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唐末战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处置战俘

唐末战图 你是那道光束 4151 2018.12.19 20:27

  天柱镇的重建在数千人的齐心协力之下速度很快,薛洋除了一面指挥人手帮助百姓之外,一面将所有的伤员全部送到天柱山别院之中,那里有陈家请来的几名大夫。

  “主公,这些战俘需要马上处置,否则的话留在此地不但消耗粮食而且还会是个潜在祸患。”袁袭匆匆赶到薛洋身边低声道:“而且天柱镇的百姓对于府兵的反响很不好,这样养着迟早会再起冲突,不如——”

  “军师所言是杀?”薛洋本来随着黄杰等人在帮着百姓将那天晚上被乱兵冲倒的房屋重新搭了起来,得益于陈家在旁边已经建起了砖窑厂,所以干脆薛洋直接将新出来的新瓦和红砖全部都拉了过来,盖起了此地一水的砖瓦房。不过此时在听到袁袭的话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活计跟着袁袭边走边道:“军师所虑不差,这样,让陆翊立即前往战俘营,你我也赶过去,今日就将这个隐患解决掉。”

  “主公也赞成杀?”薛洋话没有说明白,所以袁袭倒是有点惊诧道:“此战我军共计俘虏舒州府兵一千二百多人,除去伤兵之外还有一千余众。这要是都杀了岂不是太过于血腥?”

  “军师想哪去了?我有那么好杀?”薛洋摇了摇头笑道:“诛其首恶,饶过从众。擢拔精壮和人品敦厚者补入我舒州军中。其余人众交给陈烨组建舒州军后勤营,或者干脆告知他们,服役三年准其回家。”

  两人边走边说,自有身边跟随的亲卫去传达命令,所以在薛洋抵达镇外战俘营的时候,陆翊也匆匆赶到。天柱镇一战虽然舒州军从两千人缩水到了不到一千五百人,减少了近四分之一,但是收获却同样巨大。这是舒州军成军以来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一次战役。虽然是夜战无法发挥出平时训练成果,但是在打败贝翊礼之后,这支军队的精气神都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有了属于自己的信仰和奋斗目标之后,各部从上到下变得更加有活力。所有的士兵不论是操练还是放下武器去帮助百姓,其主动性都变得更高。而这才是薛洋真正想要的,一支军队只有所有士兵都能够主动的去为最高目标和信仰去奋斗,这支军队才会有灵魂,才会不断进步。

  薛洋这几天除了安排部分军队帮助百姓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和陈烨忙着处理此战的缴获。除了战俘之外,舒州府兵遗留下来的辎重粮草需要入库,那些缴获的兵器铠甲需要重新造册修补。战死者需要登记然后由陈烨安排人手去分头通知各地家属,发放抚恤等等。两人是忙得脚不沾地,但是除了粮草战俘之外,其他的还是因为人手短缺而无法去详细安排。

  薛洋抵达战俘营的时候这两人也匆匆赶到,不过和袁袭之前想的一样还以为薛洋要处置这些战俘,但是尽管陆翊的脸色有些不忍,但是在舒州军连战连胜之后薛洋的威望也越来越盛,所以两人是对视一眼之后却不敢多说话,只能示意旁边的袁袭,但是后者却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好了,别做鬼脸了。”薛洋知道这两个家伙的心思,所以开口道:“今日和军师一起前来是打算处置这帮战俘,否则的话一千多战俘押在手中迁延日久只怕易生事端。为安全计,战俘还是尽早处置。”

  “不知主公有何打算?”陆翊上前一步道:“近日末将已经初步将战俘分成四队,然后平整空地帮助陈家作坊扩大在镇外的场地,或者帮助百姓修建河渠,虽然中间有人试图逃跑,但我军防范严密,所犯者尽皆被缉拿归来,部分顽抗者更是被一举斩杀。所以战俘营虽然人多混杂,但是已经初步掌控自如。末将以为,对于此战首脑者自然应该一一甄别然后就地斩首以儆效尤,但诚如主公所言,府兵底层也是穷苦百姓出身,还请主公慈悲,放其一条生路。”他的话说完之后陈烨也是跟着道:“这些战俘杀了也就杀了,还不如缉留下来为我军所用,至少有这么多人力在,不论我军需要建造什么都有足够的人可用。”

