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唐末战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夜战无双(下)

唐末战图 你是那道光束 4124 2018.12.17 21:15

  “营正,前方有军马杀过来了。”黑暗之中杨功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看着身后追上来的舒州府兵,正要说话就听到前方有军兵跑过来飞速汇报。

  “那是我们自己的弟兄,各部注意,给我散开,配合援兵反身杀回去。”杨功兴奋的狂笑一声之后大喝道:“大家给我注意,所有人遇到对手全部喊口令,不懂口令的杀无赦。”这种事先安排好的口令对接行为虽然仓促,但是在这个身处黑暗之中根本分不清眼前到底是敌是友的情况之下却非常有效。杨功和黄杰所部顺利汇合之后反身又杀了回去,而且得到一个营支援的杨功这一次不仅仅挡住了对方的追击,而且还强行压制住了对方的阵型,逼迫对方往镇内收缩。黄杰所部本身就是舒州军的重甲兵,虽然重甲还没有影子,但是这个营却各个都是彪形大汉,手持的武器也几乎都是清一色的重武器,这一顿劈头盖脸的打下去直接将舒州府兵给打蒙了。顺着黄杰开辟出来的道路,杨功所部也变得如鱼得水起来,弓箭手不断在后方释放冷箭。虽是天黑,但是基本上这群弓箭手只是只要是黑影就上前一箭射出去。而正是依靠着这种蛮力组合,黄杰和杨功两人领头直接从镇尾突入镇内,双方直接进入黑夜巷战阶段。

  “军师,马上发信号,让左右两翼人马给我立即发起突击吧。”陆翊已经到了阵前进行指挥,而左右两翼人马的加入就需要薛洋来处置。两人就在镇外高坡之上,虽然漆黑的夜色之下看不清楚镇内发生的情况,但是那种杀气和喊杀声却让两人心若明镜,所以很快原地冒出一片大火,而且不知道因为在火堆里放了什么,这股大火却忽然冲天而起,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的火光在这一刻成了所有在黑暗中等待的人们最耀眼的指引,只见顷刻之间无数的喊杀声从东西两翼纷纷而起,这个天柱镇就此陷入一片汪洋大海之中,那潮头涌现出来的刀光剑影甚至是让薛洋和袁袭两人都一阵目眩。

  “陆明,你的翊卫营也该是时候出马了,咱们还有一伙客人不请自来。”薛洋倒是很快就冷静下来,自己苦心孤诣创建的这个舒州军将在今晚化茧成蝶,从此以后真正的开始踏上角逐天下的道路。但如今,自己还需要去解决另外一个对手,一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对手,此前已经对自己出手过一次了。

  “陆明,记得要把林远图给放回去,不要一时兴起给他宰了。”袁袭笑了笑道:“翊卫营全军立即出发,不要管镇内的战斗如何进行,而是给我盯住东南角,一旦林远图从那里试图进入天柱镇趁火打劫,就给我立即杀。对了,只杀进来的,不要杀出去的。”袁袭的这最后一句话让陆明立即明了,翊卫营这支舒州军最精锐的部队也在这一刻投入战场,不过拦截的却是另外一股敌人。

  薛洋和袁袭两人没动,就带着不到十名亲卫站在原地静静地注视着此时已经乱成一团的天柱镇。

  “军师,你说现如今贝翊礼会在想什么?会不会在骂尹宗道给他提供了假情报?”薛洋笑道:“只可惜了,此战之后如果再见到贝翊礼的话,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薛洋自然不知道他在说这话的时候,镇内贝翊礼的脸色可是比黑锅还要黑。本以为是个空镇,却没想到所有的伏兵都在镇外。而且随着陈烨等人隐藏在镇内点燃了数十座火堆,原本漆黑一片的天柱镇此时也逐渐亮堂起来,有了目标之后,三股人马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样进展缓慢。早就熟悉天柱镇内一草一木的舒州军可不是贝翊礼领导的府兵,几乎就在短时间内,舒州府兵就被杀得节节被退。士气高昂的舒州军在各自营正的带领之下进展神速,逐渐的向镇中心而去。而此时外面不断的汇报也让贝翊礼不再犹豫,立即率部开始往南突围,准备要在对方舒州军的合围圈之前突出去。

