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唐末战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鲸吞

唐末战图 你是那道光束 4171 2018.12.23 20:05

  “主公,尹宗道失踪只怕另有蹊跷啊。”袁袭眉头一皱道:“尹家在宿松也算是大家,如果他打算效仿我等当初在天柱山走的路,必然会成为我舒州军以后东出府城的一大隐患,必须查实,必要的时候不能念及旧情,下手制止,将其斩杀在萌芽之中。”

  “向杰,你们没有去宿松尹家去查探过吗?还有尹宗道离开县城前后,有没有陌生人来过太湖县城?”袁袭的猜测和担心薛洋自然是明白,此时此刻不论是薛洋还是袁袭都不允许岳西三县出现任何隐患,所以薛洋想了想之后转头朝向杰问道。

  “宿松尹家老宅我已经安排人查过,确实没有尹宗道的踪迹,而且尹家老宅那边的族人也没有接到过尹宗道返回的消息,应该是事出仓促所以来得及没有通知。”向杰的这句话倒是让薛洋和袁袭对视一眼,半晌之后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叫道:“林远图。”

  “这就难怪了,这个时段能够猜到尹宗道被我们驱逐的也只有得到县衙正规上报的刺史府了。我说为何尹宗道上报请辞知县这么大的事刺史府为何不闻不问呢,原来在这等着呢。”袁袭冷哼一声道:“主公,这种算计必须要反击,不然的话这小子还以为我舒州军是好欺辱的。”

  “反击的事情交给十三司处理。向杰,你马上制定一份你们十三司的反击策略,既然这个林远图想来阴的,那就陪他玩到底。”薛洋冷冷一笑之后道:“去通知严先生,霍知县和陆翊,马上开会,我们也要紧急行动了。”

  向杰匆匆接令而去,袁袭也开始和薛洋两人紧急安排所有的后续事宜,大军调动还需要大量的后勤安排,甚至十三司散布在另外两县的情报人员也需要进行调整,这都需要两人预做准备。

  “主公,府城那边一旦知道我军大举出动,依照林远图的性子绝对会利用手中的尹宗道来做文章,反击我太湖县城,我看还需要防备才是。”袁袭和薛洋目前只能亲力亲为,一个统帅部却只有他们两人,连个帮手都没有。但是这却丝毫没有打乱两人的思绪,甚至袁袭这样的本身就是能够一心二用,可以手中在不断的下笔拟定各式各样的命令的同时,嘴里面却和薛洋商议着另外的事情。

  “此战让陆翊统兵往北,去攻打宿松县,军师你带着雷凌的独立营往南拿下望江,然后在望江附近选择一合适之地筹建水师。虽说水师战船依照我们目前的财力根本就负担不起,但是我想雷凌肯定有办法养活一支短小精悍的种子队伍。”薛洋想了想之后道:“这样也算是为下一阶段做点准备吧。”

  “我来坐镇县城,留下翊卫营在手,就算是贝翊礼和林远图联手也讨不到好。而且论阴人的功夫,我可丝毫不觉得林远图是向杰的对手。”薛洋忽然笑道,这一抹笑容忽然让袁袭没来由的一阵心寒。

  两人的计划还没有商议完陆翊等人就陆续到了,所以就改成了边开会边商议边做决定,不过好在不论是薛洋还是袁袭对此都是早有预料,所以倒也没有耽误多少时间。只是霍同宇听闻尹宗道失踪的消息之后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

  “陆翊,宿松是岳西三县之中仅次于太湖的大县,而且北面连接霍州,东面还有天柱山旧地,境内多山地,民风彪悍,你要想办法尽快稳住脚步。”南线望江那边薛洋倒是不担心,一方面有袁袭随行,而且望江本身不论面积还是人口数量和太湖和宿松相比都不在一个等级上。而且为了确保水师的驻扎地安全,严明已经被安排在战后直接取代目前的望江县知县。但是宿松这地方——

