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唐末战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正军制

唐末战图 你是那道光束 4251 2018.12.13 15:49

  “主公,这是来自霍州和太湖县城的两份情报,请主公过目。”舒州军占据太湖县西南地区之后薛洋就将军政大事交给袁袭和陆翊负责,自己沉下心来研究舒州军接下来的整编事宜,但是却被袁袭带来的消息给打断了。

  “安叔已经找到会打造甲胄的工匠了?”薛洋脸色露出一丝喜色笑道:“真是天助我也,如果能够造出盔甲,那么舒州军的战力必然在短期内得到极大提升,伤兵也会减少三成左右,先生帮我执笔回复安叔,不管多困难一定要确保甲胄作坊按时开工,并且要确保这几名工匠安全乃至于衣食无忧,如果有其他需求也要尽量满足。要想办法让这些工匠多带徒弟,徒弟带的越多奖励越多。”也不怪薛洋如此兴奋,这个时代,刀剑甚至是长枪民间铁匠铺都有办法私造,而唯独盔甲不行。也是在从太湖县城府库当中淘换来十套明光铠之后薛洋才明白,这根本就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没有专门的技术和规模化的工匠队伍,根本就无法制造这种零零总总不下百道工序的复杂武器。但是在冷兵器时代,盔甲对于将士的作用是根本无法替代的,好的盔甲不仅仅能够帮助将士在残酷的战场上存活下来,更是一支军队最重要的财富。只看薛洋此时的舒州军正军人数就已经达到两千之众,但是盔甲却不到两百副,其中只有五十多副是防护力比较好的明光铠,剩下的要么就是比较差的皮甲,要么就是最原始的木甲,甚至还有不少是已经损坏的。但就算是如此,陆翊这些将领还是将其当做宝贝一般,天天盯着铁匠铺希望那里的老师傅能够帮忙修复。

  “这的确是我军走上正规的重要步骤,但是主公,太湖县城那边向杰安排的人手回信,说尹宗道已经确定和舒州军政两方相互串联,只怕要对我军下手啊。”袁袭对于陈安能够找到会制造盔甲的工匠也很高兴。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中原历经战火,朝廷制度崩坏,各地节度使连番大战,只怕这样的工匠早就被朝廷严密监控甚至直接在兵仗局和匠作监这样的机构挂号,哪里轮到一个商家就能网络到的?不过另外一封来自太湖县城的密报就让他有些皱眉了,在向杰被调出来专职负责舒州军的谍报工作并成立了直接向薛洋本人负责的十三司之后,对于太湖县境内的监控就比以前严密多了,各地消息往来都能及时送到薛洋手中。

  “是啊,看来这位师兄是铁了心要除掉我这位对他有威胁的小师弟了。”薛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我军主力不能久留在此,必须马上回天柱山附近,如果贝翊礼真的脑子发昏带兵前来征剿,那里将首当其冲,而以目前情势来看,太湖西南虽然是根基之所,但是主要战场不能放在此地。”

  “莫不如将严明从黄泥镇调到此地坐镇,再留下足够兵力辅助,必然可以继续稳固主公在西南根基,而我军主力绕道花亭湖秘密北上,如果贝翊礼贸然前来,我军可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其一举歼灭。”袁袭的谋划可谓是滴水不漏,但是薛洋此时担忧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林度和贝翊礼目标一致暂时合作他并不担忧,真正让其忧心的还是舒州的北方,庐州地区的叛乱。因为郑棨等庐州主政官员的无能,原本应该迅速剿灭的叛乱却越演越大,最后发展到招安才能够解决。可是庐州城池坚固叛军攻不进去,但未必不会南下舒州。尤其是贝翊礼一旦率舒州府兵来围剿自己,那么舒州空虚必然是人尽皆知,再加上碗口城等地军兵要防备目前已经在江州和池州一代肆虐的黄巢乱军,只怕到时候一旦庐州叛军南下,根本就抽不出人手抵御。甚至这个消息一旦被江对岸的黄巢知晓,那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通知向杰,想办法派人回庐州打探叛军动向,另外我们不要耽搁了。先生马上传令下去,调严明立即前来黄猫山,接管我舒州军在太湖西南的所有事务。”薛洋眉头一展直接下达命令道:“让陆翊通知舒州军所有将领马上大帐议事,我要正军制。”