  “没说要杀了他们。”薛洋瞪了一眼在旁边偷笑的袁袭之后继续道:“去命令将所有战俘全部带回来,陆翊你负责挑选出其中精壮者补充各营损失,其他的全部交给陈烨,告诉剩下的那些人,帮助舒州军干活满三年者,我们会发放路费任由其还家。”

  “主公英明,属下马上去办。”陆翊和陈烨对视一眼之后脸色不约而同浮现出一丝喜色,急忙让人去传达将令,着令看押战俘干活的陈瑜和向冲立即将所有战俘全部带了回来。顿时间这片空地上出现了一波接着一波的人头,一千多人将这整片空地填的满满当当。

  “看样子这些战俘这两天被调教的还不错,你看比起以前那种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痞气的府兵要好得多了。”袁袭站在薛洋身边笑着说道:“陆翊你们找到战俘中潜藏的的府兵各级将领没有?把他们押上前来。”

  陆翊朝着走到自己身边的陈瑜低声说了几句之后,后者立即带人上前,将一个个经过向杰的十三司仔细确认过和部分策反战俘指认的十几人从人群中押了出来。

  “呵呵,还真有不怕死的,这个时候还想着反抗?”袁袭见到这些人被带出人群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在见到前方几名身着戎装的舒州军将领之后立即开始反抗,忍不住冷哼一声,陈瑜也在此时亲自出手,在刀剑的威胁之下,这些人被随后赶来的士兵五花大绑,押到薛洋身边。

  “启禀主公,这里面军阶最高的就是此人,李青龙,舒州府兵大营的一名果毅都尉,兼任一个营正。被俘时勇力非常,要不是末将和向将军合力,还真拿不下他。”陈瑜将为首的年约三十不到的一名战俘押到薛洋身前躬身回答道:“其余人等皆是伙长之流,还有两名营级将领在激战之中被我军就地斩杀。”

  薛洋对于这些人的军阶到底是什么不感兴趣,府兵制在天宝年之后就已经落伍了,只是没想到的是在唐末的舒州居然还有这种成建制的府兵存在。虽然薛洋搞不清楚这些府兵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些人他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摆摆手示意陈瑜不要再介绍了,直接开口道:“舒州府兵是从根上烂透了,平日里除了欺压百姓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这些人更是和贝翊礼一丘之貉,不要多问了,直接拉出去砍了。”

  薛洋一句话直接掀起了轩然大波,但是陈瑜等人却根本不给这些人反抗的机会,身后士兵长刀挥动,雪亮的刀光在阳光的映衬之下让所有人都胆寒不已。这位少年人短短一句话这十几人眼看着就要人头落地。而处在薛洋身前的那个叫李青龙的果毅都尉更是一把挣脱了身后士兵的控制,一头朝着薛洋撞了上来。

  “主公小心。”这是猝不及防的突变,陈瑜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将其五花大绑了就不会再有变故了,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能够暴起而且还是冲着薛洋而去,顿时吓得亡魂皆冒。但是未等所有人惊呼出声,站在原地的薛洋却闪电般一掌拍出,直接将朝着自己冲了上来的李青龙那不顾一切的冲击给硬生生的打了回去。而且这一掌蕴含着薛洋本来就异于常人的巨力,直接将李青龙击翻在地,连续滚了几滚之后才停下。

  “哼哼,狗贼,恨我无能,不能击杀你在此。只可惜我李某人今日要命丧一群宵小之徒手中。”李青龙那闪电般的一击被薛洋打翻在地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被陈瑜一把抓起来之后咆哮道。

  “就凭你这帮子酒囊饭袋居然还敢辱骂我家主公?我今日非将你千刀万剐不可。”陈瑜此时可是丝毫不敢放松了,刚才要不是薛洋身手了得,而且反应神速,自己岂不是要犯下大错了?