  “主公,此事倒也不是没办法,主要还是要看主公在太湖县城的举措,或者说向杰能否按计划在府城那边将尹宗道一家给救出来。只要得到尹家的支持,我想在宿松我们也就能够彻底扎下根来,更何况慧心禅师不是也在帮我们吗?”袁袭想了想道:“所以,陆翊你只要先期将所有反抗势力全部推平,后续的我自有办法帮你处置。”

  “既然如此,那就各部立即去准备吧,陈烨你负责统筹调动所有后勤物资随军出征,十三司做好情报支持。”薛洋摆摆手示意陆翊等人速去准备,同时将霍同宇留了下来。

  “同宇,舒州军出征,刺史府那边肯定会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太湖县城,而且主公也会坐镇在此,所以你要多加注意。”袁袭在众人走后道:“不过此事你也不必担心,林远图要想利用尹宗道扰乱太湖,就必然会保住他的性命。”

  “还是军师眼光厉害,同宇就这一点心思这么快就被看破了。”霍同宇苦笑一声道:“毕竟是老上官了,骤然听闻剧变,我也是没办法不关心。”

  “人之常情。”薛洋摆摆手道:“还要看向杰在府城能不能破掉林远图的反制,不然的话依照他的性子,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主公放心,如今太湖县城已经是铁板一块,心向主公,区区阴险计策绝对不会动摇大局的。”霍同宇慨然拱手道:“请主公放心,同宇必然带领全县百姓一起誓死追随主公,不让任何人的阴谋得逞。”

  霍同宇的神情虽然有向薛洋表忠心的意思,但是无疑也在表明,太湖县在经过此前两个月不间断的新政之后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作为舒州军的后方基地来支撑军队往外扩张了。

  广明元年七月中旬,在经过数天不间断的准备之后陆翊和袁袭两人带领舒州军分兵朝着宿松和望江两县大举出击。一路上除了扫荡那些盘踞道口的匪患之外,还有那些企图阻拦舒州军兵锋的两县守卫厢兵。望江县因为地盘面积小,而且集中在长江北岸一隅之地,所以虽然袁袭和雷凌手中只有一个独立营一千两百多人,但是进展却非常迅速。望江县境内的那些匪盗根本就不成气候,而且因为前期被太湖县雷厉风行的剿匪行动给吓到了,这些三五十人一伙的匪患迅速被平推,以至于后续跟进的后勤队面对这些俘虏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相对于南线的顺利,北线的陆翊虽然领着舒州军第一都大部,但是却着实在宿松县打了几仗,除了沿途的几股悍匪之外,宿松的厢兵不知道接到了什么命令也在沿途设置关卡,试图阻拦陆翊的推进步伐。

  “看得出来这个宿松知县徐友德是铁了心跟着府城刺史府走了,既然如此那也好,索性放下这种有的没的心思,直接打过去。”陆翊在剿灭了宿松最大的一股悍匪之后就被前方探知的消息给震了一下,宿松县的厢兵居然和后方的匪盗勾结在一起。

  不过陆翊这边放弃了打算劝降宿松县知县及其守备厢兵的幻想之后,第一都这一支舒州军主力部队也迸发出最强大的战力,对于沿途所有不愿意投诚的大小势力来了一个一路平推,以堂堂正正之势来进行正面作战。

  望江和宿松两地的战事不断传回太湖县薛洋的手中,四千多人的舒州军就算是兵分两路也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和匪盗盘踞的两县势力能够抵挡的,至多只是延缓自己的脚步?而且随着南线望江的战事越发顺利,严明甚至都已经动身出发朝着望江县城而去了。舒州军的这股鲸吞之势不是这些人能够阻拦的,甚至也不是林远图那些人能够阻拦的。

  太湖县的政务由霍同宇处理,也不需要薛洋多操心,相反他这段时间反倒是利用战时后勤和情报大规模调动的机会向陈烨和向杰不断传授自己从后世带来的零散的知识。虽然他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毕竟有着超越千年的见识,这些简单的提点还是让两人受益匪浅。甚至向杰还因此重新修改了自己制作的救援尹宗道的计划。

  “启禀主公,府城急报,刺史府有异动。林远图带着数百人秘密出城朝西而来。”向杰的汇报让薛洋皱紧了眉头,“里面有发现尹宗道的踪迹吗?”