  袁袭紧急记录命令然后让人找向杰派专人去通知远在黄泥镇的严明,同时让亲卫通知主持军队整编整训的陆翊立即击鼓升帐议事。鼓点三通之后,所有将领全部到位,见到薛洋和袁袭两人之后都是一脸严肃。

  军中最重军纪,舒州军本身的成分复杂,所以薛洋在这一方面花费的心思更多,陆翊在执行军法时展露出来的果决和手段这段时间彻底震慑住了所有人,那接连因为违反军规而被枭首示众的人头让包括这些将领在内的所有人在进入大帐之后全部挺身不动,目不斜视,保持着绝对的肃静。

  “启禀主公军师,舒州军所有在册将领全部到齐,请主公训示。”陆翊站在最前端,目光横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之后躬身行礼然后退在一边。

  “召集大家前来,是因为有两件大事需要宣布,而且是事关舒州军如何壮大的大事。”薛洋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直接单刀直入道:“其一就是正军制。我军自从发迹以来至今人数已经两千余众,然军制一直没有统一,长此以往不仅仅各部将领无法名正言顺指挥手下军兵,而且也会产生更大的混乱,甚至直接导致我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舒州军毁于一旦。”

  “主公所命,末将等舒州军全体将士誓死相随。”陆翊带头向薛洋单膝跪下,身后所有人也几乎瞬间同一动作,光是这整齐划一一点足以说明陆翊这段时间的成绩。

  “舒州军建军,从最小作战主体开始,每十人设什长,什以上设伙长,下领五什。伙以上设队正,下领五伙。队之上设营,称营正,下领五队,配备亲兵五人。以上编制和旧军保持一致,以方便麾下军兵能够快速熟悉新军制。”薛洋示意大家起身之后继续开口道:“旧军制营以上为折冲府,设折冲都尉和左右副将果毅都尉。我军将改变这一编制,营以上设都,主将为都指挥使,下领五营,,配备两什亲兵,一都麾下有正军六千五百人,另有书记官、左右副将以及亲兵等,共计六千八百人。”薛洋看了看大家的神色之后道:“至于都以上如何编制,因目前舒州军只有两千人,这里就不再公布。现在我命令——”薛洋话锋一转,所有人立即躬身一拜,“着向冲、黄杰、向天、陈瑜、杨功、陆明、向明、雷凌为舒州军八营正,以陆翊统率向冲、黄杰、向天、陈瑜、杨功和向明组建舒州军第一都,并出任都指挥使,陆明所部为翊卫营,雷凌所部为独立营。所有营一级建制先把框架搭建起来,人数等到我军扩充之后修补补齐。”现如今两千人的军队采用的确实六七千人的编制一方面确如自己所言先把框架拉起来,另一方面也是目前这个将领能力有限无法胜任,但是薛洋却想着先让其熟悉然后慢慢增加各将领能力,从而最后能够胜任本职。

  薛洋宣布完任命之后面色一整道:“以上所有各营统归陆翊节制,各部必须以最快的时间上报营以下各部官长名录,报军师处记录在案。从今日起,舒州军正式成军,往后希望诸位能与我携手一起,扫平天下,结束战乱。”这是薛洋第一次对着手下所有人说出“扫平天下”的话,但是此时忽然喊出这样的豪言,却为舒州军制定了一个最高的目标。从今日起,这支整编的县城厢兵军队将自己的着眼点放在了天下的格局上,而不是眼前一城一地的得失。

  “以下尚有陈烨和向杰二人,陈烨负责组建舒州军后勤部,统筹舒州军所有后勤事务,向杰组建十三司,独立负责谍报侦探,为大军提供情报支持。”关于这两方面薛洋并没有解释太多,但是因为如今陈烨和向杰已经将这两个部门组建起来了,所以只是简单带过。

  “各位,从今日起,我们不再是草头兵了,而是有着自己独立的旗号,独立的军制,还有一个扫平天下的奋斗要旨,希望你们这些将军们统兵征战如在主公身侧,时时警醒,艰难奋战,从一而终。”袁袭在薛洋说完之后起身道:“舒州军全体都有,随我拜见主公。”说完之后躬身拜倒,陆翊等人也都齐身下拜。

