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唐末战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以战养战(下)

唐末战图 你是那道光束 4267 2018.12.12 18:13

  “潇潇,待在此地注意安全,一旦那个张沐雪有任何异动莫要心软。”楚风一身戎装,看着前来送别的陈潇潇低声道。之前虽然薛洋声色俱厉,但是最终却没有对张沐雪,也就是张天雄的这个干妹妹下杀手,不过却也没有放松对她的警惕,尤其是在自己再次出征,此地就剩下陈潇潇和十几个陈家家丁留守,一旦张沐雪有什么异动,只怕和对方关系很好的陈潇潇会首当其冲。虽然对方表现出来盈盈弱质,但是薛洋却隐隐然的感觉对方不简单。

  “你安心征战,这里我会多加注意的。”陈潇潇见到薛洋戎装之后身材欣长显得更加神气,面色变得有些绯红,但是还是点点头,等到看着薛洋跨马之后身后两百多舒州军排成整齐的步伐跟随而去,才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已经消失在地平线的身影叹了口气。

  “你就这么依恋他吗?”陈潇潇俏目远望,身后却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声音温柔如水,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没有那么温柔,似乎还带着一丝怨气,“这人杀伐决断,丝毫不融情,根本就是一个木头人,你为何如此对他念念不忘?”

  “嘻嘻,姐姐还在为那天而生气?”陈潇潇转身见到眼前的这位少年粉面含霜,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怨气,忍不住上前拉着对方的纤手嬉笑道:“你也要体谅他一二,毕竟不管如何,你那个兄长是死在他手下,而且张家所有嫡系人口也都是被他送到县衙,听说都打算被开刀问斩了。你说乍听到你这条漏网之鱼他能不警惕吗?姐姐,他对你已经手下留情了,你就莫要怪罪他了。”

  “哼,就你认为他什么都好。”张沐雪冷哼一声之后又有些自失的摇了摇头,跟着抬头望向远方。她是不知道此时她所想的薛洋却正在和袁袭说这件事。

  “主公莫要担忧,张沐雪其人袭已经查探过,却非张天雄的亲妹妹,而且根据严明那边传来的密报,此女行为和张家其他人大有不同,时常瞒着家人救济附近百姓,算是一个异类吧。”袁袭将这几天严明那边的探查结果告诉了薛洋。

  “算了,不说这个了,潇潇也非小孩子,倒也不用我分心。先生有想好我们该如何攻打西岭了吗?”薛洋点了点头换了个话题继续道。

  “主公不是已经让向杰前往秘密查探了吗?西岭此地无险可守,盘踞在此的贼寇与其说是啸聚山林,还不如说是半农半匪,只因此地是进入花亭湖的东向必经之道,所以时而有往来商旅前往花亭湖收取水产,所以这些人见财起意。”袁袭摇了摇头道:“主公该当派兵秘密前往抓住匪首,以雷霆手段震慑其余众人,收其贪念,安心务农,同时听说西岭的大财主褚家也多有恶绩在身,索性主公直接挥军杀进去,将其一股脑全部送往县城交给知县处置,家资抄没,田地分给这些人,有了农田也就不会有人做无本的买卖了。”

  薛洋点了点头,直接让陆翊安排人手在向杰返回汇报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杀进西岭,将为首的五名头领抓住斩杀,以血淋淋的人头打掉了众人的反抗信心,接着将褚家家主和一干主要嫡系人口全部抓了起来。这一次薛洋直接以县衙的名义将褚家的恶行全部公布出来,宣布查抄家产,主要家属全部送往县城交给知县按律处置。

  袁袭在随后带人查封了褚家所有的家资,除了留下少部分给那些老弱妇孺之外,大部分全部充军,并且第一时间将褚家的大量的田地全部分发下去。为了防止褚家死灰复燃,更是直接将褚家的护院近百人全部带走。

  离开西岭之后,薛洋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目标九龙湾,这也是太湖境内除了黄泥镇的张天雄以外最大的一股本土贼寇。而且这股贼寇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是水上贼寇,常年在花亭湖一代盘踞,以打劫附近城镇的富家地主和过往商旅,然后返回湖上躲避官府追击。这种水陆两栖的贼寇曾经让尹宗道遭受到最严重的惨败,近百人的厢兵衙役被这些人引入花亭湖然后凿穿木船,然后全部被淹死在水中。

