严肃的氛围下,我都不好意思问她咱们什么时候上床,估计她也不好意思,所以她也没问。她问的是,“听说陛下今天去早朝了。”

  “是呀,我每天都去早朝。”我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最近几天。”

  “陛下勤政爱民,实乃苍生之幸、大汉之幸。”皇后说这几句话时站了起来,我也只好跟着一起起立。“那早朝时大臣们……可说了些什么?”

  “前天什么都没说,昨天还是什么都没说……”我乖乖的板着手指,像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在认真计算红苹果的数量。“今天嘛,哦,今天曹操说他想把女儿嫁给我,就说了这个事,没有别的。”

  “那陛下您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有老婆了呀。”我得意洋洋的回答着,满怀希望的等待着老婆大人的奖励,最差也应该是个香吻吧?没想到皇后脸上原本一成不变的死人表情一瞬间便生动起来。她跪下,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跟着一起跪下补一个刘能和伏皇后的夫妻对拜,她已经声泪俱下的说道:“陛下,臣妾本不是善妒之人,是不是臣妾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让您误会了呀?”

  没想到剧情居然会这么发展,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连忙想先拉她起来然后好生劝慰,她死活不起来,我只能“噗通”一下跪在她对面,她连忙起身想要拉我起来,我没想好起来之后怎么说,于是也死活不起来。

  最后,我用活生生的事实证明了男人的力气是要比女人大的。她又跪在了我的对面,我说皇后啊咱俩一直这么跪着也不是个事儿,不如一起换个姿势换个地方好好详谈怎么样呀?她同意了。

  于是,穿越前加上穿越后,俺刘能终于第一次把女人给骗上了床,好在我和张小让刚才没能搬动那张床。

  又一个事实证明,哄女人,最佳地点是床上,最佳姿势我现在还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跪着。

  “老婆呀。”在杂乱得如果刚被打劫过的房间内,我一边玩弄着皇后的头发(我不敢玩弄她的其他部位,何况俺刘能是个不近女色之人)一边深情款款的说:“其实我知道你是最大方最温柔最可爱的,我是自己不想娶曹操的女儿,但又没有合适的借口,才不得已拿你出来当挡箭牌的。”

  “我懂了。”伏皇后的眼神坚韧而又果决。“倘若陛下有什么危险,妾身甘冒矢石之险。”接着她的眼神一瞬间又变成了好奇。“陛下,那能和妾身说说你为什么不喜欢曹家妹子吗?”

  果然,好奇是女人与生俱来的基本特征和本能,无论时代和身份。曹操的女儿我见都没见过,也不好凭空说人家的坏话,更何况俺刘能对女士从来都是彬彬有礼的,怎么会在背后诋毁人家?不过我自信达尔文的进化论我比谁掌握得都好,也该是将知识转化为力量的时候了。

  “你看曹操长得那个样子,她的女儿能好看到哪里去?”

  “也是哦,董国舅仪表堂堂,果然他的妹妹也国色天香呢。”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