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唐末战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首战告捷(下)

唐末战图 你是那道光束 4445 2018.12.07 15:34

  “抓住张天雄,赏千金,官进三级。”薛洋手中寒霜剑瞬间出鞘,冰冷的剑锋伴随着他的纵声高呼而映射着耀眼的寒光。他的身形几乎在高喊的同一时间纵身扑了上去,长剑将沿途几个试图阻拦自己的张家家丁全部砍倒在地。而伴随着他的声音,周围原本还在厮杀的陈家护卫也纷纷朝着这边涌来,虽然沿途不断有人阻拦,但是很显然薛洋刚刚的话语和动作鼓舞了所有人原本就高涨的士气,厮杀和呼喝声开始让整座乌堡都陷入一片狂躁之中。

  “给我挡住他。”长胡子的就是张天雄,此时他手中拿着一柄鬼头刀,声嘶力竭的差遣自己身边的护卫上前阻拦薛洋前进的步伐。薛洋在片刻之间就已经闯过近十丈距离,绕过几道屏风和院落之中的花圃和凉亭,距离张天雄已经很近了。不过因为距离迅速拉近,薛洋不仅仅和后方其他人脱离,而且面临的对手也越来越多。不过此前在舒州经历过一场惨烈厮杀的薛洋却对于这些仓促之中朝自己杀来的乌合之众不屑一顾,寒霜剑犹如匹练一般纵横捭阖,根本就没有一合之力。重剑配合着他原本就迥异于常人的巨力,这些人几乎都是来送人头的,根本没有人能够近身。

  而等到他杀透重围之后,迎面而来的一道劲风让他当即横剑一挡,“咣当”一声巨响,薛洋腾腾腾后退三步,这股巨力让他不得停了下来,定神爆喝道:“张天雄,你果然有一手,咱们再来。”话音未落人已经重新扑了上去,长剑大开大合,直接搂头劈下。此前在碰撞之中逼退薛洋的正是张天雄的那柄鬼头刀。此人能够在黄泥镇作威作福近十年之久依仗最大的就是其一身极为不俗的武艺压服四方,才让他的凶名在此地越传越盛。甚至在刚才的那一击当中,薛洋猝不及防之下都被其击退。不过等到薛洋揉身再次扑上去之后,却使足了十二分的力气,寒霜剑带起呼啸的劲风“当”的一声砍在同样迎上来的鬼头刀之上,这一次张天雄被薛洋的这一股巨力直接劈的倒退好几步,薛洋甚至能够看到对方原本握住鬼头刀的右手泛出一片殷红。

  “还以为你真的是武艺高超呢,看起来也只是滥竽充数而已。”薛洋手中长剑挽了一个剑花将旁边一位试图上来偷袭自己的张家家丁直接击杀在当场,冷笑道:“张天雄,你为祸乡里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张天雄很显然根本分不清薛洋到底是什么人,被打了一记闷棍之后到此时才稍微缓过一口气,盯着薛洋不断前进的身形厉声喝道:“岳西地头,还没有谁不买我张天雄的面子,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夤夜来此,夺我基业,抢我山头?”

  “我是太平县县尉,今日来此,就是要灭了你这些祸害百姓的歹人,给黄泥镇百姓讨回一个公道。诸位随我一起剿灭匪首,消灭张天雄。”薛洋此言一出,周围所有的人都齐声呼应,向冲两兄弟和陆翊更是疯狂砍杀自己面前的敌手,带动整个战线不断往前推进,渐渐将张天雄所在的区域给围了起来。

  “哈哈,太平县县尉?我张某杀过的县尉又不是一个了,今天不在乎多杀一个。弟兄们,要想活命,就给我杀出去,他们没有多少人,杀掉领头的,剩下的不足为虑。”张天雄一抹满头乱发,鬼头刀朝前一举,一面鼓舞自己身边的兄弟一面率先去挡住薛洋。二人随即再次战成一团。这一次张天雄不敢再和薛洋对拼了,刚才硬碰硬直接将他的虎口都给震裂了,自己平时已经是自负天生神力了,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眼前的这位少年的力气居然比他还要大,而且刚刚硬拼一记之后自己半个身子都麻木不已,但是对方看起来却依旧生龙活虎。这种场景让他已经隐隐然感觉到有些不妙,所以在他上前的同时,身边的另外几人也一起朝着薛洋而去,试图合众人之力击杀薛洋。