  不过这一次薛洋却是早有准备,早在事先就安排陈家以暗地帮助这些水贼销售脏货的名义和对方接触了好几次,这一次更是直接将其钓到了岸上,然后伪装成陈家家丁的众人一起出手,以最快的手段直接将匪首雷凌一举拿下,这样一来上岸的几十号人全部束手就擒。不过这一次薛洋并没有开杀戒。雷凌虽然在此地为祸数年,但是基本上只是打劫富户,号称劫富济贫,时常也会接济周边的穷苦百姓,甚至为了这些渔民和前来征税的税丁大打出手,算得上匪盗当中的异类。所以薛洋只是要求其放下武器投诚,倒也没有为难他,而舒州军虽然两战出动的人手都不多而且也比不上黄泥镇和楼牌那样的战斗强度,但是薛洋还是打算在此地略作修整。

  不过让薛洋感到意外的是第二天雷凌却主动要求见自己,而且一见面就表示愿意出面劝说在湖心的留守兄弟投诚。这让薛洋有些疑惑的同时看了看后面跟上来的陈烨和袁袭二人。

  “雷凌也是穷苦良善之人,只是世道黑暗,富者穷奢极欲,穷人却终日劳作而食不果腹。世间不平事太多,而官府只会偏袒富人,我等穷人却投诉无门。所以我和手下兄弟才会在湖上集聚,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劫富济贫。”雷凌见到薛洋的面色不对还以为他对自己有所怀疑,所以急忙道:“适才军师和陈将军说了郎君之壮举,雷凌才恍然明白,原来哄传岳西等地的剿灭张天雄和过江龙的小郎君就是您。雷凌有眼不识泰山,希望郎君不要嫌弃我等粗鄙。雷凌虽然无所长,但是也愿跟随郎君,除暴安良,保境安民。”

  雷凌虽然说的不伦不类,但是薛洋却露出了笑意,起身拍了拍这位中等身材看起来普普通通犹如不起眼的渔民一样的花亭湖水盗的头目笑道:“既然你诚心投靠,我薛洋欢迎。今后你我当共勉。我军马上就要开拔,给你一个时辰时间,速速召集人手然后前来与我汇合。”

  “郎君放我单独前往?不该安排人手与我同行吗?”雷凌一位自己听错了有些呐呐的问道:“郎君不怕我就此逃走?”

  “哈哈,雷兄弟,主公让你自己前去召回自己的旧部那是对你的信任,也是对你的认可,能在乱世之中做了盗匪还能够心系百姓,心性能够差到哪去?”袁袭走上前来笑道:“莫要耽搁,速去速回。我军马上就要开拔,如因你缘故而延误军机,就算主公能够宽宥,小心陆将军那你执行军法。”

  “多谢主公信任,雷凌必誓死不负。”雷凌跪倒在地给薛洋磕了个头之后大踏步朝着湖边而去。而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也就是陆翊那边整顿军队完毕之后湖心果然划过来十几条渔船,上面三十多人连带着几船物资干货就被雷凌带回来了。

  “很好,带着你的兄弟单独编为一队,归陆翊节制。”薛洋点了点头,和袁袭相视而笑之后下达军令,全军开始继续前进。而雷凌的加入也舒州军剩下的剿匪行动变得更加容易,花亭湖附近大大小小五座山头的贼寇和水贼他是了如指掌,所以在他主动作为前导之后,接下来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薛洋几乎将花亭湖沿岸所有的盗匪贼寇一网打尽,部分收编交给已经脱离正军接手俘虏的陈烨管理,剩余的罪大恶极的匪首一律就地枭首。这种丝毫不留情面的杀手也在不断震慑着被自己收编的俘虏。这样一来几乎所有俘虏都开始自觉的按照舒州军的正军军纪要要求自己。在严明的军纪和铁腕的杀戮并举之下,舒州军不仅仅在民间的声名伴随着一场场胜利而声势大振,位于太湖县城的募兵处基本上每隔几天就会向所有的百姓宣传新的胜利,这种接连不断的捷报让太湖民间不断传送着薛洋和他手下的这支舒州军。而在袁袭的暗中推动之下,薛洋在各地剿匪之后对待民众分发田地,赈济穷苦百姓的举动也开始被广泛宣传出来,如此一来这种接连胜利之余,无数的底层百姓开始将希望寄托在薛洋身上。