  此时外界的战斗也已经进入最残酷的巷战阶段,被彻底打蒙的舒州府兵再也没有了斗志。乱兵在这一刻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在镇内四处乱窜,庞大的人数在这一刻彻底成了拖累,甚至被三面而来的舒州军被彻底打散了建制,乱成一团。黑暗之中相互踩踏,被自己人踩死了一大片。这种混乱和黑暗让往日里的有效的建制和指挥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甚至连带着一直守护贝翊礼的核心队伍也开始受到冲击。

  “传令下去,亲卫立即去传讯,让各营营正就地开始抓俘虏,将放下兵器的全部看押起来。”在第一线的陆翊几乎将自己身边所有的亲卫全部派了出去,黑暗之中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传达军令。不过此时战场局势已经脱离了所有人的掌控,包括陆翊自己。要想达到薛洋的目的,将贝翊礼放出去,就只有这一种办法,提前抓俘虏清场。

  薛洋此时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前敌总指挥已经开始帮助他谋划战后的布局了。不过按照薛洋自己的推断,贝翊礼的性子是绝对等不到战局明朗之后再做决定的,黑暗混战之中根本就无法掌控局面。而乱战除了自己一手训练出来并且事先做出过安排的舒州军还能够保持基本的战力,这些府兵除了送人头,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不过陆翊此举倒是能够极大地加速战争的进程,战场之上兵败如山倒,最有利的办法就是连锁效应。一旦府兵之中有大规模的人群集中投降,那么那些混乱之中根本就没有头绪的乱兵就会被带动从而出现集群效应。

  陆翊的办法的确很好,只不过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作用,逼不得已之下黄杰和杨功只能带头用杀戮来震慑这些府兵,那些越打越精神越打越顺利的各军将士此时发挥了极大的战力。在占据优势之后,无数的火把也陆续被竖了起来,有了光明之后三个方向的杀戮在短时间内达到极盛。

  “营正,镇内有人开始南下突围。”陆明的翊卫营在刚刚埋伏好之后没有等来袁袭所说的黑暗中的林远图,反倒是镇内的舒州府兵开始突围。

  “主公和军师说,让我等不要管镇内的战斗,而是一心要盯住镇外。”陆明喃喃自语之后反倒是镇定下来道:“不要管他,他们如果能够逃得了的话那就让他们逃吧。我反倒是有点明白主公的意思了,这不仅仅是要放了林远图,还要放走贝翊礼啊。传令各部,敌不动我不动。”

  翊卫营静立不动,而好不容易冲出来的贝翊礼此时也根本就没心思查处身边到底有什么埋伏,慌不择路的他只能朝着舒州那边快速而去。

  而此时还没有搞不清楚镇内具体发生什么但是已经大致猜出结果的林远图本来打算撤回去,这一趟薛洋算是将所有人都给算计进去了。虽然林远图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一想到如果薛洋能够将贝翊礼给解决了,那么自己身在府城也就彻底没有掣肘。那么从这一方面来说,刺史府也得到了最大的利益。所以林远图在短时间内想到这一切之后带队正打算悄无声息的退出去,却和不期而遇的贝翊礼撞了个正着。

  “贝翊礼,今天你的死期到了。”林远图冷然一笑瞬间直接命令手下上前围剿贝翊礼。这样一来双方瞬间在镇外不足里许的地方展开大战,贝翊礼需要夺路而逃,而林远图则铁了心要击杀贝翊礼,所以双方的战斗残酷程度丝毫不逊色镇内。而贝翊礼这边剩下的都是属于自己的心腹之兵,战斗力和在镇内的府兵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而林远图这边则都是刺史府精心培养的死士,得到了刺史府的财力支持他们的装备可是武装到了极致。双方的这一大战不仅仅是争锋相对,而且还是棋逢对手,甚至还让旁边观战的陆明都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姥姥的,这一次不捞一票实在是对不起主公安排我守在这里。告诉所有的兄弟们,弓箭手准备,给我瞄准了林远图的部队死命射击,长枪手和刀盾手随我上去,帮助贝翊礼打开一个缺口,也不知道这家伙知道真相之后会不会感谢咱们。”陆明唠唠叨叨的话让身边的亲卫都捂住了嘴巴,但是动作却丝毫不慢,弓箭手那一蓬蓬的箭雨几乎在下一刻直接在空中爆射而出,而刀盾手和长枪手则很快就冲了上去,瞬间就借助箭雨的帮助将两帮人硬生生的分开。而陆明亲自带队杀向林远图之后贝翊礼那边也一瞬间心灵福至,只不过他将这股兵马当成了尹宗道的人,当即率部死命的往外冲,这样一来直接将林远图的队伍给拉成了一个长条形。