  “没有,目前尚未得知尹宗道被对方羁押在何处。”向杰道:“主公,是否尹宗道根本没有被林远图带回府城,而是藏在三县境内。”

  “那和此次他率兵西进有何关联?”薛洋点了点头,向杰的猜测倒是十分在理,而且林远图短时间内也根本无法将其转运到府城,之所以十三司的人没有发现,那么只有藏在另外两县了。

  “你马上通知宿松潜伏的十三司人手加大力度搜索尹宗道的踪迹,看看能不能在陆翊拿下宿松县城之前找到他。”薛洋想了想之后道:“至于林远图率兵西进?”

  “会不会是故伎重演攻击天柱镇?”向杰的一句话让薛洋耸然一惊,自己目前能够攻击的地方就这么几处,宿松和望江两地是前线,几百人的加入已经影响不了战局的变化。但是此时的太湖县却成了最大的漏洞,原本薛洋的打算是留下翊卫营在县城给林远图摆一个以逸待劳的阵势,但是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反手就给自己来了一个攻其必救,而且还让自己投鼠忌器。因为自己一旦出兵去天柱镇,那么林远图肯定会直接来偷袭县城,而自己在县城安坐的话那么对方也一定会杀进天竺镇,摧毁舒州军东线的根基。

  “大娘子现在在何处?”薛洋定了定神问道,此时此刻由不得他做最坏的打算了。

  “此前军师通知大娘子将成衣作坊搬迁到县城附近,但是大娘子说作坊内还有部分军服尚未完工,想来这些时日还在赶工吧。”向杰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马上通知潇潇,让她立即带领成衣作坊所有人秘密向西转移,走以前我们剿匪的道路,你安排人沿途接应,不得有误。通知陆明翊卫营立即集合,随我出发。”薛洋一把打断了向杰的话吩咐他紧急安排。

  “林远图,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过关。”薛洋冷哼一声之后也紧接着出门而去,在匆匆交代了霍同宇几句之后带着陆明一头朝东紧急奔驰而去。

  薛洋紧急出动,十三司的人也不会闲着,尤其是向杰在得知林远图摆了自己一道之后,立即紧急传讯舒州府城内的探子,他准备在府城之内干一票大的。

  薛洋紧急朝东而去,这件事事发突然,薛洋也来不及通知陆翊和袁袭等人。不过目前两边的战事都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袁袭和雷凌将望江县城团团围住,一方面打算劝降,另一方面也打算锻炼一下军队的攻城经验。而北线陆翊暴力横扫,几次打得对方溃不成军之后也看到了宿松县城的城墙了。剩余的宿松县所有的抵抗势力部分厢兵还是匪盗全部集中到了县城准备誓死抵抗。

  “目前我军什么战法都试过,而且我军将士也都熟稔在心,但是唯独这攻城战我军从上到下从未经历过,所以我意,我军在这宿松县城打一场堂堂正正的攻城大战,一方面锻炼我军将士的攻城能力,另一方面也让城内的这群乌合之众看看,我舒州军和他们的区别。”陆翊带着向冲等人站在城外看着这座古城道。

  “指挥使放心,虽说我军没有打过攻城战,但是攻城器械我们带的可不少,这区区的一座县城而已,光是攻城锤就足以顶翻那扇腐朽的城门。”向氏兄弟算是这群人当中唯一出身正规军的将领了,对于攻城守城的经验比起其他人要好不少,尤其是向冲此前还当过城防令。

  “好了,各军准备吧,明日一早我们会攻县城,书记官将此战所有的经过记录下来上报主公军师。”陆翊点点头道:“稍时,向冲你带着其他人去检查后勤随军携带的攻城器械,不够和损坏的立即安排人手就地打造。”

  陆翊的话让所有人都兴奋不已,此战只要打赢了,不仅仅宿松全境会被一举拿下,而且还会为舒州军积累起起码的攻城经验,为这支快速崛起的军队补上最重要的一环。而无独有偶的是,在陆翊这边打算打攻城战的时候,望江那边袁袭也是一样的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