  不过百姓传颂,民间的声望骤然提升也让太湖县衙内的尹宗道心头的怨气越来越大,尤其是在听到薛洋直接将缴获的田地和粮食分发给百姓更是让他隐隐然感觉到了事态的失控。所以这些天县衙内前往舒州的信使一下子多了好几倍,而且还借口由县衙统一给薛洋招募兵员的手段将薛洋的募兵处给关闭了。

  尹宗道的这种举动被县城留守的人员飞速汇报给了薛洋,不过本来就没指望在县城招到兵的薛洋直接让留守的几人开始将募兵处改头换面,改成这个时代刚刚兴起的瓦舍戏,只不过说的唱的却都是袁袭不断写出来的关于薛洋和舒州军剿灭匪患的战斗经过。这种经过艺术加工的传奇一类的东西显然更加符合百姓的口味,而且也避开了县衙尹宗道的关注,这一下薛洋的和舒州军的名声也传得更远传得更深了。等到尹宗道无意当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根本就阻止不住了,百姓耳熟能详之后自发的开始相互宣传,就算是关闭瓦舍戏台子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不过此时薛洋是没有心思关注县城内发生的一切了,在平掉花亭湖周边的盗贼之后开始转战太湖西南地区,此地是外来人口盘踞的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外来人口和本地百姓矛盾最尖锐的地方。这些地方的匪患基本上都是外地流亡人士居多。因为无法取得足够的土地资源,生存无路的他们很自然的走到了啸聚山林的道路之上。针对这种情况,薛洋采用的办法是将本地那些不良地主的土地以暴力手段没收,部分分配给本地的无地百姓,部分则分给外来流亡人口,并且指示陈家在此地加大投资力度,将多余出来的人口尽量分配到其他行业当中去,并且针对当地边边角角的山地很多但是没有利用的情况,传讯陈家在县城之内的主事之人紧急赶了过来,让他以自己和舒州军的名义组织流亡百姓开垦荒地,围堰改造沼泽,自己制造田地,并且在不适合种植农作物的山地推广棉花种植,并且以自己的名义保证,陈家会直接指导并保价收购,让百姓能够安定下来。

  这样一来就缓解了外来和本地百姓争夺土地争夺其他资源带来的混乱和矛盾,将源头解决之后,开始大规模征剿那些尚在顽抗不愿意听从宣告下山务农的顽固分子,以杀戮来震慑这些的宵小之徒。

  剿抚并举,切实解决当地的矛盾,使得薛洋和舒州军不仅将黄猫山和洪家河所有的匪患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全部剿灭,而且还在民众当中建立起了崇高的威望,甚至这些地方的基层官员和衙役也都全部倒向薛洋,并且袁袭的指点之下,组织百姓抓紧时间生产的同时招募兵员,筹集粮草武器。太湖西南部地区虽然山地丘陵不断,土地不多但是却很肥沃,境内粮食产量很大,在控制了基层官员和衙役之后等于将此地的税收操控在自己手中。虽然此时正值四月份,不是收成季节,但是在薛洋实际掌握此地之后,不少富户和开明地主也开始心向这种清明的统治,开始贡献自家的财力和钱粮来支持舒州军的发展,并且支持家中子弟加入进来,由此在这里薛洋也终于彻底摆脱了太湖县衙的掣肘,有了自己稳固的财税和兵员补给基地。

  在四月份下旬,当最后一股匪患被陆翊带人剿灭,这场持续了两个多月时间的剿匪行动落下帷幕,从二月底薛洋从县城率领一百人出发到现在,舒州军正军已经成功突破两千人,沿途不断的百姓加入和战俘筛选之后补充,让舒州军的人数在两个月之内扩大了二十倍。这些可都是经历过大大小小十几次不同强度战斗的老兵,只需要经过彻底的整编就能够将舒州军的架子彻底的拉起来,变成名副其实的正军。所以在薛洋将一份剿匪汇总报给尹宗道之后,正式亮明旗号,将舒州军的军旗正大光明的打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