  “接下来宣布另外一件大事。”薛洋满意的点了点头,将陆翊和袁袭扶起之后召唤大家起身道:“舒州军主力十日之后启程返回南岳天柱,黄猫山附近由严明严丈夫坐镇,雷凌率领独立营辅之。”

  “雷凌,目前我军所在的黄猫山一带是未来舒州军的根基所在,守备任务事关整个舒州军生死存亡,断断容不得大意。望你严格约束自己以及手下军兵,一举一动皆是代表主公和舒州军形象。”袁袭是早就猜到薛洋打算让雷凌留守了,毕竟此间除了雷凌之外,其他人都是外来人,只有他熟悉本地的地利和民情,此前剿灭匪患也是出力多多,所以在薛洋宣布其组建独立营的时候就明白了,所以此时上前道:“严明极有学识而且擅长处理政事,你要多多请益。”

  “请主公军师放心,有我独立营在此地就永远为主公所有。雷凌也会谨遵主公军师教诲,尽心尽力辅佐严先生。”雷凌上前抱拳躬身接令。

  “主公军师,是否南岳有变?还是舒州方向有敌情?”见到雷凌接令之后陆翊皱眉问道:“我军虽然人数剧增,但是盔甲短缺,训练不全,加上地方事务刚刚进入正规,此时拔营启程只怕会有反复。”

  “县衙已经在和舒州军政两方联络,贝翊礼极有可能西进围剿我这个仇人。而天柱山乃是我军最重要之战略要冲,和西南地区一东一西互相应援才能够使我军在太湖立足发展壮大。”薛洋的话刚说完陆翊就明白过来了,点头道:“主公所言甚是,如果贝翊礼西进,那么天柱山就必然会是对方的第一进兵之地,我军囤积在彼处的大量粮草武器以及陈家的布置都会受到极大威胁。主公军师,窃以为我军应秘密轻装急进,返回天柱山附近隐蔽。如果贝翊礼西进就发动突然袭击,攻击所不备将其彻底铲除。如贝翊礼迟疑,则可以南下拿下太湖县城,摆脱尹宗道掣肘,由军而掌控地方,将太湖县彻底收入主公麾下。”

  陆翊所言让薛洋和袁袭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含义,而其他众人虽然没有陆翊的反应速度,但是还是听出了陆翊话语中的意思,所以纷纷点头。

  “打不打县城稍后视情况而定,现在散帐,陆翊催促各部立即准备,不得有误。”薛洋宣布散会之后将向杰和陈烨留了下来,道:“你们二位目前的任务最重,大军主力拔营需要秘密而行,所以十三司必须确保行军途中的前出侦查和防护,避免被县衙探子所探知。而后勤部需要将西南多余出来的物资全部随军带走,此一去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回来了。”

  “主公放心。”陈烨和向杰接过命令之后匆匆而去,军队主力启程尤其是这种携带大队物资秘密前行的事情需要他们二位做的准备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必须提前筹划好。

  “先生以为,我军应该选择从哪一条路线返回天柱山?”薛洋在二人走后摊开自己制作出来的地图皱眉问道。这段时间薛洋是将自己从后世带来的制图知识传授下去了,所以舒州军上下所使用的地图也开始逐渐贴合薛洋的习惯,虽然鸟瞰图制作起来麻烦,但是看起来却十分清楚一目了然。

  “走花亭湖,那里有雷凌经营的根基,我军可以悄无声息的从花亭湖坐船过去,然后秘密穿越太湖北部地区,然后越过县界。”袁袭手指头在地图上一划笑道:“如此一来的话只要向杰在出发的时候有办法避开尹宗道布置在周边的探子,我军就能够悄无声息的离开此地。而且袭马上去找雷凌,让其在此地佯装主力,掩护我军前进。”

  薛洋和袁袭商定行军路线之后,立即开始命令各部秘密做好准备,随着整编,舒州军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整编之后那种清晰明了的部署关系还是第一时间反映出来,隐隐然一股不一样的气息开始在这支军队身上弥漫。而严明那边在接到密信之后更是快马加鞭一路赶到此地,在和袁袭交接之后,迅速接过了西南地区的指挥权。

  而此时在太湖县城,尹宗道也终于下定了决心,伴随着快马再次朝舒州而去,太湖县的平静也随之被彻底打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