  “告诉弓箭手给我往中间射,将林远图一分为二,这样就能留下这些人。”陆明哈哈大笑之下自己随队跟进的弓箭手迅速调整射距,很快就直接利用自己制造出来的死亡将这群装备完善,但是动作起来却各个不成章法只是单打独斗的林远图的护卫彻底打乱。

  “看样子这群人不是军队,八成是什么死士。”陆明亲手斩杀一人之后冷笑道:“告诉所有兄弟们注意配合,刀盾手在前,长枪手在后。”陆明作为薛洋的翊卫营营正自然是最明白薛洋提出来的这种刀盾手长枪手和弓箭手三人小组的配合战斗小组到底有多大的战力。这种看似简单但是却几乎没有任何死角的战斗单位确实是舒州军目前最好的战斗编组。但见翊卫营改变部署之后推进的速度大增,很快就打得林远图节节后退,任由对方不断呼喝自己的部下往前推进,却依旧挡不住自己的这种攻势。

  林远图吃不住这种攻击,必然减弱了他们对贝翊礼的攻势,这样一来贝翊礼也就顺利杀出重围,头也不回的一头扎进了黑暗之中。

  “给我停下,放林远图他们走。”陆明意犹未尽的看着眼前的那些林远图的护卫不断后撤约束住了自己的部下,没有继续追击。而林远图所部被刚才的那一阵杀戮让他从头到脚涌出一阵寒意,那种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的战斗根本就不是他自己一手招募训练出来的死士能够比拟的,那是一种军人的开拓大气,光明正大,不是自己从黑暗中能够打造出来的。

  “让所有人都撤吧。”林远图最后看了一眼那在黑暗之中依旧是保持着警戒的陆明翊卫营,转身带着自己的人也走了出去。而他和此前已经逃出去的贝翊礼的离开也正式代表着这场让舒州三方势力合谋良久的计划就此彻底宣告失败。薛洋的舒州军在鏖战一夜之后终于守住了自己的胜利成果,也让这支从剿匪当中锻炼出来的势力正式走到众人面前。从夜战结束的这一刻开始,薛洋和他手下那些历经惨烈大战而生的舒州军将士开始正式登上舒州的政治舞台。

  “主公,镇内的战斗快要结束了,你听风中的战斗声都快消散了。”袁袭站在薛洋的身边看着镇内的这一场厮杀最终走向消散,忽然感慨一声道:“也不知道贝翊礼和林远图会不会顺利的走出去。”

  “其实他们走不走得了已经无关大局了。”薛洋摇了摇头道:“只是战事惨烈,我实在是于心不忍,我中国之百姓,大唐之社稷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够重归安宁。”

  “我曾经努力的说服自己,自己能够在这一刻应该冷静对待,但是无数众生在自己眼前消失,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薛洋摇了摇头压下心头的那一缕恻隐之心,笑道:“乱世之中不该有这等仁慈的,先生,你我进去吧,我想陆翊这时候应该是已经结束战斗了。”

  “是啊,已经结束了,我们舒州军已经可以在这片土地上站住脚了。”薛洋自己收住了自己的心思,袁袭也跟着笑道:“此时此刻身为胜利者,主公是不是该准备一篇战后告全体将士书?”

  “还是先生深知我心,是该准备了。”薛洋脸色的神情也跟着严肃起来,迈出的脚步也瞬间变得更加坚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