  能够跟在张天雄身边的自然都是他的心腹,武艺也不会差到哪去,所以六个人合力之下迅速挡住了薛洋的攻势,而且这几人相互之间配合的次数不止一次,所以彼此之前的默契很不错。所以薛洋虽然长剑舞动根本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的力道,这一点甚至让他在剑招之上的稚嫩和经验不足都被强行掩盖,十足十的一力降十会。但是在这些人将自己围在中间之后薛洋却一时之间找不到突破口,虽然现场之上薛洋高呼酣战,但是却没什么好办法。

  激斗之中,薛洋一剑斩中自己身边一名身着黑衣单衫壮汉的长枪,将这杆虎头枪硬生生荡开,让其和旁边另一人的兵刃撞在一起,趁着这难得的空隙,薛洋身形拔地而起,直接跳了起来,然后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硬生生的落在张天雄的身边,然后长剑丝毫没有间歇,直接飞速朝着张天雄斩落,慌乱之中的张天雄根本没有做好阻拦薛洋的准备,鬼头刀只是本能的上前一挡,结果被这一股巨力侵袭,受伤的右手虎口再也拿捏不住,“咣当”一声迅速落地。

  薛洋长剑改劈为拍,直接在下一刻拍在了张天雄的脖颈后方,一声沉闷的声音传出之后张天雄原本试图闪避的身形顿时轰然倒地。

  “所有人都给我住手,张天雄已经伏法,其他人缴械投降者,饶你们一命,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虽然刚才那几下薛洋是竭尽全力而且还冒着巨大的风险,但是在张天雄被自己“一招致命”打晕之后,那带着异常高亢的声音再次咆哮当场。陆翊等人固然是欣喜若狂,张天雄的手下却如丧考妣,尤其是刚刚还在围攻薛洋的那几人,刚刚薛洋那暴戾的身形和干脆利落的手法以及张天雄在他们数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倒地不起,让这些人的斗志瞬间跌落到了极点,而且这帮亡命之徒本身也只是因为张天雄的原因所以才聚拢在一起,此时张天雄一倒他们也就再也提不起斗志了。所以在薛洋那凌厉的眼光之下,和他硬拼过的那个持虎头枪的壮汉低下了头颅,手中的虎头长枪也随即“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他一开头,后面的人陆陆续续的全都扔下了自己的兵器,五人当中只有一个消瘦之人想要逃走,却被薛洋单脚一旋,张天雄的鬼头刀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上,紧接着这巨大沉重的鬼头刀就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直接扎在了已经窜出几步远的此人后背上,只听得“噗”的一口鲜血喷出,这个消瘦之人也随之倒地。薛洋的暴力击杀对手也让其他几人忽然心头一寒,看着薛洋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恐惧起来,这些人虽然都是亡命之徒,杀人不在话下,但是眼前的这位少年杀人之时的干脆利落却让他们这些人都感到害怕,生怕下一刻那柄长剑会落到他们身上。

  有了他们带头,其他的喽啰家丁就好办多了,无数叮叮当当的兵器落地声传来。很快陆翊等人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喊着“缴械投降”声音,将在场还没死的张家家丁喽啰全部羁押到一旁,张家乌堡的战斗至此告一段落。

  “陆翊,立即带人查封乌堡内所有出口,张家所有人全部给我拿下带到院中羁押。向冲你带着弓箭手抢占各处制高点,负责看管在场所有俘虏,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其他人跟着向天去把那些逃出去的张家人给我全部抓回来。”薛洋看着身边的两名护卫道:“马上去挨家挨户通知所有百姓,告诉他们县衙剿灭恶霸张天雄,请全镇百姓立即在镇头集合,天明之后我要让所有百姓都看到张天雄的下场。”

  伴随着薛洋的一道道命令飞速下达,陆翊等人立即分头行动,顿时张家乌堡之中不断传来哭闹声,无数女人小孩的号哭声在随后不绝于耳,而且伴随着镇上百姓被逐渐全部叫醒,这场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两个时辰的厮杀和那逐渐发白的天色一样出现在众人面前。

  薛洋在安排陆翊和向氏两兄弟紧急出动之后就没有插手这些事情,反倒是对眼前的这四人有些好奇,看得出来这些人和其他的张家家丁有些不同,他们的武艺不同凡俗,能够和自己争斗数十招不落下风,而且他们在张天雄被制服之后居然干脆的扔下兵器投降。

  “你们四个姓甚名谁,报上来。”薛洋在旁边一名陈家护卫搬来一张椅子之后坐了下来,好整以暇道:“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说,难不成真等到本县尉屠刀举起来以后才说?”