  “你确实无能,大好身手却要甘做贝翊礼这等人的鹰犬!你不仅无能而且还有眼无珠。”薛洋拍了拍手冷笑道:“我等是宵小之徒?我告诉你李青龙,我薛洋领导的是舒州军,可不是你们这群一无是处的府兵。”

  “舒州军?谁封的?一群草寇而已。”李青龙反唇相讥,话语之中是丝毫不留情面道:“就凭你们还妄想着攻城拔寨?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舒州军是舒州的百姓封的?你有意见?”薛洋走到李青龙面前冷笑道:“为天下百姓张目,还需要谁册封不成?大唐天下混乱百年,那些册封的节度使将军有谁记得,这个天下不是他们的天下,而是天下人之天下,天下百姓之天下。你去问问舒州百姓,有哪一个不想着生啖汝等府兵之肉的?鱼肉百姓,欺压商旅,肆意盘剥,逼民为匪,然后收匪为兵。有多少百姓被你们害得家破人亡?有多少兄弟姐妹被你们逼得逃亡他乡?这些事情需要我一件一件念出来给你听吗?你们舒州府兵做过一件对得起自己府兵名姓的事情吗?此等人物居然还有脸在我军面前狺狺狂吠,叫嚣谁给我等册封?这天下还有比百姓更大的人吗?”薛洋这几句话是一句比一句严厉,到最后几乎是声色俱厉,说的包括李青龙在内所有的府兵垂头不语。这些事实往日里没人说的时候自己不觉得,但是此时此刻被人将昔日恶行一件接着一件拿出来指着鼻子开骂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平日当中犯下了多少罪孽。

  “似你们这等人,死了以后也不会得到好报,南岳的诸位佛祖也会让你们下地狱,不然不足以还百姓一个清明。”薛洋的冷笑此时此刻在李青龙的耳中变得异常的刺耳,也让这位刚刚还想着在临死之前拉着薛洋同归于尽的悍勇之徒垂下了自己的脑袋。

  “陈瑜,把他身上的绳索解开,这种人用我舒州军的东西我都嫌脏。”薛洋摆摆手让陈瑜放开了对李青龙的限制,但是对方此时却恍若无觉。

  “你不是要拉着我一起同归于尽吗?好啊,给你一个机会,来,我倒要看看这些年鱼肉乡里之后你还有几分战力。”薛洋的话让陈瑜吃了一惊正要说话却被身边的陈烨拉住了,而已经进入状态的薛洋却丝毫不停歇,一脚踢飞李青龙之后冷笑道:“原来也不过如此,还以为有多少血性呢。”

  “舒州府兵营是愧对舒州父老良多,但是我李青龙可以立誓,我李青龙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舒州百姓之事。舒州府兵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些年舒州安定我们也有功劳。不像你们,打着为百姓张目的旗号起兵为祸地方,最后却把罪名推到我府兵身上。”李青龙一把爬了起来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并且直接朝着薛洋冲了上去。

  “你没做过对不起百姓之事?你手下军兵呢?你的同僚呢?身为府兵果毅都尉,你的职责何在?”被骂的已经失去镇定的李青龙对于薛洋来说没有一点威胁,直接被其一脚踹飞,但是还未等他再次爬起来,薛洋再次冷声道:“舒州安定是因为外敌尚未看得上这一隅之地,不是你这群酒囊饭袋就知道欺负百姓的府兵的功劳,这一点你最好记清楚。”薛洋一句话将后者最后的信心彻底击得粉碎。

  “陆翊,从战俘之中挑选身强力壮、经过十三司查证没有劣迹的战俘补充进入各部,记住要严加操训,要让所有人都记住一点,兵民乃是胜利之本。不为百姓,我舒州军和这帮一无是处的东西没什么区别。”薛洋大手一挥,除了李青龙之外,其余十几人一瞬间被长刀枭首,殷红的鲜血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也从此将薛洋的这句话牢牢的印在了脑海之中。

  “怎么样啊?李青龙?还不打算束手就擒?”薛洋走到李青龙面前摇摇头叹息道:“你所一心维护的府兵荣誉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个背地里恨不得被府城所有百姓日夜咒骂的笑话,可怜你居然还在我面前拼死守护?身为一个军人,你守护的到底是什么?家国百姓?你哪一样守护过?”薛洋的话犹如黄钟大吕一般敲响在李青龙的耳边,让其再也提不起任何气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