  “你,你真的是太平县县尉?”那名壮汉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看着薛洋,似乎仍然不相信他的话,瓮声瓮气的问道。

  “怎么?看着不像?如假包换,太平县县尉。”薛洋丝毫没理会自己这句话说出口之后这四人看着自己那惊诧的样子继续道:“本县尉现在问你,你为何助纣为虐,帮助张天雄欺压乡里,拦路抢劫过往商旅为祸一方?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值此国家倾颓,百姓需要豪杰出头之际,有这等本事却要做此等千夫所指之事,你们死后难道就不怕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吗?我要是你们的爹娘,就后悔将你们生在这个世上。”薛洋声色俱厉,越说越气,脸上的怒气也是越来越多,以至于手上的寒霜剑都随之迸射出冰冷的寒光。

  “县尉郎君,冤枉啊,我等四人并不是张天雄的手下。”壮汉闻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仰着脖子道:“我等四人是黄州人士,只是去年在舒州和张天雄认识,日前才前来做客,并无附逆之举。我等在黄州可一点劣迹都没有啊。”

  “哦,黄州人士?和张天雄在去年结识?”薛洋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但是声音之中却丝毫不放松道:“你们空口无凭,让本县尉如何信你?”

  “郎君若是不信可以差人去舒州城东角奎酒楼,去寻东家吴明,他认识我等四人,而且去年和张天雄结识之时,吴明乃是我等乡人,那天他也在场,我等和张天雄兄弟可不是一路人。”壮汉旁边那位看起来年纪最小只有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开口道:“今夜我四人险些坏了县尉郎君的大事,是我等该死,但求郎君看在我等并不知情的份上能够明察秋毫。”他这句话一说出口其他人立马跟着出言请求。

  “好了,天亮了,这一夜厮杀也该结束了。”薛洋没有理会这四人的话,反倒是站起身来看着天色已经大白,说了句让四人莫名其妙的话,不过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就听得薛洋继续道:“你四人押着张天雄还有已经死了的张天豪跟着我过来,记住,这是给你们的最后一个机会。”

  薛洋的话让四人大喜过望。那个壮汉更是走过来直接将张天雄一把抓在手中然后跟着薛洋走了出来。而其他的陈家护卫此时也开始驱赶这些已经投降的张家家丁和喽啰朝镇头而去,后续还有不断被抓回来的张家人也被送了过来,只有陆翊带人查封乌堡之内张家的家产和库藏还没有结束,所以暂时留在了原地。

  得到了护卫的通知之后,黄泥镇几乎所有的百姓都涌到了镇头的晒谷场之上,黑压压的人头差点薛洋以为自己到了县城之内。这张天豪选择在黄泥镇作恶还是有自己的考虑的,除了地形地利优势,黄泥镇居然有这么多百姓!难怪他能建立乌堡长时间对抗县衙了。

  “各位黄泥镇的父老乡亲们,我是太平县县尉薛洋,今日来此地剿灭这个做进伤天害理之事的张天雄。”薛洋简简单单一句话和身后被壮汉犹如一堆垃圾一般扔下的张天雄让所有的百姓瞬间开始狂欢起来。这些百姓在匪首真的被拿下之后开始爆发出来,场面甚至一度开始失控,没有了后顾之忧的百姓各个面色狰狞,恨不得每人上去咬他一口。

  “多谢郎君为我等百姓消除祸患,除掉这杀千刀的恶徒啊。我等百姓当日日为郎君祈福祝愿郎君长命百岁,为我等百姓做主啊。”最前面的几位老人颤颤巍巍的拜倒在地,其后所有百姓也是朝着薛洋轰然下拜,这一刻站在台上的薛洋的身形成了所有百姓心中抹不去的丰碑。

  “看到了吧,四位,这就是民心。如果你们和张天雄蛇鼠一窝的话,这些百姓一定会将你们一人一口生吞活剥的。”薛洋朝着四周摆了摆手,然后一句话让身后的四人惶恐之下跟着拜倒在地,此地这么多百姓那恨不得生啖张天雄之肉的表情足以说明这个家伙的所作所为了。

  “民心可谓啊,这就是世间最神奇最强大的力量。”薛洋一脚踩在张天雄身上,直接将其踩醒,冷然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